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转暖,春意盎然,北京的杨柳飞絮来得比去年早了一点儿。

杨树、柳树作为北京绿化的主力军,是为北京增加绿量、改善生态环境的大功臣。

每逢春季,雌株杨柳树的种子和衍生物——飞絮,都会如期而至,一边展示着植物的生命力,一边对市民的日常生活断断续续地造成一个多月的困扰。按照以往经验和今年的气候情况,从4月4日开始,本市已经进入飘絮期。

对于易感人群来说,这真不是个好消息……为了帮大家做好防护,小编整理了一些注意事项:

Q:在飘絮的季节,户外出行需要注意什么?

A:需要随时关注天气预报,如果天气连续两天以上高温无雨,容易引起飞絮高发。

可根据自身需求,佩戴口罩、纱巾等防护措施。户外锻炼等室外活动尽量选择在早晨、傍晚或雨后等飞絮较轻的时段。如飘絮不慎入眼,立即用清水冲洗。

Q:飞絮会很不安全,引起火灾吗?

A:飞絮本身并不会自燃,只要人们不乱扔烟头,不用明火引燃飞絮引发事故。得看好生性调皮好奇心旺盛的大人小孩,防火安全,人人有责。

Q:今年新增一个重要的怀疑:杨柳飞絮会传播新冠病毒吗?

A:根据现有的研究,没有证据证明杨柳絮中存在新冠病毒。

说完人身安全防护的小贴士,小编要敲黑板给大家划重点,回答一些每年到了这个时候,许多市民会反复问小编的问题:

Q:北京为什么要种这么多杨柳树?

A:本市现有的大量杨柳树栽植于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当时的北京最怕刮风,正如1979年新华社电讯稿《风沙紧逼北京城》中所描述的那样,“一旦尘暴袭来,首都上空更是一片灰黄,白昼如同黄昏。在城外,人们可以看到,永定河北岸,大红门以南,已经出现了一片沙丘。”

挡住风沙、恢复优美自然环境的有效措施之一,就是造林、种草。“十年树木”,时间紧迫,在轰轰烈烈的“人民绿化战争”中,杨树、柳树凭借着适合北京的土壤气候、易于繁殖成活、生长速度快、养护成本低等优势,成为拯救北京自然环境的功臣。这批树不仅解决了风沙问题,也奠定了如今北京良好生态环境的基础。

Q:现在除了会飞毛,杨柳树对北京发挥了什么特殊作用吗?怎么就不舍得砍?

A:“杨柳榆槐椿”,作为北京乡土树种中的王者,杨柳树的森林蓄积量占全市总蓄积的42.2%,快接近一半了。

杨树高大挺拔,通常能长到二三十米,在北方没有比它更高的,遮荫效果最牛。“北方杨家将,南方沙家浜(杉树)”,从北纬22°到北纬70°,从平原到海拔4800米,杨树都有分布。“参天耸立,不屈不挠”,茅盾先生的《白杨礼赞》写出了北方人民对它最真实的歌颂,如果没有杨树,北京的绿色天际线将下降5-10米。

柳树婀娜多姿,春季发芽早、冬天落叶晚,是北京城镇绿化中绿期最长的阔叶树种。一年中有10个月,您能看着柳树进行着嫩绿翠绿淡黄的颜色变幻,让人忍不住地心情舒畅。如果没有柳树,北京的绿色将会减少30来天。

Q:如果说为了市容漂亮,遮荫纳凉,日本那些烂漫的樱花不好吗?南京上海那些梧桐就不能栽到北京吗?本身咱也种着银杏,就不能多种点吗?

A:人无完人,树也一样。我们不能因为杨柳树每年飞几个星期的毛毛就把它们全盘否定。其实每个树种都有优点和缺点。

被许多网友心水的日本樱花,它的根系分布浅,本身属于小型乔木,多数高为5-10米,在高度上无法和杨柳相比,削弱了它防风固沙的能力,生态价值更无法比拟。

被一些网友奉为浪漫爱情标志的法国梧桐,落果飞毛双重打击过敏人群,大家有空可以和长江流域某些城市的病友聊聊。

银杏适合北京的气候,但并不适合广泛作为行道树。银杏长势缓慢,春天发芽晚,秋风落叶快,秋风一扫就会大面积落叶,果子的气味也比较难闻。

Q:讲这么多杨柳树的优点,就是想说忍忍得了?

A:当然不是!园林绿化部门正在想更多办法、采取更有效措施防治杨柳飞絮!杨树、柳树毕竟给易过敏的人带来了痛苦,大家都生活在同一座城市,感同身受。

北京市从日常的高压水枪冲洗、地面湿化、修剪、及时清扫,到长期的不再新种杨柳树雌株、现有雌株逐步更替、让林地植物品种更丰富等等措施,都是为了逐步减少杨柳雌株数量,减少飞絮总量,尽量减少杨柳飞絮对市民生活的干扰,并且一些措施正在收获效果。

不过一定要客观对待的是:防治杨柳飞絮绝不是消灭杨柳飞絮,更不能因噎废食,把杨柳树一砍了之,那样只会带来更大的损失。就像前面说过的,每一种树都有优点缺点,杨树、柳树作为北京主要乡土树种是大自然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结果,希望大家能对它们多一些理解和包容。同时,飞絮治理是一个过程,需要比较长时间,也需要全社会更加科学理性的认识。

办法总比困难多。今年市园林绿化、公安、城市管理、气象等多个部门已经联合起来,加大杨柳飞絮的防治力度,争取进一步减轻市民的体感不适。也欢迎大家监督防治,建言建策。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要对容易过敏的朋友们说一声:“辛苦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