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们在我身边,我不会这样(成绩下滑)……”在乐至老家上高中的儿子一句无意之语,让身在成都的老吴夫妇心里很不是滋味。深深的亏欠感让夫妇俩在去年国庆,关掉在中道街开了10年的包子店,回家陪儿子读高三,并告诉儿子,“不开店了,以后就在家。”

今年9月儿子考上大学去外地就读,老吴夫妇悄悄回成都继续经营包子店。而这一切,早在一年前两人就安排好了:关店只是“谎言”,包子店一直在交租,只是歇业一年,两人甚至出动亲戚帮忙圆谎。

包子铺重开没几天儿子就知道了,老吴夫妇坦承了真相。如今已上大学的儿子吴启鹏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能理解父母,但“还是希望他们不要做了,太累了,身体吃不消。”

一则告示

“本店暂停营业一段时间 2017年高考后正常营业”

去年国庆期间,中道街的街坊们很纳闷。开了十多年、全年只休过年那几天的老店“王氏鸡汁包”,在2016年10月3日关门了。

当日清晨,在中道街紧闭的卷闸门上有一张红纸告示,写道:“本店暂停营业一段时间,2017年高考后正常营业。”“十多年来,对面的包子店都换了四家,王氏的店却一直在,怎会说关就关?”老顾客廖先生向成都商报记者回忆道。“王氏鸡汁包”的生意很好,但这一关门,让不少和廖先生一样买早餐的新老食客有些垂头丧气。

 然而,对此街坊邻居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知情,经营包子店10多年的吴元华和妻子王秀碧决定回乐至老家,打算在小儿子高考前的最后一年陪伴左右。

关店的前一个月,他们给合作的老顾客都打了电话,说“暂时不干了”。还给老主顾们准备好两三天的包子,那个月他们忙得“像过年”一般。关店前一天深夜,他们拉下卷闸门,将打印好的告示贴在大门中央。接着,整理好所有的蒸煮器械,为防止进老鼠,两人将铺面扫得一尘不染。收拾完毕后,才开始准备整理回家的行李。

  在王秀碧眼中,儿子吴启鹏是一个懂事且独立的孩子:几岁时就会早起帮忙揉面做包子;上小学就能一个人走三公里的乡间小路上下学;上初中后在没有家人管束的情况下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上高中后也没有沉迷于互联网;每月,还会坐车来成都看望父母……“没有好好管过他,我们对他有亏欠。”王秀碧说,这种“亏欠”,成为两人暂时关店回家的主要缘由。

一个谎言

回老家陪儿子读高三

“不开店了,以后就在家里”

“我和孩子说,以后不做包子,不开店了,以后就在家里。”为了不让儿子内心有负担,夫妻俩瞒着暂停营业的事实,还嘱咐亲朋好友要做好“保密工作”。

尽管撒了谎,但王秀碧回忆起当初吴启鹏激动的面庞,以及每晚放学时从教学楼里狂奔而出的那个身影,依然觉得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早上五六点起床,准备一天的伙食,晚上九点多在校门口等学校打铃放学,这是夫妇俩过去一年的日常。

在家的日子,母亲王秀碧把儿子照顾得无微不至。期间,一家三口聊了很多,关于上大学后想选择的专业、远在他乡工作的哥哥及父母“以前”开包子店的辛劳等。

为什么要隐瞒真相说再也不去成都开店了?王秀碧向成都商报记者坦言:“孩子上初中时名列前茅,上高中后,因为分班不合理的问题成绩下滑。一次,他无意间对我们说:‘如果你们在我身边,我不会这样’。”这句话,让两人十分心酸,内心充满愧疚。王秀碧说,谎称放弃做包子,一来让儿子不再担心父母太辛苦,二来不想让孩子有心理压力,尽管放手去搏。

在夜深人静时,夫妻俩才会辗转难眠。担心在成都暂时关门的小店有没有漏水……虽然关店,但店铺的押金已预交了1年。

今年6月,高考如期而至,吴启鹏顺利考上德阳一所大学的土木工程专业。此后近三个月,吴元华和王秀碧又陪儿子考到驾照。“你们以后怕无聊,就去旅游吧。”吴启鹏的话令夫妇俩倍感欣慰又难以应对,因为他们正盘算回成都继续开店。

 一份苦心

儿子获知真相 理解父母

“别像以前那么累就可以了”

9月初,吴启鹏大学开学,他背着行李辗转三趟车到新学校。另一边,吴元华和王秀碧“任务完成”,他们把家里打扫一番,收拾东西,准备回成都再次开包子店。然而,教师节的一通电话,让真相大白。

9月29日,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吴启鹏,午休结束,他正准备去上课。他告诉记者:“9月10号,我给父母打电话。问他们在哪儿,在做什么。他们看没办法隐瞒,就告诉我了。那会儿,我真的有点生气。”

面对父母的决定,吴启鹏五味杂陈,他有些埋怨,因为五岁后就难得见到父母。谈到包子店,吴启鹏觉得很心疼,父母工作十分辛劳,“我妈身上有很多烫伤就是在成都那几年弄的,我爸的腿有段时间还肿了。2010年左右,生意特别好,但因为舍不得请人帮忙,他们每天两点多就起床做事,每天就睡五个小时左右……”在电话里听说父母刚开张,生意不太好,吴启鹏似乎有些放心,“别像以前那么累就可以了。”

成都商报记者提到父母当初回家的缘由,吴启鹏显然已细心地洞察到:“这么多年都在忙生意,很少管我,爸妈是觉得对我有亏欠所以回来了。我小时候特别希望他们能回来带我。但我长大了,理解他们,一切都是为了我。”

“既然开了门就要做到过年。”王秀碧告诉儿子,这个国庆他们无法相聚了。如今,为了不让儿子过于担心,两人正筹备着招人来帮忙,以缓解每天早上八点半到九点间的销售高峰,也为了让儿子能够“放心”。

对话母亲

“孩子从小到大独立,对他亏欠太多”

成都商报:是什么让你们下决心回老家陪读?

王秀碧:他(吴启鹏)高中时成绩下滑,有次赌气和我们说“如果你们在我身边,我不会这样的。”孩子从小到大都很独立,我们对他亏欠太多。

成都商报:你们是何时回到成都?儿子知道吗?他知道真相后有何反应?

王秀碧:9月8号回来的,当时没有对他说,但是他现在已经知道了,没有必要再隐瞒。有点惊讶,以为我们在老家;语气也有点生气,毕竟骗了他一年多。

成都商报:担心儿子生气吗?

王秀碧:不会,他从小就懂事,知道我们挣钱是为了他。他只是担心我们太辛苦。

成都商报:对儿子高考结束取得的成绩,你们满意吗?

王秀碧:虽然他(吴启鹏)说没考好,但我们很满意。

对话儿子

“我希望他们不要做了,太累了,爸妈身体吃不消”

成都商报:知道父母为何要回老家陪读吗?

吴启鹏:他们觉得对我有亏欠,所以才回来。

成都商报:瞒了你一年,你有没有埋怨父母?

吴启鹏:埋怨,但现在理解他们了。不过,我希望他们不要做了,太累了,爸妈身体吃不消。

成都商报:有什么想对父母说的话?

吴启鹏:希望他们(父母)不要一直觉得有亏欠。另外,希望他们工作不要太辛苦,听说包子店最近生意不太好,我觉得(这种状态)还是可以。

(记者 戴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