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侦查广泛应用 为啥还要模拟画像

有了现代化武器,解决疑难杂症有时还得靠这门传统手艺

  拿着画板的是“镖头”。

  监控和模拟画像在侦破中结合使用。

说起浙江公安两个画像师“大猫”和“镖头”的故事,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

听着听着,可能有读者会问了,如今监控那么多,我们还需要画像吗?

好,那我们就接着讲。

有了监控

为啥还要模拟画像

以前没有监控的年代,刑事模拟画像都是根据目击者的描述来画的。“第一代画像师都以素描为主,”“镖头”说,“最早应该是广州警方,招了一批学美术的人,画这个。”

“大猫”虽然是用电脑画模拟画像的,其实也是用素描的思路:先把脸型、眉毛鼻子眼睛等五官特征选出来,把零件拼接在一起,再进行手动修改。

“大猫”第一次进行模拟画像,画的是一个抢劫杀人案的嫌疑人。

后来警方抓到凶手后回头再看画像可能和本人有点差别,但是当地派出所的民警愣是一看这张画像,就想起来了他见过一个叫冯×森的人,跟这个画像“感觉非常接近”。

这个案子发生在2004年6月25日,是一起针对美容美发店老板娘的抢劫杀人命案。案发后两天,也就是6月27日,“大猫”就跑去专案组帮忙画像。刑警们拿着画像四处排查,排查到7月6日,离案发现场二十多里地的一个派出所,辖区民警认出凶手了。7月12日,专案组抓获了凶手。这是浙江公安第一次使用模拟画像加速破案,大大节省了警力,减少了人财物的耗费,当时非常轰动。

有了监控以后,是不是用不着画像了呢,完全不是。

用一则案例来说明——警方通过监控提取了抢劫杀人的凶手形象,但是太模糊了。 最后还是“大猫”出手,把糊里糊涂的人形变成了比较清晰的一张画像,最后警方逮到了人一看:真有那么七八分像的!

最绝的是另一系列图了,一开始警方从监控录像里只抠到了一个戴面罩的脸。这是一个蒙面大盗啊!

但是,“大猫”硬是把蒙面大盗复原出了一张脸。

最后警察抓到了人,一看,身份证照片,真人抓拍照片,都非常接近啊。

为什么能画得这么像?“大猫”说,前面讲过了,传神啊。就是不追求“画得像”,才会做到“画得像”。

浙江警方开始推广模拟画像技术的年代,“大猫”真的是刑事模拟画像的浙江第一人。

他参加了上百起重大案件的侦破,积攒的素材不但汇编了一本讲述刑事模拟画像技巧和实战案例的小册子,他还编了一本厚厚的书,叫作《刑侦改革理论与实践》。

钱报记者还在“大猫”的书柜里发现了一本类似麻衣相术的书,哈哈。虽然“大猫”不迷信,但是明显是为了画像,钻研过这一套说法。

钱报记者问他:“相貌和性格、命运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

“大猫”轻轻巧巧就怼回来了:“优秀的演员演啥像啥,你说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服不服?钱报记者服了。

现在,视频侦查已被广泛使用,模拟画像和视频追踪的结合成为一个新的课题。警方一遇到疑难杂症,依然得请这两位高手出山。

5G时代驾到,高清抓拍的监控、大数据基础上的人像比对技术,依然需要刑事模拟画像的辅助。那些藏匿多年的逃犯,警方手上掌握的往往是他们从前的模样,现在需要缉凶时,就还得请模拟画像专家根据人体衰老的规律,在头面部的骨骼、肌肉、皮肤上“做点手脚”,画出他们如今可能是什么样子,再根据人像比对在人潮人海中找到他们。

有时是最后的希望

有时是最后的慰藉

2008年有一则报道,记录了“镖头”的一天:

4月1日8时45分,从杭州搭乘D685次动车赶往义乌。走进义乌殡仪馆,掀开黑色裹尸袋内,查看破碎的尸块。死者约20岁,身高1.74米,经过一夜的停放冷冻后,高度腐烂的人头上,面部软组织收缩了,轮廓更加突出清晰。

“对颅骨画像模拟来说,这一细微变化十分关键。”“镖头”十分冷静地完成了画像,义乌警方将画像张贴到大街小巷并在电视台里连续播放,希望能找到认识“他”的人。

“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义乌刑警这样对“镖头”说。

随即他又接到温州乐清警方请求画像、协助破案的电话:两个孩子在公园里玩时被拐骗,7天后在两公里外的一座山上发现了尸体。“镖头”迅速赶去汽车站,从义乌前往温州。“镖头”跟当时在公园里一起玩耍的两个孩子谈话后,画出了带走被害儿童的男子肖像——一个40多岁、戴帽子、穿墨绿色衣服的尖脸瘦子,身高约1.68米。孩子们看了画像都叫了起来,“就是他,就是他!”

深夜,“镖头”坐在汽车里赶往温州火车站,等待搭乘火车返回杭州。一天赶三个城市,这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

钱报记者翻阅“大猫”的刑事模拟画像小册子时,翻到其中的十几页也会手抖。

那一个个高度腐败的、烧焦的、血糊糊的人头,有时候直接就是一具白骨,虽然看上去很可怕,但“大猫”给他们画像的时候显然需要更大的勇气和智慧。

钱报记者没有问他们是否经历过恐惧,是否会有各种不适的生理反应,那是一定的,但他们知道自己是被害人最后的希望。

他们的笔记里,都还有一系列尚未破案的嫌疑人画像。

他们也有自己的乐趣。

他俩都偷偷告诉钱报记者,来找他们画画的警察现在大大减少了,这主要是因为杀人命案、抢劫之类恶性犯罪大大减少了。

他们还是那个常常给人免费画像的老好人。不管是人们怀念家里长辈的音容笑貌,还是想挽救日渐糊化的老照片,只要找上了门,他们都会挤出时间,给需要帮助的人找回温馨美好的旧时光。

最后让我们向这两位老警察致敬:

“大猫”,大名蔡鸿鸣,生于1963年。“镖头”,大名徐志标,生于1967年。两位是同行更是战友,经常一起探讨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