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闭幕不久的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是中国文学界、艺术界的一次盛会。习近平总书记在大会开幕式上所作的重要讲话,从民族复兴的战略高度,深切地表达了党和人民对文艺工作者所寄予的厚望,让广大文艺工作者认清了肩头的担子,看准了脚下的路。

习总书记在讲话中强调:“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近年来,在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大道上,“法治”成为中国文艺家群体关注的热词,并且融合于他们的作品里,体现在他们对自身合法权益的维护中。此外,并不广为人知却值得一提的是,在政法队伍中,也有一批优秀的文艺家,他们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为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贡献力量。

本期,我们将从上述角度出发,呈现给读者一份兼具法治温度与文艺美感的“特别关注”。

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与会代表均提及,自己之所以关注反腐题材,是因为文学肩负着推动社会发展的神圣使命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没有处置腐败的权力,也没有消灭贪腐的义务,但他们却用手中的笔,在消除腐败、维护正义的道路上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迹。有人称他们为“反腐作家”。

11月30日至12月3日,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就有不少“反腐作家”的身影。

在畅谈文艺、文学传播中国精神,助力中国梦实现的同时,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与会代表均提及,自己之所以关注反腐题材,是因为文学肩负着推动社会发展的神圣使命。

热衷于反腐题材的作家们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反腐题材小说日渐成为文学创作热点,文坛涌现出了一批“大腕儿”和他们笔下的优秀作品:陆天明的《大雪无痕》《苍天在上》;王跃文的《国画》《大清相国》《苍黄》;周梅森的《至高利益》《国家公诉》;张平的《抉择》《十面埋伏》……

不过,在多位作家眼中,“反腐作家”“官场小说家”等称号并不恰当。

有文学评论家曾撰文写道,“王跃文开创了中国当代官场小说的先河”。结果,这句话被大众传开,就成了如今的“官场小说第一人”。

当谈到这个标签时,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委员、湖南省作协主席王跃文有些无奈,“它好似一张狗皮膏药,我撕了很多年也没有撕下来”。

“‘官场’,指官吏阶层及其活动范围,强调其中的虚伪、欺诈、逢迎、倾轧等特点,是贬义词。”王跃文说,“我曾经开玩笑说,如果有‘官场小说’这个说法的话,官场小说第一人不是我,是司马迁。”

“可能因为我在所谓的法治文学圈混了十几二十年,社会上便把我划到‘反腐作家’当中,这其实是不了解我。”著名作家、编剧陆天明笑着说道,“我现在有九部长篇小说,只有四部是写反腐、政治的。还有五部小说,两部是写知青的,也就是我自己的生活,另外三部小说写的,跟我的生活完全不搭边。”

陆天明眼中,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作家。但他也认为,要真正制止腐败歪风,文学的力量不可小觑,而最终实现全民反腐意识的提升才是关键。

谈及反腐中权力和制度的关系,身为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委员、江苏省作协副主席的周梅森曾说,对权力必须限制,党纪国法就是限制,也是笼子。

不过,周梅森也表态,虽然媒体把他推崇为“反腐作家”,可他从来不这么认为。他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位关注政治题材的作家——不仅仅是反腐可以涵盖其作品内容的。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中国文联副主席、山西省作协主席张平曾表示,不赞同把他定义为“反腐作家”,因为他始终认为自己的作品只是关注现实题材,是“写给那些最底层的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看的”。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