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盛顿邮报》7月26日文章,原题:蓬佩奥对中国、尼克松和美国外交政策有何不了解 7月23日,国务卿蓬佩奥发表了一场有关中国的言辞激烈的演讲。个中问题并非仅限于这位“国家首席外交官”完全缺乏外交风范,更糟糕的是他对历史的歪曲,及他未能提出一条连贯或可行的前行路线,以管理一种比任何其他关系更能定义当前时代的(对华)关系。

这位国务卿问美国人从50年的(对华)“盲目接触”中获得什么可炫耀的成就,称答案是微乎其微或零。他构建了一个谬论:美国的(对华)政策失败了,因为中国并未转变为民主国家。但事实是,尼克松和基辛格当时制定的(对华)政策旨在通过中国制衡苏联,并影响中国的外交政策,而非改变中国内部(政治体制的)本质。

而且,他们(尼克松和基辛格)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得了成功。在巩固中苏分道扬镳的过程中,美国获得了影响冷战结束时间和方式的影响力。

是的,中国正继续在南海秀肌肉,但蓬佩奥并未指出的是,中国自1979年同越南的边境冲突以来,未与任何其他国家打过战争。至关重要的是,中国(大陆)也没有对台湾使用武力。

蓬佩奥寻求使美国走上一条必定失败的道路。决定中国的未来不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遑论改变它。诚然,中国正面临巨大挑战,包括日益老龄化的社会、严重受损的环境和不充足的公共医疗体系等。但所有这些,包括中共的角色等都将由中国人民及其领导人决定。

美国能够和应该做的是影响中国的选择,促使中国在国内外行事保持一定程度的“克制”,并与美国一道应对地区挑战等问题。但遗憾的是,特朗普政府正在从根本上破坏这一前景。本届政府刚成立时作出的首个外交决策,是退出当时正在形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个团体代表着约40%的全球GDP,有潜力迫使中国改变那些被蓬佩奥指责的经济行为。

一个致力于改变中国经济行为的(美国)政府,应该牵头推动世贸组织的改革,而非瘫痪其上诉机构。

美国的有效对华政策应该与盟国和伙伴合作,而非对抗。相反,在本届政府治下,我们将欧盟当作经济敌人,就补偿美国驻军费用问题痛骂韩国和日本。我们定期让盟友质疑美国的可靠性,单方面取消朝鲜半岛的军演,威胁从韩国和德国撤军。与此同时,我们逼迫盟国不要使用中国的5G技术,但并未与它们合作开发替代技术。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奉行“美国优先”的政府在使美国比中国更具竞争力方面,几乎毫无作为。真正的战略应该包括联邦政府加大对基础研究的投入、使基础设施现代化、吸引全世界最优秀人才纷至沓来且留下来,而非迫使他们离开。

如果我们在国内践行对国外的说教,那么美国的声音将会变得更响亮。但随着特朗普总统及其随从反复将美国媒体描述为敌人、不断攻击独立司法机构,并利用联邦部队镇压城市里的异见人士,他们已丧失作为民主倡导者的大部分信誉。无论在这里(美国)还是在其他地方,外交政策莫不始于国内。

当年,罗斯福建议美国手握大棒,轻声细语。本届总统及其首席外交官危险地使其倒退。(作者为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王会聪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