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撤侨亲历者王本虎:

祖国派邮轮接我逃离战火

他是35860名安全撤离的中国公民之一 近日上电视讲述撤离利比亚经历引关注

看到电影《战狼2》片头撤侨的那一幕,中建八局海外部设计师的王本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王本虎

  王本虎

近日,他在一档电视节目中讲述了6年前他从利比亚撤离时的情景,感动了不少观众。2011年2月22日至3月5日,中国政府协调派出91架次民航包机、12架次军机,5艘货轮、1艘护卫舰,租用35架次外国包机、11艘次外籍邮轮和100余班次客车,海、陆、空联动,从利比亚撤侨,最终将35860名中国公民平安撤出利比亚。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6年,但王本虎仍然记忆深刻。随后的也门撤侨、尼泊尔地震撤侨等行动,也牵动着王本虎的神经。他告诉记者,经历了撤侨,他才深刻地明白“没有和平的年代,只有和平的国家”的真正含义。

“经历利比亚撤侨事件,我从不担心自己会成为难民。” 王本虎激动地说。

图/受访者提供(署名除外)

2011年2月19日,王本虎刚刚从国内休完假返回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作为中建八局海外部的设计师,那是他在利比亚的第3年。

刚回利比亚就遭遇暴乱

在王本虎的印象中,班加西是一座安静、漂亮的城市,“火红鲜艳的凤凰花开满街头,一切都井井有条”。他原本以为这次返回班加西会和往常一样享受安静的生活,但仅仅一天之后,利比亚就发生了暴乱。

20日晚上,班加西暴乱死伤十几人,枪战的地点就在公司附近,“同事晚上不敢开灯,摸黑蜷缩到窗台下面躲子弹。数不清的子弹朝他们飞过来,窗户玻璃都被打碎,墙上满是弹孔。第二天从市里走过,地上满是散落的弹壳,仍然在焚烧的汽车还在冒着浓烟,狂热的武装分子举着枪、喊着口号,整个城市一片混乱。”

得知情况后,王本虎回到公司营地就赶紧收拾东西,把钱藏在鞋底,护照放到最贴身的衣服里面,随身携带手机,并保证手机电量充足。营地所有员工聚集在一起,给围墙上加了铁丝网,紧邻公路的工地大门用石头全部堵死,准备应对任何可能到来的暴徒。

但天刚刚黑,王本虎突然就从门外听到一声枪声:歹徒来了!“我们一直生活在和平的国家,第一次听到距离我们只有十几米的枪声。所有人都愣了。”王本虎有些惊愕。

抢劫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他们抢现金、车辆、电脑,抢的同时还不停地打砸,一地狼藉。王本虎所在的营地人数少,为了保证安全,他们撤到了离公路较远的营地,那里人比较多。

“精神紧张到极点,外面一有什么声音,心立马就提到了嗓子眼。”当晚,营地所有人都没有合眼,每个人都准备了一根削尖了的钢管作为防身武器,他们还加固了围墙,并在围墙外面用挖掘机挖了一圈壕沟。

没想到国家行动这么迅速

在绝望的时候,王本虎脑海里经常闪现两个画面,一是老家的院子,二是北京宽敞的马路。

“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回家。”可在当时,利比亚机场关闭、港口关闭、边境关闭,手机与国内的通信完全中断。凌晨一点,王本虎冒险爬到屋顶,在无数次失败后终于拨通了中国驻利比亚大使馆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说:“情况我已知晓,国家正在尽力协调,会尽快接你们回家。”听到这句话,王本虎激动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22日,王本虎就接到了通知,中国租用的一艘希腊邮轮已经在赶赴班加西港口。中建八局海外部利比亚分公司领导自发组织起来,负责撤侨工作。“没有想到国家行动这么迅速!”王本虎后来得知,在暴乱发生的第一天,我国就开始准备营救方案。仅3天时间,9200多名中建八局海外部利比亚分公司员工,3700多兄弟公司的中国员工和950多名来自孟加拉、越南的外籍员工就安全撤出了利比亚。

23日,当王本虎登上希腊邮轮时,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能回家了。”回忆起撤侨经过,王本虎由衷地感叹:“当时中国人的表现很值得点赞,团结、有秩序、有纪律,而且把一些外国员工也接了出去,有道义。”

