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儿童的“邪恶”行为?家长除了清晰地设定规则和限制外,还需要陪伴孩子去触摸“恶”行为背后的情绪,听那些情绪讲述故事,然后用大人的智慧和爱帮助孩子化解情绪中的毒素。

微博上被称为《隐秘的角落》现实版视频的截图

最近有一个视频引发了大家关于孩子的“邪恶”的讨论。视频里,3个女孩站在房顶边缘玩耍,处境非常危险。大一点的女孩抓着栏杆,另外两个小女孩尝试着放手。这一幕被善意的邻居发现。没有想到的是,大一点的女孩不仅不感谢这位邻居,相反还恶狠狠地去抢手机。

这个孩子的行为让许多观看过视频的网友很吃惊,揣测着这个女孩的意图。不少人提到了“邪恶”这个词,他们担心,是不是这个女孩挑唆其他年龄小的女孩做危险的举动,因为害怕意图败露而抢夺手机。也有一些网友表达了反对意见,认为这个女孩未必就是“邪恶”,可能仅仅是出自于对拍视频的邻居比较警惕,或者是因为自己年龄大一点而敢于跟大人抢夺手机,大人是不是过度揣测了?

关于孩子的“邪恶”,就像隐藏在隐秘的角落里的秘密,不去触碰时,我们总认为孩子是天真美好、可爱懵懂的,但是,一旦说起孩子的恶,就会让大人冷不丁打一个寒颤。这种对比态度,常常会让大人又气又怕,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尤其是,当你不能接受孩子原来也有“恶”的那部分时,你可能会更快地去判定、去行动,希望非常快速地矫正孩子的行为。

“我儿子就有很坏的时候。比如,他想用手扣电插座,我跟他说,这里有电,很危险,不可以用手扣,会死人的。他倒好,直接拿我的手去捅电插座,说那妈妈试一试,看看会不会死。我怎么养出这么个白眼狼?气得我当场就把他收拾了一顿。”

“小孩子虽然小,但一样有人性里许多负面的东西。比如偷懒、比如欺软怕硬。我个性比较软,她爸爸个性比较强硬,女儿喜欢是很喜欢我,但是遇到不开心,就会欺负我。她觉得欺负我不会有可怕的后果,欺负爸爸就不行。所以,我有时候气不过,也会狠狠地教训她,让她知道不可以随便欺负我。”

“孩子做了坏事请,一定要他明白后果、承担后果。千万不能姑息,要不然越大越难管。”

……

如果你还愿意记得自己是怎么从儿童成长为大人的,你一定能够理解,“恶”其实就是孩子生活的一部分。儿童就像我们大人,并不是一个“全善”的生命,他们有快乐、良善、勇敢和美好的部分,也有嫉妒、恐惧、焦虑、厌恶、胆怯的部分。当孩子表现出“邪恶”时,作为大人该如何应对呢?

我想起了自己。7岁时,小我1岁的表弟来我家过暑假。我带他参加暑期运动班,他活泼爱笑,运动天赋也超过我,本来是我邀请来的,却成了班里最夺目的孩子。令我更气愤的是,他对我并没有我想象中的亲近,相反,我总是感觉到我们在竞争,而我老是落败的那一个。

一次集体热身跑,他本来排在我后面,硬生生挤到我前面,一股烦躁和愤怒冲上我的脑袋,我做了一个根本没有细想后果的动作——在他背后推了一把。借着这股力,奔跑的他像一片失去控制,随风飘向地面的叶子,啪地一声狠狠摔在充满颗粒感的跑道上。一起跑步的同学们看见他身上多处擦伤都惊呆了,我跑上去一把他扶了起来。

他说是因为有人推他,大家变身小侦探,侦察这是谁干的?当时的我又怕又紧张。推他是因为突然生出的烦躁和愤怒:“你怎么老是在我面前晃悠?你怎么老是比我强?” 怕是因为根本没有预料到他会摔成这样。一位高年级的男孩站出来指证我,说是我推的,我是一个坏女孩。我吓得浑身发抖,大家都用鄙视的眼神看向我——我推了我的表弟,我是一个坏孩子。回到家,父母狠狠地批评我,见到手和腿都涂着紫药水的弟弟,我感受到的是深深的羞愧。弟弟的伤慢慢养好了,我也以这件事情为戒,努力摆脱“坏孩子”的阴影,要求自己做一个好孩子。

也许,你会觉得这是处理孩子“恶”的方式。你看,坏行为消失了,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件事情,我还是认为,其实可以有更好的处理办法。

的确,因为恐惧、羞耻、内疚,坏的行为从我身上消失了,但是,导致我做出坏行为背后的心理、情绪和需要却没有得到看见和处理,这对于我,一个正在成长中的孩子来说,其实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我变得害怕自己的嫉妒、愤怒和敌意,因为活生生的现实让幼时的我认为,这些情绪可能会创造出一个邪恶的举动,会毁了我的生活,也会伤害我的亲人、朋友和无辜的其他人。可是,孩子之间难免有竞争,难免有嫉妒,人的一生难免有愤怒和敌意,难道只能用深深的恐惧去压抑这些情绪吗?

一个邪恶的行为不能够充分代表孩子这个完整、立体的人。那些嫉妒、愤怒和敌意正在讲述我和大人都没有认真思考过的事情:我和表弟的关系存在着哪些冲突?竞争失败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在害怕什么?我在渴望什么?我是不是在大人无意识的构架下进入了一个竞争关系?其他人的认可对于我意味着什么?我有没有从父母、老师眼中获得充分的重视和认可?

这些了解我内心真实世界的元素统统被压抑了下来,变成了未被思考的“石块”,本应该转化为深刻的智慧和真挚的情感领悟的生活经验由此停滞,成了一块隐秘的角落,阳光无法如愿地照射进来。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从心理咨询师的角度,我想在处理这件童年“邪恶”事件时,可以选择更丰富更深刻的做法。就像精神分析大师比昂所倡导的那样,容纳孩子内在的“邪恶”情绪,和孩子一起面对、一起思考,给这些充满敌意、令人不适的情绪予以命名。那么,这股情绪就可以在爱和智慧的引领下得到“解毒”,整合进一个更加有序、立体、丰富和深刻的人生经验中。

我幻想着,那个时候,有一个大人温和而坚定地告诉我,推表弟的行为是不对的,我需要为这个事情负责,去弥补表弟的创伤,同时,他也会充满爱意地揽着我的肩膀,安慰我不要再害怕,他会和我一起往内心看,为什么我和表弟之间会发生这件事情。我希望他感兴趣的是我为什么觉得自己在竞争中落败?问问我,在推表弟摔倒的那一刻,我是如何烦躁、如何愤怒的?我希望他和我一起寻找,寻找到更积极面对竞争的态度,找到回应愤怒的更好方法。我想,当他用平静包容的态度陪伴我、理解我的时候,我也终有一天会像他一样,懂得安慰自己的痛苦和焦灼。

是的,我希望,有一个人在那时,可以会和我一起走进内心的荒野,看看荒野里躲藏的小野兽,他会告诉我不用害怕,不用担心,我们一起面对,一起解决,一起前行。

我想,对于任何一个孩子来说,那一定是童年非常美好的旅程,是从“恶”走向“善”,激发心灵力量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