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1个省份公布省级政府部门权力清单

三张清单:“到位”不“错位”

本报记者 刘文波

即将过去的2016年,“三张清单”成了各级政府官员嘴中的高频词汇。所谓“三张清单”,即“权力清单”“负面清单”“责任清单”,实质就是政府“放、管、服”改革的具体操作指南。

“权力清单”——明确政府该做什么;“负面清单”——明确企业不该干什么;“责任清单”——明确政府该怎么管市场。

2016年,国务院以及地方政府普遍按照“清权、减权、制权、晒权”四个主要环节,对政府部门权力“大起底”。目前,按照中央要求,31个省(区、市)已全部公布省级政府部门的权力清单,其中29个省份公布了市、县级政府部门权力清单。

在中国政府网网站首页,“权责清单”栏目异常醒目。国家发改委的权力清单列出了“境内外资银行外债借款规模审批、企业债券发行核准、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节能评估和审查”等12项。在吉林省政府部门责任清单上,可以看到每个部门都按照5大类列出自己的责任清单,分别是:部门主要职责;与相关部门的责任边界;行政权力对应的责任事项和问责依据等。

“有了责任清单,我们就要种好‘责任田’,当好‘服务员’!”吉林省农委主任李国强说。

在建立权责清单的同时,各地还强化对权力运行的监督制约,制定权力运行图,简化行政流程,缩短办事时限,同时把权力主体、权力依据、监督电话等一并向社会公布。

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周文彰提醒,在制定和推行清单管理模式的过程中,也要警惕“歪嘴和尚把好经念歪了”,做到“三个防止”:防止从权力清单去推导责任清单;防止从审批事项来推导监管责任;防止用“有限政府”的概念去模糊部分领域的“无限监管”责任。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