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杭州萧山做工艺品生意的单先生碰见了一件糟心事——他通过某快递寄了一件自称价值十几万元的青铜酒器,货到后却断了一个脚。这件物品保价两万元,但最后,快递公司却说赔偿两千元。

  十三万元买来的青铜酒器,运输中断了一条腿

单先生是一名古玩爱好者,之前在杭州吴山古玩城开过12年的古玩店。最近三四年,他在萧山开了一家工艺品店,平时一有空就全国到处跑,寻找心仪的收藏品。

单先生结识了不少古玩同好者,在山东潍坊的陈先生就是其中一位。陈先生有一个青铜酒器藏品,按用途分是温酒器,叫做“斝”(音同“夹”)。上个月,有人看上了陈先生的这个收藏品,单先生在山东出差的时候就把它带回了杭州。不过最后因转让价格的原因,这件酒器没能卖出去,于是单先生想通过快递寄回给陈先生。

11月7日,单先生像往常那样拨打了某快递的电话,特意让前来收件的快递员带上面单,快递员来了以后,还是没有带上面单。考虑到已是这家快递公司的常客,单先生也就没有计较那么多,“我已经前前后后寄过十几次工艺品了,原本挺放心的。”

“因为东西比较值钱,当初老陈花了十三万元买回来的,我一开始是想保价十万的,后来改成了三万。”最终,单先生当天邮寄了两件物品,包括这个青铜酒器收藏品和另一个铜杯子,分别保价为两万和一万。

两天以后,快递送到了山东,但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我是当场打开验收,结果发现酒器的三条腿断了一条。”看到自己收藏的“宝贝”摔断了腿,收件人陈先生有点难过,不过考虑到可以修复,他还是签收了,并支付了28元的运费和150元的保费。

快递公司愿赔两千,但这一回收寄双方意见不统一

当天,陈先生便联系了快递公司客服,快递公司和他核实了快递单号等信息后,承诺48小时内解决。

快递公司工作人员说,“这是高单物品,按照行业惯例是先和寄方谈赔偿的事情,11月10日我们先联系了单先生,他授权给收方处理。”

“快递公司问我修这个价格多少,我感觉一两千差不多了,就是花费的时间要比较长,可能要半个月。”陈先生说,他之前寄过一件瓷器,运输中破损了,最后快递公司赔偿了两万元,而其中一万多是快递员自己赔偿的,“上次坏的是瓷器,修复不了;这个青铜酒器是可以修的。快递小哥不容易,我也不想多要钱。”

陈先生觉得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这么算了,快递公司客服也表示愿意赔偿两千元,“到时出示修复工艺品的发票即可支付赔偿金”。

然而,作为寄方的单先生不同意了。单先生有他自己的理由。他认为,首先他是投保方,东西损坏如何赔偿客服应该和他沟通;其次,投保多少钱就应该赔偿多少钱,不能由快递公司单方面更改赔偿金额。

快递公司工作人员说,“从11月10日到11月13日,我们和双方沟通了很多次,但寄方(指单先生)坚持要求保价赔偿,而且收回了对收方的授权。”

如今,48小时已经过去了,可由于单先生和陈先生双方意见不统一,赔偿事宜依然没有解决。

快递公司该承担多大责任?收方和寄方到底该听谁的?

收藏品一条腿断了,补上不难,难的是把修补的痕迹藏起来。好端端的一件工艺品,可能会因为这样贬了值。这个责任该由谁承担?快递公司应当如何赔偿?

对此,钱报记者咨询了丰国律师事务所的陈松涛主任。

陈松涛说,目前这种情况,有两种解决办法。一种是要求快递公司按照保单上的金额原数赔偿,赔偿2万元,但是工艺品的所有权归属快递公司,相当于快递公司“报废”式赔偿。第二种是找一位第三方修理专家,经过鉴定,让快递公司赔偿工艺品的修理费,并且酌情加点补偿费用,这样工艺品的所有权仍属于个人。

那么,作为寄方的单先生是否有权利要求保价赔偿呢?

陈松涛解释,一般来说,保险是在保险费缴纳那刻开始生效,而这件事中,虽然单先生自己认为他是投保人,但货物的所有权属于陈先生,而且运费和保费也都是陈先生缴纳的,保险的受益人也是陈先生,陈先生就拥有选择追讨2万或者修理费的权利,除非受陈先生委托,否则单先生没有追讨权利。

另外,陈松涛建议,不可复制、不可替代性的贵重物品尽量不要使用邮寄方式,最好是自己或托人携带。若要邮寄,一定要保价、投保,否则一旦物品损毁,受害方就只能得到运费的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