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1日晚6点20分,四川画坛再失一位重量级名家。四川中国画学会顾问、四川美协人物画专委会顾问、著名画家沈道鸿因病去世,享年71岁。

当晚,其女儿沈莘发文悼念父亲:“因为突发脑溢血的缘故,他没有知觉、没有痛苦。是的,爸爸走得很安详,像睡着了一样……”沈老的突然离去也让不少本土画家感到意外和吃惊,画家李国麟为沈老写的挽联是:道鸿搁笔驾鹤西去不复回,锦城哀呜画坛从此失一色。

生前留遗言:不要墓地骨灰撒河里

在四川国画界,若论人物画领军者,沈道鸿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主攻人物画,旁及花鸟和山水。其作品注重意境、艺术技巧和思想深度,将人生体验、理想和中国文化积沉浑融,无迹而发。他擅作巨制宏卷,亦擅长点染尺幅,铺排聚敛自如;惯用羊毫中锋,月影穿潭、风行水面、自然成纹;笔力含而不露,于具象透弥出意识的抽象,以及既出世亦入世的两种情感态度。其笔下之古代和现代人物寄寓远大,格调高华,气象恢宏。被誉为一位有能力建构艺术殿堂,同时亦能甘守寂寞的艺术家。

“爸爸乐观豁达,他早就和妈妈商定好了身后事。不要墓地,不留骨灰,把骨灰撒在一条可以通向大海的河里。他说了,他要静悄悄地走,不要打扰任何人……我爸爸总说自己是一堵沉默的墙,好吧,我们就尊重他的意愿,让这堵沉默的墙,继续沉默。但是,我和妈妈知道握在爸爸手中的那支笔,一刻都没有停歇,我们还能听到笔在宣纸上沙沙作响。”沈莘在悼文里深情写道。

成名不容易:全靠勤奋天赋及热爱

沈道鸿自幼家境困难,童年经历过不少磨难,能够成为名家全靠勤奋、天赋以及对艺术赤子般的热爱。他曾写过一篇自述:“无师无门,我开始自学油画。素描、色彩、写生,每一个环节无不错位。早期更多触摸的是西方绘画。第一次创作选入四川省美展的作品即是油画。后来自学中国水墨画,对中国绘画传统的研究亦是十多年后对中国文化参悟后的又一历程。”

沈道鸿的中国人物画打破了传统素描与墨线的困局,集结了无畏的探索,拓展出有力的空间,把自己的才情、性格、审美以及对生命的认知,以不容置疑的造型,更新了传统人物画并撕开了一道口子。他的人物画作品以极其精微写实的笔触表现出萨特存在主义的现实题材,不拘泥于中国,放眼世界,完全凸显出一位杰出艺术家宏阔的眼界与精湛不朽的艺术内涵。

早年,沈道鸿的一幅《达摩面壁》曾让原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国画大家叶浅予惊叹不已,叶老曾评价:沈道鸿的《达摩面壁》体现了画家对达摩个性的新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