唱着国歌离开边境

王本虎告诉记者,《战狼2》里,吴京举着国旗通过交战区的情景并不是杜撰。当时有些人是陆路撤离,从利比亚撤到突尼斯或埃及,有的同胞因为护照丢了,无法离境时,前来协助撤侨的人就让他唱一首国歌,唱完就放行。

“国歌、国旗那时已经不是简单的一首歌和一面旗帜。当撤侨进行的时候,当同胞们唱着国歌、举着国旗通过边境的时候,国旗和国歌就是我们的力量来源,是我们精神归宿。中国是我们的根,是我们的魂。”

事后,王本虎看了一部关于利比亚撤侨的纪录片。当他看到有人下飞机后跪下亲吻脚下祖国的土地时,他哭了,“我深深地理解那句话: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对话:《战狼2》撤侨有原型

广州日报:你返回利比亚之前,了解当地多个城市发生抗议行为,初露政局不稳的态势吗?

王本虎:当时国内新闻并没有相关消息。我从北京飞到曼谷机场转机时,从机场的电视屏幕上看到了也门暴乱的新闻。

从班加西机场回营地的路上,路上的车辆比往日少了许多,我们偶尔会看到皮卡车拉着荷枪实弹的军人呼啸而过。2月18日,当地已经完全陷入无政府的混乱状态,警察不再维护秩序,罪犯逃狱,形势已经非常紧张。后来我才知道,我的航班是倒数第二班进港的航班,不久后,班加西机场就彻底关闭了。

自始至终没花1分钱

广州日报:你登船时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

王本虎:我永远记得撤离时当地的好朋友来送我们上船的那一幕。看到我们登船离去,他一个大男人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对我们说:“我们国家完了,你们可以回国,但是我们的家园毁了,要去哪里呢?”

广州日报:离开班加西港口后,你接下来的撤侨经过如何?

王本虎:坐船几个小时,我们就到达了希腊克里特岛,船一靠岸,中国驻希腊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就带着水和面包来迎接我们了。然后我们乘坐豪华大巴到了爱琴海边的四星级度假酒店,两三人一间房,每人都有一张床。在希腊待了一个星期之后,我们就依次搭乘飞机回国了;到了机场,还有人开车来接,并免费送我们回家。从始至终,我们自己没花一分钱。整个撤侨过程像是做梦一样,国家不仅接我们回来,还安排我们撤侨过程中的生活,很贴心。

希腊华人主动来慰问

广州日报:除了大使馆工作人员,还有其他人帮助过你们吗?

王本虎:抵达克里特岛后,希腊的华人不管是做生意的还是留学生,很多放下了手头的事情,组织起来作为志愿者,帮助我们安排住宿,办理各种手续等。

我们刚下船到酒店的时候,他们还自掏腰包买了一些当地的电话卡,让我们赶紧给家里报平安。至今想起来,我都非常感动和感恩,中国人碰到灾难时迸发出的力量和团结,是不可想象的。

广州日报:从暴乱发生到安全撤离,你如何联系家人?

王本虎:2月19日我到班加西就跟家人断了联系,一开始我很怕让他们操心,我想他们肯定每天守着电视看国际新闻。后来我才知道,我爸很多天都没有吃饭、睡觉,一直给我们公司打电话,但联系不上。

在希腊下船时,有媒体在报道我们,当时我还没有打电话给家里,但他们其实已经在新闻里看到我安全下船了。

发自内心感谢国家

广州日报:你为什么选择参加《演说家》节目?

王本虎:我在8月1日建军节的凌晨发了一条微博,讲述利比亚撤侨事件。转发评论挺多的,关于我的报道也不少。后来节目组就找到我,想让我上节目,讲述利比亚撤侨事件。我也想把这件事说出来,让更多人知道,传播正能量。

广州日报:你成功晋级,为什么没有继续参加节目?

王本虎:在参加节目前我就跟节目组说了我不想晋级,也不想出名,只想单纯地讲述这件事。《战狼2》有撤侨镜头,有些人觉得某些情节不合常理。我就想把自己的亲身经历讲出来,告诉大家有些镜头不是杜撰的,是有原型的。

经历了撤侨,我很感恩国家对我们的保护,当年若不是国家出手,我们可能回不来,甚至是失去生命。我发自内心地感谢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