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医务人员受鼓舞

——技术劳务价值提升,医生回归看病角色,药品回归治病功能

医务人员是医改的主力军。医务人员的参与度,决定着医改成败。5年来,我国着力突破制度壁垒和利益藩篱,积极探索符合医疗卫生行业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努力提升医务人员的劳动技术价值,体现多劳多得、优质优酬的导向,有效调动了医务人员的积极性。

公立医院改革是医改的一块“硬骨头”。5年来,各地围绕运行机制、医保支付、薪酬制度等关键环节,深化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让更多人分享改革发展的成果。截至2016年年底,城市公立医院改革综合改革试点城市达200个。今年9月30日之前,城市公立医院将全部取消药品加成。

今年4月8日,北京市启动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全市3600多家医疗机构取消药品加成及挂号费诊疗费,设立医事服务费。以三级医院为例,普通门诊医事服务费为50元,副主任医师60元,主任医师80元,知名专家100元,急诊70元,住院每床日100元。这一改革大幅提升了医务人员的劳动技术价值,切断了医院、医生靠开药赚钱的补偿模式,引导医务人员通过提供更多更好的诊疗服务获得合理补偿。北京市对435个医疗服务项目价格进行调整,上调了护理、中医、手术等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项目价格。例如,普通床位费从28元调整为50元,二级护理从7元调整为26元,针灸从4元调整为26元,阑尾切除术从234元调整为560元。

北京友谊医院理事长辛有清认为,过去一个主任医师的挂号费诊疗费仅有14元,医生的技术价值被严重低估。此次改革体现了对医务人员的尊重,医生看病的积极性更高了。

福建三明市坚持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统筹推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实现了“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质、药品回归治病功能、医生回归看病角色”的目标。其最大的亮点是改革人事薪酬制度,让医务人员拿到体面而有尊严的阳光收入。例如,推行“全员目标年薪制、年薪计算工分制”,向能者倾斜、向一线倾斜。院长年薪在20万—28万元之间,由财政全额支付,切断了院长收入与医院收入的关系。对医务人员实行目标年薪制,考核与岗位工作量、医德医风、社会评议相挂钩,切断医务人员收入与科室收入的关系。全市22所公立医院的医务人员人均核定工资从2011年的4.22万元增加到2016年的9.45万元,医务人员收入和待遇明显提高。

三明市将乐县总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谢汉刚说:“三明医改的一条重要经验是,利用挤掉药品虚高价格腾出的空间,同步开展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实现腾笼换鸟,提高医务性服务价格。改革前我的年薪是12万元,2013年涨到19万元,2014年达到24万元。2015年加上特殊贡献奖,年薪27万元。医改体现了多劳多得、优劳优得的政策导向,医生靠技术吃饭而不是靠卖药吃饭。”

2016年国务院对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相关评估报告显示:2015年,试点城市在职职工年人均工资性收入为11.2万元,近5年年均增长9.4%;县级公立医院在职职工人均工资性收入为7.4万元,比2014年增长13.8%。

人民群众是医改的最终检验者,医务人员是医改的直接实施者,医患双方的实际感受和实际行动是医改成败的“金标准”。医改,正在铺就一条惠及全体人民的健康之路。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