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全面深化改革的进程中,重点和起牵引作用的是经济体制改革,而“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仍然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

习近平强调:“理论和实践都证明,市场配置资源是最有效率的形式。”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市场的“基础性作用”改为“决定性作用”,一词之改,鲜明地突出了经济体制改革的“市场”特征,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理论突破与创新。

要使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就必须将政府职能转变作为主战场,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

“该管的事一定要管好、管到位,该放的权一定要放足、放到位,坚决克服政府职能错位、越位、缺位现象”、“要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推进简政放权,深化权力清单、责任清单管理,同时要强化事中事后监管”。对于“约束”政府行为,习近平总是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强调。

这是建设中的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深圳前海蛇口片区一角(2016年4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毛思倩 摄

十八大以来,简政放权可谓是本轮深改的“当头炮”,《关于实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意见》等一批优化政府权力范围的文件在深改组会议中通过。本届政府承诺减少三分之一以上审批事项的目标提前两年多完成,非行政许可审批全部取消。政府权力的“减法”换来市场活力的“加法”,群众和企业办起事来因此手续更简单、沟通更顺畅。

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必然方向,但不是所有“宝”都押在市场身上。

“既要放也要接,‘自由落体’不行,该管的事没人管了不行。”习近平的形象比喻一语击中要害。关于政府与市场关系的讲话中,习近平几乎每次都强调,要讲辩证法、两点论,“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都要用好。

放权不是放任,“甩手掌柜”当不得。简政放权本质上是政府职能转变,突出其“服务”和宏观调控的属性。当前,经济增速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压力,更呼唤政府更大作为。

习近平指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二者是有机统一的,不是相互否定的,不能把二者割裂开来、对立起来,既不能用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取代甚至否定政府作用,也不能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取代甚至否定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简言之,就是两只手“各就其位”。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