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动中央企业结构调整与重组的指导意见》,标志着国资国企改革政策制定工作“再下一城”。自去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公布以来,国资国企改革“1+N”政策体系中已经出台的专项改革意见达到14个,另有7个专项改革意见正在履行程序,相关配套文件即将全部制定完成。

“这标志着国资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蓝图’已基本绘制完成,接下来就要开始大规模‘施工’了。”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认为,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这段时间,是夯基垒台、立柱架梁的阶段,今年下半年起将全面进入政策落实阶段,新一轮国企改革攻坚“大幕”已经拉开。

“路线图”“施工图”逐步明晰

“在国企改革领域,混合所有制经济、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资监管等新提法,让我们很兴奋,但一段时间以来由于缺乏政策文件支撑,感觉相关工作无从着手。”一位省国资委负责人告诉记者,随着近期“1+N”文件体系逐个公布,找准了工作的方向、路径和行为边界。

李锦等专家表示,去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公布后,《关于国有企业功能界定与分类的指导意见》《企业国有资产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国有科技型企业股权和分红激励暂行办法》《关于国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开展员工持股试点的意见》等多个专项改革意见或方案陆续出台,改革的“路线图”和“施工图”逐渐清晰。

以“1+N”政策体系为遵循,各地结合自身实际陆续出台相关文件务实推进改革,目前各地共制定出台国企国资改革文件约400件。

重庆市国资委副主任林军介绍,目前重庆已制定了《中共重庆市委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深化国资国企改革的意见》《重庆市深化市管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实施意见》等4个专项意见,以及《市属国有重点企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方案(2016-2017)》等53个具体实施方案。

山东省政府制定出台了19个与国有企业改革相关的文件,将改革任务细化分解为20类70项逐个“击破”,还设立了首期200亿元规模的山东国惠改革发展基金,助推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

广东率先在全国推出12项改革创新举措,包括制定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履职待遇和业务支出管理办法,推行国有产权首席代表报告制度等。

国企改革将进一步提速

8月3日,中国港中旅集团和中国国旅集团重组成立的中国旅游集团公司正式挂牌,成为我国最大的旅游集团。在此之前不久,中纺集团整体并入中粮集团,中粮集团作为首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将致力于打造我国农粮食品领域的国有资本投资平台、资源整合平台和海外投资平台。

截至目前,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管理的央企已由2003年的196家减少至105家。国务院国资委副秘书长彭华岗透露,目前还有几组央企重组正在酝酿推进中,年内央企数量有望整合到100家以内。

除了大力推进央企重组,其他各项改革试点也在不断深化和拓展。

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作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和建立规范董事会试点企业,对下属14个子公司进行了分类授权改革,其中作为充分授权的国投电力、国投高新,两家子公司董事会承接了总部下放的70多项授权,包括选人用人、自主经营权、薪酬分配权等。

“过去我们很多投资项目的审批决策权在总部,有时一个流程就得走一个月;现在我们的权力和责任都更重了,依赖心理也弱了,决策速度大幅提升,多年没有进展的海外业务也取得了突破。”国投电力控股公司总经理黄昭沪说。

成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企业后,诚通集团更加突出“管资本”职能,通过股权运作、价值管理、有序进退,促进国有资本合理流动、保值增值;将管理层级压缩至3级以内、法人层级减少至5级以内,法人单位减少30%。

在地方国企层面,改革同样风起云涌。“截至今年上半年,各地共启动国资国企改革试点147项,已有50项取得阶段性成果。”彭华岗说。

国资大省山东施行了省属企业高管去行政化改革,员工薪酬也不再由省国资委管理;设置多达11个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平台,并进一步明确了省国资委和平台的界限;将18户省管企业30%国有资本划转充实省社保基金,打破了省属国企股权单一的状况。

7月29日,基于上海国企指数开发的上海国企ETF基金结束募集,首募金额达到152.2亿元,成为上海借助资本市场实行国资改革的又一创举,将有助于实现国有资本流转、提高股权流动性、推动国企改革……

“随着改革由‘设计’转入‘施工’阶段,下一步无论是央企还是地方国企,各项改革都有望进一步提速。”李锦说。

发力供给侧,去产能降成本成重点

7月下旬,由中国国新、诚通集团、中煤集团和神华集团出资组建的中央企业煤炭资产管理平台公司——国源煤炭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进入公众视野。据悉,目前共有18家央企涉足煤炭业务,在煤炭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多数煤炭企业面临亏损的背景下,国源将担当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处置煤炭不良资产、帮助困难煤炭企业脱困的角色。

在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任务的过程中,大量资产沉淀在重化工行业的国有企业势必扮演重要角色。比如,涉足煤炭行业的18家央企的资产总额超过15万亿元,拥有210个在产煤矿,产能超过8亿吨,占全国煤炭行业总产能的15%。

国源的服务对象被确定为涉煤央企,也是对国资委今年6月底召开的中央企业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工作会议的呼应。

久拖不决的历史遗留问题是拖累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沉疴,也是国有企业发力供给侧改革的另一个重点。为此,今年7月国务院国资委和财政部专门部署了国有企业“三供一业”(供水、供电、供暖和物业)分离移交工作,要求到2018年底基本完成,2019年起国有企业不再以任何方式为职工家属区承担“三供一业”费用。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各级国资委监管企业的办社会职能机构还有1.66万个,其中“三供一业”管理机构约4900个,因办社会职能每年需要承担的费用超过1400亿元。目前江西507户国有企业所办832个社区的“三供一业”等办社会职能基本移交属地管理;哈电集团办社会职能分离后,每年可为企业节约费用近1亿元。(半月谈记者何宗渝 冯梦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