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战区陆军某师按照新大纲要求抓实联合基础训练

   联合课目走向比武前台

“半地下掩蔽部,远方位××,请求陆航力量支援……”盛夏时节,中部战区陆军某师千人百项比武现场,四级军士长刘衍明参加的单兵综合演练项目火力引导比武,因情报上报速度最快、坐标误差最小、火力申请最优而拔得头筹。

出人意料的是,刘衍明并不是一名侦察兵,而是一名步战车车长,与他同台竞技的选手大多来自装甲、炮兵等不同专业。据该师领导介绍,以往谈联合多是指挥员的“专利”,战斗员只需按时间节点完成任务即可。如今,每一名指战员不仅要有联合意识、联合素养,而且联合训练频率、时间占比都有显著提高。

笔者在比武现场看到,每个专业每个类别均设置有联合课目比武:机关参谋运用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绘制联合作战背景下的决心图;分队战斗员对空地多组目标进行识别观测,共享侦察情报,引导火力打击;教练员结合战位设置联合理论授课内容,评分分值占到五分之一。

联合课目走向比武竞赛前台,是贯彻落实新大纲带来的新变化。像刘衍明一样的不少老兵对这种变化感触颇深,今年首次把观测器材使用单独设为课目,受训者也从侦察专业拓展到全体战斗员,大家坦言“有种本领恐慌感”。

“面向联合缺什么就补什么,支撑联合什么弱就练什么。”该师领导介绍,他们从逐级打牢联战联训基础入手,区分首长机关、分队军官和分队战士三个层次,由上而下分解联合能力,自下而上集成联合训练,将联合训练内容要素融入训练全过程,逐渐形成覆盖理论学习、技能训练和综合演练的一套完整机制。

然而,联合训练并非一帆风顺,最大的难题是联合训练条件难构设。笔者了解到,该师某防空团今年主动与空军某飞行部队建立联训机制,为联战联训创造条件、架设平台。

“东南方向,敌机3架,距离××”“角度××,爬升”……太行腹地某飞行训练场,数架战机呼啸升空,电磁信号回荡天际,一场陆空对抗愈演愈烈。防空导弹站长刘先才刚刚用雷达锁定目标,战机一个大角度战术规避动作,便消失在茫茫云海之中,不到10分钟就进行了5次对抗。

连续5年参加对抗训练的刘先才,对这种陆空联合训练带来的“红利”感触最明显:“联合训练让空情由虚变实,不仅提升了‘联’的水平层次,更让我们看到空情流转速度慢、火力准备时间长等训练短板,有利于下一步展开针对性训练。”(张雅东、陈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