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在冷战初期曾装备过核大炮

在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背景下,五角大楼新近发布文件要求美军从上到下训练如何在核爆炸后的环境中作战,背后的含义让人不寒而栗。美国《军事时报》10日称,这是几十年来,美军首次将在核爆炸后地区进行机动作战的使命重新赋予最低级别部队。中国专家表示,此举意味着核打击的门槛将大幅度降低,让核战争离我们更近。

“核武器的使用至关重要”

《军事时报》称,自1945年以来,全球从未在实战中使用过核武器。但如今“敌人的核攻击以及美国可能的核反击”正引起美国国防部的重新重视,美军准备全面展开大规模核武器作战行动的训练和作战计划拟定。

报道称,五角大楼最近在网上公布一份题为《联合出版物3-72核行动》的指导文件。这份60页的文件是应美军参联会主席的要求编写的,曾短暂向公众公开,但很快就将其删除并列入“仅供官方使用”文件目录中。该文件揭示美军的核作战思想发生“自冷战结束以来的根本性变化”——冷战时代的想法是,核战争将导致世界末日般的灾难,并“确保相互摧毁”;而新计划显示“在现代战场中,拥有核能力的国家数量迅速增长,相对于其他实力相当的军事竞争对手,美军正在失去技术优势”。

报道称,新计划直言不讳地表示“核武器可以为决定性结果和恢复战略稳定创造条件”。具体而言,核武器的使用将从根本上改变战争的范围,并要求指挥官赢得核战争。该文件声称,核武器的使用对于任务成功至关重要。

低级军官也要会发动核攻击

这份文件明确要求美军应在遭到核打击后,继续在受污染的环境中生存和作战,并实施核反击。报道称,2019年的核理论要求美军各军种加强训练并准备在核打击后的环境中展开作战行动。“美军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在核爆炸后的放射性环境中作战,指挥官应该知道核爆效果如何影响人员、装备和战斗力。他们应该训练并掌握核爆后的生存方式和技术。”

尤其令人恐惧的是,与冷战期间执行战略威慑的核武器不同,如今美军实打实地开始准备如何发动一场战术核攻击。报道称,美军低级别指挥官也可能会参与选择具体的核打击目标,因此他们必须学会如何考虑核武器的当量、爆炸的高度、用什么武器系统投放以及何时打击。兰德公司首席研究员戴维·约翰逊说,在冷战期间,驻欧洲的每支美国炮兵部队都具备核能力,“每个营都进行核训练”。他说,“我们需要恢复这种能力。”

报道称,如今无论美国军方还是其对手,都越来越依赖复杂的通信系统,而核武器释放的电磁脉冲可使电子设备完全失效,削弱通信和作战平台。此外,高空核爆炸将使低轨道卫星失效,美国强大的军事系统正是依靠这些卫星进行跨战区通信。美军或对手完全可以仔细地校准武器的爆炸当量和高度,专门针对通信系统,而不造成大规模的军事或平民伤亡。

如今美军战略司令部最关注的新概念低当量核武器包括配备核弹头的航弹、近程导弹、炮弹、地雷、深水炸弹和鱼雷,以及带有核弹头的地基或舰载对空导弹和空对空导弹。

“甩锅”给俄罗斯

在美国看来,美军这样做,都是被俄罗斯“逼出来”的。报道称,五角大楼最新的核计划可能是对俄罗斯核武器战略的反应。根据2012年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的一份报告,自2000年以来,俄罗斯的核政策一直是在常规战斗中使用低当量或战术核武器,以迅速结束关键性冲突。例如2009年的俄军年度演习中,最终以对波兰华沙进行的模拟核打击而结束。

接受记者采访的中国专家表示,美国的这一文件,特别是对战术核武器的额外关注,将降低美国实施核打击的门槛,让核战争更为接近现实。虽然无论是美国媒体的报道,还是这一学说本身,都是假设美军首先遭到核打击,进而进行核反击,但实际作战中,一旦爆发核战争,美军先进行核打击,再遭受核反击或者生化武器攻击的可能性更大,毕竟美国是当今头号核大国,没人愿意首先向美国及其军队发射核弹。这会进一步怂恿美军打赢核战争的信心,为未来美军首先使用小型核武器埋下伏笔。正如美空军作战司令部前任司令、现任国防工业协会负责人霍克·卡莱尔所说,“这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