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好文明家庭谷豫东:弘扬革命传统 传续良好家风

发布时间: 2016-05-16 14:03:45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吴静  |  责任编辑: 吴谨言

全国五好文明家庭谷豫东家庭代表——谷豫东

全国五好文明家庭谷豫东家庭代表——谷豫东发言。

5月15日是“国际家庭日”,2016全国最美家庭揭晓暨全国五好文明家庭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获评“全国五好文明家庭”称号家庭代表谷豫东在大会上发言。

谷豫东发言:

大家好!我叫谷豫东,是福建省漳州市园林服务中心主任。能够被评为全国五好文明家庭,我感到十分自豪和喜悦。下面,我跟大家讲讲我的家庭故事,这要从我的父亲讲起。

我的父亲叫谷文昌,1915年出生在河南省林县的一户贫农家庭,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随部队南下至福建,曾担任东山县县长、县委书记、福建省林业厅副厅长、龙溪行政公署副专员等职。由于家庭贫困,小时候父亲放过牛、做过长工,当过打石匠,印象里父亲的手掌结实而粗糙,这是他苦难生活留下的痕迹。也正是因为这段经历,父亲始终对党和人民怀着深厚的感情。“不把人民拯救出苦难,共产党来干什么!”记得他在世时常对我们说,一个人活着要有伟大的理想,要为人民做好事,为人民奋斗一辈子。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今日的东山岛天蓝水碧、沙白林绿,是“国家级生态县”“中国优秀旅游县”。人们可能难以想象,几十年前它还是座“沙滩无草光溜溜,风沙无情田屋休”的荒凉孤岛,3.5 万多亩荒沙滩覆盖全县,一年中大约一半时间刮着六级以上大风,狂风起时,飞沙侵袭村庄,走石吞噬田园,无数的村庄被风沙淹没,农民缺吃缺穿,不少人只得端着破碗讨饭。面对生活贫困的群众,父亲下定决心要战胜风沙,“不治服风沙,就让风沙把我埋掉!”这是一名普通共产党员许下的誓言。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终于,他带领东山人民苦战十几载,在141公里的海岸线上遍植木麻黄,筑起一道迤逦蜿蜒的“绿色长城”,硬是治服了“神仙都难治”的风沙。父亲深爱着东山岛和朴实的东山人民,我至今还记得父亲去世前,断断续续地诉说他最后的心愿:“请转告林业局的技术员,要加紧对木麻黄树种进行更新换代。我死后,请把我的骨灰撒在东山,我要和东山的人民、东山的大树永远在一起!”

父亲为人民艰苦奋斗了一辈子,也艰苦朴素了一辈子。一件从渔民手中买来的旧大衣,父亲一穿就是20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调离东山时,父亲的全部家当只有两只皮箱,两只木箱,两罐萝卜干和几麻袋杂物。父亲从未利用职务之便为我们5个兄弟姐妹在工作、生活上搞过任何“特殊照顾”,甚至政策允许的事,他也不“争取”,还带头把尚未成家的孩子全部送到乡下接受锻炼。我爱人从师范学校毕业后,想请父亲出面安排一所好学校,他说,只要努力工作,在哪里都能干出好成绩。二姐结婚时,想让他批点木材做家具,他说:“我管林业,如果我做一张木桌子,下面就会做几十张、几百张,我犯小错误,下面就会犯大错误。当领导的要先把自己的手洗净,把自己的腰杆挺直!”这就是我的父亲,他严于律己、不谋私利。他不是不关心自己的亲人,而是在他心中还有比亲情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党性原则。在亲情与原则的天平上,父亲总是选择后者。

翻看父亲的工作手记,我发现每个本子上的第一页都有这样一句话:“不带私心搞革命,一心一意为人民”,这是我的父亲——一名老共产党员一生的信仰!深深地影响着我和我的家人。我的母亲史英萍也是一名南下干部,解放初即任东山县民政科科长及多年的妇联主任,1952年转薪时定为行政18级,在此后30多年的工作中,她的职务、工资级别再没有提升过,其实机会很多,只是她都让给了别人,因为父亲说“党把咱们培养成国家干部,应该满足了,不要计较职务与工资,咱们的生活水平比起群众和一般干部都好。”父亲去世后,母亲一周内拆除了家中的电话,连同父亲的自行车一并上交党组织,“这是老谷交待的,活着因公使用,死后还给国家。”父亲去世后,母亲依然过着清贫的生活,省吃俭用。1996年2月,母亲在报纸上看到一篇题为《清苦不减求学志——福建师大几位特困生纪实》的通讯报道后,心里很不平静。文章记述6位特困生每餐仅靠4角钱的饭、一小碟青菜支撑他们正在生长发育的身体,还要打零工、做家教维持学业,这引起母亲的极大同情,她立即把自己省吃俭用攒下的1000元钱寄给了写这篇报道的记者,请他转给师大的6位特困学生。从此,她每月寄300元补贴这些学生的伙食费。为了每月从有限的800多元离休金中拿出钱来资助特困学生,母亲停掉了每天订的牛奶,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多年来,母亲一共资助了多少贫困生?究竟捐助了多少钱?她没说,做子女的也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母亲一生俭朴,死后没有存款。这件事,母亲一个人默默地做着,直到多年后才被我们发现。母亲曾经告诉我们,每当看到这些学生的来信,了解到他们的进步,看到他们的成长,就感到很高兴,很满足,她说这比吃鱼吃肉还好,这也是一种享受。

我的父亲、母亲,做了一名共产党员应当做的事情,而这些年,党和国家却给了我们家庭太多太多的荣誉。2009年,父亲被评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他的故事多次被翻拍成电影、电视剧。我的母亲自2004年以来,先后被评为“漳州市优秀共产党员”“感动漳州十大人物”“漳州市道德模范”“福建省感动教育十大杰出人物”“福建省十大公益老人”。

作为一名普通人,我时刻将父亲的教诲铭记于心,清白做人,干净做事,守好本分,勤恳工作。我的妻子退休后仍热心公益事业,长期投身关爱下一代和青少年教育工作。我的女儿大学毕业后深扎农村,在基层一干就是10多年。因为我们记得,母亲常说,“你爸爸是党的好干部,你们不能辱没他的名字,不能做对不起人民的事。”母亲在世的时候,东山县每逢过年都会来探望她老人家。2014年,97岁的母亲去世了。去年春节前,东山县委按照惯例要来家里慰问,我们婉言谢绝了。母亲已经去世,作为子女不应该再享受县里慰问的待遇。我想,这样做才能符合父母的意愿。

踏实做人、干净做事,不追逐名利,不享受特权,这就是我的父母用一言一行留给我们家庭的最珍贵财富。作为园林人,我承续父亲的事业。我们的家庭将永续父母精神,使之代代相传。

谢谢大家!

 
分享到:
20K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