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首页世相首页

捡垃圾的转山人1/ 17)

发布时间: 2016-11-15 00:10:04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白继开  |  责任编辑: 黄富友
支持← →键翻页

十月深秋,当无数城市人来到云南德钦梅里雪山飞来寺,享受并赞叹眼前壮丽的雪山景致时,78个人带着63头骡子从雪山南侧的查里通村出发,开始了他们全程200多公里、需要翻越7个垭口、在最大海拔高低差达到2600多米转山路上的捡垃圾旅程。

清晨,云南德钦县云岭乡查里通村,阿青布整理好自己的装备带队出发,这次他不是带转山的游客,而是带领查里通、查里顶、永久、永芝、红坡五个村子的村民一起转山,捡垃圾。在他看来,转山是修行,捡垃圾也是修行。

“虽然组织村民捡垃圾能暂时缓解梅里雪山的垃圾问题,但从长远来看,新的垃圾还会不断产生。我们希望用自身的行动唤起更多人的环保意识,并和更多国内的环保专家共同探讨和寻找垃圾处理办法,从而彻底根除垃圾对梅里雪山的危害。”

白玛康主是云南迪庆州梅里雪山景区管理局局长,本身也是在梅里雪山山脚下长大的男人,长期以来致力于保护雪山环境。有州委、州政府的支持,同时还有很多与他相识的社会人士出资出力,加入到保护雪山环境的工作中来。

白马康主虽然是梅里雪山管理局一把手,但一样同村民徒步沿路捡垃圾,脚走破了,换双胶鞋继续走。

“有的人说我们烧垃圾污染环境,但这种条件下不烧还有什么办法?垃圾越来越多,又运不出去。我希望有更多人意识到垃圾带来的问题,减少垃圾的出现,而不是只知道说这不对那不对。”

阿青布家在查里通村,是当地有名的转山向导,十多年来致力于梅里雪山的垃圾清理。在他看来,捡垃圾本就是一种修行,他希望更多人能加入到捡垃圾的队伍。

“现在社会发展太快,生活必需品从过去的糌粑、酥油茶到了现在的各种塑料袋包装食品和瓶装水,不管是游客还是当地人,都在用。过去转山几乎不会留下什么垃圾,但现在垃圾污染成了影响梅里雪山极大的问题……”

十四年前,新加坡人高俊明来到梅里雪山南侧的小村——查里通,并在这里结识了转山向导阿青布。他说自己是一个在高度物欲化和太多压力的社会里迷失了方向且“心灵受困”的人,于是逃出了“文明”社会。阿青布当时感受不到高俊明说的那些,但这位新加坡人帮助村里清理沟渠内的污物保护水源、并在外转经的路途中捡垃圾的举动,直接影响到这位藏族青年。阿青布意识到,垃圾污染将成为自己的家乡——梅里雪山将来的一个大问题。

2003年,阿青布第一次在朝圣路上看到新加坡人高俊明在捡垃圾,这样的场景让他深受感动。梅里雪山的朝圣路上扔满垃圾的现实,本就是对大自然和圣山的冒犯。于是,他开始和高俊明一起行动——在转山路途中醒目的岩壁岩石上、枯死的树干上、宿营地的小卖部旁,用藏文和中文打出标语,提示人们不要乱扔垃圾,爱护环境、保护自然。他在每一次外转经前准备多一些编织袋,尽可能多地在路上收集垃圾,并在远离水源地的地方把垃圾以填埋等方式处理掉。

一年后,高俊明在帮助村民修理电路的过程中,意外从高处跌落摔成重伤,不得已回新加坡救治。从那时开始,每年除了向导的工作外,阿青布都会多次踏上外转经之路——他是为了捡垃圾而去朝圣,他以这样的朝圣方式在为抢救梅里雪山的自然生态而努力。当阿青布开始背着编织袋在外转经的路上捡垃圾时,也在梅里雪山管理局的白马局长的推动下,附近几个村子的村民也一起为这座雪山奉献自己的力量。每年的春秋两季,村民赶着骡马,浩浩荡荡的队伍跟着阿青布走在卡瓦格博外转经路上清理垃圾。

梅里雪山转山大环线全长260公里,途经云南德钦云岭乡、佛山乡、升平镇及西藏察隅县察瓦龙乡、左贡县碧土乡等区境,公路距离不足百公里。清理人员需使用骡马运送垃圾筐和粮食补给等。由于道路艰险,不具备将垃圾运出山的条件,只能采用就地焚烧的方式处理。就地焚烧会产生污染,但目前也只能被动采取这种方式。在特殊自然地理环境下处理旅游垃圾,寻找有效的解决途径已势在必行。

“去年我们有统计,从西藏、青海、四川、甘肃来转山的朝圣者在百万左右。垃圾是影响梅里雪山环境最大的问题。我们没有相关的资金,近两年寻找企业支持也没有结果。那么多大公司的产品包装袋和瓶子扔在路上,但他们却不愿意投入一些资金做环保清理。”

对于环保问题,梅里雪山国家公园管理局的白玛康主局长压力很大。虽然他意识到环保压力问题的严重性,但仅靠他私人关系带来的一些捐款,无法支撑梅里雪山周边的垃圾清理工作。

为保护自然环境,村民们一起做着自己的努力。哪怕力量不足,大家依旧坚信一点:“别光是说,尽力自己去做,一点点去改变。”(文/摄 白继开)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