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蓥山滮水岩,关闭小煤窑后废弃在山中锈迹斑斑的运煤小火车。 本报特约通讯员 邱海鹰 摄 视觉四川资料图片

攀钢集团攀枝花钒钛有限公司炼铁厂新3号高炉前,工人们顶着70℃高温进行生产。 本报记者 何海洋 摄(资料图片)

补齐短板、简政放权、创新抓手、清除“拦路虎”……

我省召开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各市州根据目标任务倒排工作进度,个别把产能退出集中安排在11月甚至12月的市州要重新调整任务,尽量往前排。

这是继今年3月省政府印发《促进经济稳定增长和提质增效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措施》;6月省委、省政府联合印发《四川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总体方案》;7月省委办公厅和省政府办公厅联合印发《四川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实施方案》等5个实施方案以来,我省对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出的再次部署。

今年以来,省委、省政府几乎每个月都会召开会议或出台政策,对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出部署安排,改革提速的同时,亦走向纵深,且效果初显。

对标小康

弥补“五块短板”

如今在简阳市,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工地或许是最繁忙的地方——卡车往复穿梭,挖掘机挥舞巨臂。围绕新机场,配套建设同样紧锣密鼓:8月,天府国际机场高速公路正式开工,建成后从成都市中心半小时可达新机场……一个全新的国家级国际航空枢纽正拔地而起。成都也将由此成为拥有两座国际机场的城市。

这是我省改善交通基础设施的一个缩影。其背后,更是做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法”的关键——补齐发展短板,提高经济增长质量与效益。《四川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总体方案》明确,要补好脱贫攻坚、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生态环境、农产品质量安全等“五块短板”。

以改革为手段,对标小康补短板。

针对脱贫攻坚,近日,省上出台意见,在70个贫困县开展统筹整合使用财政涉农资金试点,为集中资源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保障;针对农产品质量安全,我省将从产地环境、投入品、生产标准化等方面实施全方位监管;针对生态环境,省委出台《关于推进绿色发展建设美丽四川的决定》,首次提出建设成都平原、川南、川东北、攀西四大森林城市群;针对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我省提出2017年全省铁路运营里程达到4800公里,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到6700公里……五方面同时“做加法”,为我省补足短板、扩大有效供给提供了坚实基础。

简政放权

优惠政策密集出台

翻开《四川省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2016年工作要点》,“减”字贯穿通篇:对依法行政要求,今年省政府立法计划中地方性法规和省政府规章的修改废止项目占比力争达到50%以上;对“非行政许可审批”,我省将不再保留这一审批类别……目前四川省本级保留的行政许可事项从过去逾800项减少到约280项。

降低企业成本、减轻实体企业负担,则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所需的另一种“减法”运算。

全省直购电用户平均降价幅度约0.1元/千瓦时,部分重点工业企业电价降幅达0.2元/千瓦时;调整达万、广巴等9条线路货物直通运价;扩大直购电试点参与范围……政府密集出台的优惠政策,让四川金象赛瑞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秘肖俊辉觉得“幸福来得突然”。“每年企业节省电力成本超过1000万元。”

通过加快市场化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我省推出一系列政策措施,进一步降低制度性交易、税费、要素、融资、人力、物流六个方面成本,减轻企业负担超过400亿元。推出直供电、天然气转供改直供等组合政策,降低非居民用天然气价格,今年有望减负240亿元以上。

三大新抓手

做好经济增长“乘法”

9月3日,总投资10亿元的成都新蜀肿瘤医院正式落户成都高新区,两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将共同出任其首席科学家。该企业在填补西部地区肿瘤精准医疗技术空白的同时,也得到市场和资本的青睐。像这样具有跳跃式发展潜力的“瞪羚企业”,正在四川蓬勃涌现。

这得益于我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乘法”算式——以创新发展理念,挖掘经济发展新动力,创造新产业,实现经济发展“几何式增长”。

我省创新提出“一提一创一培(提质量、创品牌、培育新动能新动力)”新“三大抓手”,强调通过提高经济质量效益,开展“制造+服务”试点示范、推进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变,推动“中国制造2025四川行动计划”,提高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

相应支持政策渐次铺开。

为支持企业技术改造,今年我省将安排资金10亿元支持技术改造和创新;放宽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条件和支持领域,依法享受税收优惠政策等。

为做强企业品牌,对首次获得中国质量奖、提名奖的,分别奖励企业200万元、100万元;对开展质量对标提升行动产品达到国际先进标准经确认的,奖励企业50万元等。

为促进军民融合,我省拟新增100户具备条件的民口单位进入军品科研、生产和维修领域。允许军用技术成果在符合相关要求的前提下,按照市场规则流动和交易。

三大法则

清除经济发展“拦路虎”

过剩产能对经济有何拖累?中国邮储银行四川省分行行长洪晓成有最直观的感受。

中国邮储银行四川省分行,约70%不良资产来自相关企业。在洪晓成看来,“僵尸企业”和落后产能一方面吞噬了太多流动性,挤占市场信用,另一方面拖累了整个产业。

我省明确要做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除法”,即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清除经济发展路上的“拦路虎”。应对这三大难题,我省总结出运用“除法”运算的三大法则。

在去产能上,明确“分类指导”,对钢铁、煤炭、电解铝等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加快整合重组,对传统优势行业加大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工艺创新力度,对资不抵债、扭亏无望的企业逐一制定处置方案。

在去库存上,实行“长短结合”。短期来看,我省将采取住房公积金向城镇稳定就业的新市民覆盖等政策措施,力争2017年商品住房库存规模比2015年减少10%。长期来看,我省将推进以满足新市民住房需求为主的住房体制改革,进一步释放农业转移人口购房需求。

在去杠杆上,我省坚持“积极稳妥”。“积极”体现在加大企业兼并重组金融支持力度,降低企业债务负担和杠杆水平,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稳妥”体现在及时依法有效处置涉众性民间借贷、非法集资,防范和化解各类金融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