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目击?浑河畔33岁打工者咋离奇溺亡

感谢救援!60岁老父泪求本报想谢好心人

浑河岸边,60岁的樊桂翔望着滔滔的河水发呆,他的心里五味杂陈:十几天前,33岁的独生子樊久财在这里溺水,一群素昧平生的好心人不顾自身安危去搭救……遗憾的是,最终打捞上来的却是一具冰冷的尸体!10月31日,老樊几经周折找到沈阳晚报、沈报融媒记者,关于儿子的具体死因,他想索要一个真相。另外,还要寻找参与救援的好心人!

噩耗传来在沈阳打工的儿子突然溺亡了

“久财已在沈阳打工五六年了,这次太不幸了。”一提起儿子,老樊老泪纵横。

樊久财出生于1985年,户籍在葫芦岛建昌县老达杖子乡牛洞子村。娶妻后相继喜得一女一子,儿女双全的他外出打工挣钱养家。为此,他随老乡来到沈阳一建筑工地打工,因为一没知识二没技术,只能充当力工。“一天能挣一百多元,但不是天天都有活儿,月收入三四千元吧。”老樊说。

原本平静的生活被一通电话搅乱:10月14日上午9时左右,在家务农的老樊接到儿子工友电话,让他给儿子手机打电话。他预感到什么,立即拨打,却传来“无法接通”。1小时后,噩耗传来:儿子尸体被打捞上岸!

工友回忆说是去买手抓饼人就不见了

樊久财出事地点位于新立堡立交桥南侧500米处、一小区门口。昨日,本报记者赶赴该地点。

记者观察到,樊久财落水处距一小区大门二三十米远。

事发当日曾乘坐过樊久财车子的工友回忆了事件的来龙去脉:10月14日清晨6时许,樊久财开着他的二手五菱荣光微型车,载着6名工友从于洪区杨士附近居住地,奔赴新立堡立交桥南侧500米处附近的建筑工地。6时40分左右,车子抵达目的地。樊久财称去买手抓饼,就将车子熄了火,独自离去。6名工友在车上左等右等,等了1个小时还不见樊久财归来,就有人拨他手机,却是“无法接通”。

“一连换了好几个人打,都一样。于是有人想起让樊久财父亲打,仍然‘无法接通’!”工友回忆。

商贩吐槽有人救援但是没救上来

尽管有无数种猜测,但当“樊久财溺水身亡”噩耗传来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截至目前,最后一个见到樊久财的人要数卖手抓饼的小商贩祝师傅!”知情者介绍,祝师傅回忆,事发那天他刚支摊还未点火,就走过来一名男子称想买手抓饼。祝师傅说马上做,让他等一会儿再来。几分钟后,正当祝师傅埋头做饼时,有人跑过来管他借绳子,并称河边有人落水了。等他做好饼想去看热闹时,借绳子的人跑回来告知:“没救成功!人在河里越漂越远,没影了!”说完,此人就离开了。

这时,工友们因迟迟联系不上樊久财,有人跑到河岸边打听情况。但无人能说清落水人的身份,也弄不清他怎样落水的。

很快,110、119等人员相继赶到事发地点。119救援人员立即开展打捞行动。1个多小时后,樊久财被打捞上岸,但因溺水时间过长已不幸身亡。

家属回应 感谢救援人员也想了解死因

“他才33岁啊,是家里的顶梁柱!一双儿女,一个11岁,一个9岁,正在上学……”面对噩耗,工友们失声痛哭,如何向他家里人交代啊?

“他是什么原因落水的呢?”众人纷纷猜测。记者在采访中经多方打探,樊久财性格开朗,为人和善,没有外债;与父母、妻儿关系和睦;身体健康,没有抑郁症状;出事前生活轨迹、言谈举止都很正常。就连卖手抓饼的小商贩祝先生也证实:“他说话流畅、思维清晰,看不出有轻生的迹象啊!”

那么,樊久财落水原因究竟为何呢?

有人建议寻找事发地点的监控录像。“我们找到了浑河管理中心,但工作人员反馈,事发地点比较偏僻,周围并无安装监控设施。”死者堂弟樊久广告诉记者,工友们还证实,事发当日堂哥因开车并未饮酒,意识清醒。

“一个大活人咋就突然落水溺亡了呢?”60岁的老樊不断抹着眼泪说,也许,事发当时周围还有其他目击者,希望沈阳晚报广大读者积极提供线索,一来帮助他得到儿子死因真相,二来找到所有参与救援的沈阳人,向他们当面致谢!如果您知道线索,请拨打本报新闻热线:96009-1。沈阳晚报、沈报融媒主任记者唐葵阳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