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调节法官员额,促进人员优进劣退

员额制改革,被称为司法体制改革中最艰难的一步。

2014年7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人民法院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2014-2018)》,明确提出“建立法官员额制,对法官在编制限额内实行员额管理,确保法官主要集中在审判一线,高素质人才能够充实到审判一线。”推行员额制后,法院人员分为法官、审判辅助人员和司法行政人员,分别实行不同的管理制度,推动法官、检察官工作更加职业化、专业化。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干部处处长兼司改办副主任张晓立在提到试点员额制时表示,上海的法官员额将预留一定比例给新任法官,利用考核规定淘汰不称职的法官,通过员额动态的管理,实行人员优进劣退,让大家“既看到希望,又看到挑战”。这一措施在落实法院人员高效管理的同时,为许多刚进入法院的年轻人提供了更清晰的前景和便利的上升渠道。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院长黄祥青称,作为试点法院,该院以能否胜任一线办案岗位的工作职责作为入额的标准,员额制对推进人员分类改革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

推进法院人事改革,提高法官待遇

在促成向基层一线办案人员倾斜的激励机制的同时,法官、检察官工资改革也被提上了日程。去年9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法官、检察官单独职务序列改革试点方案》《法官、检察官工资制度改革试点方案》,法官检察官的工资改革,让工资不再与级别挂钩。

针对青年办案人员的职业发展问题,今年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全国司法体制改革推进会上强调,要完善职务序列改革政策,进一步拓宽基层一线办案人员职业发展空间。

在第一批司法改革试点的省市中,改革速度最快的上海已对外公布了改革后法官、检察官的工资水平。广东省针对区域发展不平衡实行“保高托低”政策,确保两院人员能享受地方政策标准的收入。其中,深圳率先实现法官待遇与法官等级挂钩,目前当地法官平均工资水平高于综合管理类公务员约19%。

改革法院内设机构,降低行政干预

司法改革中,人员分类改革与机构改革密不可分。孟建柱指出,司法改革若只选员额,不改机构,责任制会大打折扣。

今年,吉林省检察院系统在全国省级检察院率先进行了内设机构改革,把34个处室砍为9部1委,将法官、检察官单独职务序列和薪酬体系相配套,整合基层司法资源,提高办案效率。

吉林省的改革设置了过渡期,在保留原有机构、不减职数的同时,为新机构启用新公章,推动内设机构改革。

在司法改革中,最高人民法院巡回法庭被老百姓称为“设在家门口的最高法院”。2014年12月,习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上强调,最高人民法院设立巡回法庭,审理跨行政区域重大行政和民商事案件,有利于审判机关重心下移、就地解决纠纷、方便当事人诉讼。

2015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第一、第二巡回法庭先后在深圳和沈阳挂牌成立。以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为例,作为最高法的派出机构可以开展巡回审判,减少了广东、广西、海南3省区当事人来回奔波的诉讼成本。巡回法庭设置在地方,让审判机关重心下移,拉近了最高法院与人民的距离。

为了解决诉讼“主客场”问题,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办理跨地区案件”。到如今,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这座全国首家跨行政区划人民法院已运行一年,据上海三中院院长吴偕林介绍,截至目前,没有出现领导对案件审理要求特殊处理或“打招呼”的现象,为打造透明法院,避免行政干预提供了良好的典范。

除了这些改革,公益诉讼制度、建立涉案财物集中管理信息平台、推动建立国家层面的知识产权高级法院等,也是近年来司法体制改革涉及的重要内容。

司法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未来,改革的脚步还会深入司法领域更多环节,让百姓从每一个案件中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