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主任委员柳斌杰答记者问 中国网 郭天虎 摄

中国网12月25日讯 12月25日下午四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邀请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审议中医药法草案、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草案、环境保护税法草案等情况并答记者问。

发布会上有媒体记者提问关于《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的意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主任委员柳斌杰表示,《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是文化领域的基础性、全局性、基本性重要法律。他指出这部法律的出台有四个方面的重要意义。

一是依法维护人民群众的基本文化权益。这一条体现了落实宪法关于人民公共文化权益的精神。我们国家的宪法规定,国家发展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文化事业,包括文学艺术事业、新闻出版事业、广播电视事业、图书馆、博物馆、文化馆和其他一些事业,这是宪法早就规定的人民群众的基本文化活动。

通过这部法律,把宪法的精神落实,同时把这些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制定的公共文化服务的一些政策方针,比如中共中央的有关决定、国务院关于公共文化服务的指导意见、公共文化服务产品提供的标准等等一系列问题法制化,以全面的、以法律的形式保障广大人大群众的基本文化权益,进一步说明了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根本目的是为人民群众服务。这样一项长期的方针和政策能够以法律的形式确立下来,使人民群众可以真正地得到公共文化产品,享受公共文化设施,参与一定的公共文化活动。

二是有力地促进了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公共文化服务是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最主要的内容之一,也是我们的出发点和立足点。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完成,公共文化产品的丰富,公共文化活动的不断发展,带动了我国文化建设的进一步发展,也促进了文化产业的进一步发展。要提供人民群众满意的公共文化产品,就要通过产业来生产这些产品,所以对公共文化建设是很好的促进。

三是奠定了社会主义文化立法的基础。这是这部法律重大的突破。因为这部法律一开始就确定了社会主义文化发展的基本原则,要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方向,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些文化上的基本方针,包括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我们党长期形成的文化建设的方针、政策、要求基本体现在了这部法律当中,为以后文化门类的立法提供了重要的依据。下一步,我们还要进一步推动文化领域加快立法,这部法为此提供了基础,奠定了以后文化门类中的立法基础。

四是从人大立法的角度来讲,体现了全面依法治国条件下,人大主导立法的新特点。刚才记者提到《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是根据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的精神,改革人大立法的体系,也就是综合性、全局性的法律要由人大主导立法,包括人大常委会和人大的专门委员会,起草一些综合性的、跨部门的法律,这是一个重要的试点。

柳斌杰指出,超越了部门的局限,超越了部门之间协调的困难,由人大主导避免部门利益的扯皮,通过人大沟通文化部门、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财政部门、税收部门、发改委系统,各方面涉及到公共文化政策措施方面的部门,保证了立法的质量。从开始到通过,两年多的实践,很好的协调了各部门的政策,协调了中央、地方和基层各个文化管理部门之间的关系,理顺了公共文化服务管理的体制,在法律中固定了一些制度,有力的保证了公共文化服务事业的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