当前,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感染人数接近650万,死亡人数正令人痛心地接近20万,以至于《时代》周刊日前发出 “一个美国式的失败”的哀叹。然而,真实的情况可能还要更糟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近日援引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卫生学院研究报告称,美国的真实感染人数可能是现有确诊病例数的3到20倍。这一研究结果支持了美国疾控中心7月下旬发表的研究结果,即美国的病例数远远超出预期。

看来,在美国,疫情真相依然如同水下冰川,尚未完全浮出水面。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美国的疫情防控何以如此糟糕?美前疾控中心主任托马斯·弗里登直言,本届政府应对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方式是失败的,而且缺乏应对措施。的确,透视美国政客自疫情发生以来的种种怪诞表现,不难发现:政治从一开始就绑架了科学,这导致美国的疫情防控荒腔走板,连连溃败,陷入深渊。

尽管不少卫生专家指出,信息透明畅通对抗疫至关重要,但在美国政府看来,用隐瞒真相的方式似乎就能阻断疫情传播。近日,《华盛顿邮报》知名记者鲍勃·伍德沃德以曝光采访录音的方式,揭露美国领导人早在今年2月,也就是在美国确认首个新冠疫情死亡病例的数周前就已知晓这一病毒的高传染性和致命性,但却一直声称“只是流感”,甚至说“病毒会像魔法一样突然消失”。此事被曝光后,引发美国国内外哗然。全球权威学术期刊《科学》杂志总编辑霍尔登·索普愤怒地指责说,一位美国总统故意对科学说谎,这一恶劣行径不仅威胁了人类健康,更直接导致了许多美国民众死亡,“这可能是美国科学政策史上最羞耻的时刻”。

不止如此,美国政客为了阻止民众知晓真相,还拼命打压科学家,阻挠国内卫生系统发声,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反智反科学倾向。

比如,美国疾控中心免疫和呼吸类疾病部门主任南希·梅森尼尔2月底曾提醒美国公众,未来生活和出行有可能受到影响。但她随后就再也没出现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也多次遭到白宫排挤和打压。近日据CNN爆料,为避免削弱美国领导人传达的政治信息,美国卫生官员多次对美国疾控中心发布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周报》语言进行修改,成为政治干预防疫的又一铁证。

更令人忧心的是,为挽救因防疫不力而岌岌可危的政治声誉,美国政客强推学校复课开学,甚至提出“群体免疫”策略,公然将美国民众当作“小白鼠”。在他们的政治操弄下,全美已有超过千所高校报告了超过5.1万例病例,至少已有40个州的大学出现聚集性疫情。而据美国卫生专家的评估,如果想要让65%的美国人建立病毒免疫,可能要付出213万人死亡的代价。所谓“群体免疫”不过是白宫一位没有受过抗击传染病培训的顾问阿拉特斯的哗众取宠之语。近日,他的78名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前同事已联名呼吁其停止传播“虚假和歪曲的科学言论”。

为了推卸责任、转移矛盾,“甩锅”更是美国政客必不可少的表演。从中国到世卫组织,从欧盟到其国内政敌,统统成为他们“甩锅”的对象。就在近日,美国领导人在白宫记者会上,再度重复起“都怪中国”“一切都是中国的错”之类的车轱辘式谎言,结果被美国网友批评说,“近20万人死了,他还是不肯说实话”。

隐瞒、反智、“甩锅”……美国政客们的种种表演正把美国社会推入深重危机。一方面,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从18万到19万只用了13天,美国人民的生命权健康权遭到严重践踏。另一方面,美国政客将疫情政治化、病毒标签化,导致美国社会撕裂不断加剧。美国非裔前宇航员利兰·梅尔文近日在回忆起年轻时曾被警察拦下的经历时心有余悸地说,“不怕去太空,但很怕被警察拦下”。而据美国相关机构分析,疫情暴发后,美国社会贫富差距回到了一百年前的水平。皮尤研究中心近日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公民表示对美国政府不信任,认为政客们行为不端、施政不够公开透明、对人民不负责任。

此外,疫情应对不力也严重打击了美国希望在国际社会塑造的形象:一个强大而高效的领导者。德国一家资深金融机构近日公布的“德国恐惧调查中”,53%受访者将“美国领导人的政策将使世界更危险”列为自己最为担忧的事项。

“在这场大流行病危机中,持续的科学政治化是一个令人震惊的趋势”。这是77名诺贝尔奖得主5月联名发表的公开信中提出的警告。人们看到,美国政客出于一己之私,用“政治绑架科学”,将“私利凌驾于生命”,导致美国人民的生命白白逝去、美国社会割裂不断加剧、国际形象进一步崩塌。这些以政治私利绑架国家利益和民众生命的政客,还有什么脸面称“让美国再次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