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2015全国两会

全国人大代表高淑珍:希望残疾人不再受歧视

文章来源: 国际在线 发布时间: 2015-03-13 作者: 付承堃 责任编辑: 苏向东
+|-

  全国人大代表高淑珍。摄影:付承堃

【人物名片】

高淑珍,全国人大代表,河北唐山人,因收教残疾儿童、创办“爱心小院”而被评为“2012感动中国年度人物。”

两会期间,国际在线记者于大会堂和远望楼先后两次对高淑珍进行了专访。12日,审议“两高”报告。开始前的二十多分钟,记者和高淑珍在大会堂二楼的一个角落进行了简短交流。

她穿着一件暗红色的绣花棉袄,显得干净利落。头发还很黑亮,只是脸上印刻了太多的沧桑。她半倚着墙,一只手拎着蓝色的塑料文件袋。满口浓郁的唐山话,很容易让人想到赵丽蓉。

2013年,高淑珍第一次参加全国两会。刘云山在高淑珍发言后说,“你的事迹感动了中国,也感动了我,我们都尊敬你、感谢你!” 高淑珍总是说自己没有文化,不会表达。但她有太多的故事,酸甜苦辣。她自己也说,“我知道做什么工作都不会一帆风顺,但我的曲折实在忒明显了。”

高淑珍的故事,要先从她的孩子说起。

“爱心小院”缘于对儿子的一句承诺

她有两个孩子,大的闺女,小的儿子。儿子5岁时害了类风湿,自此双腿残疾不能走路。这让高淑珍原本幸福的家庭变得不幸。

因为治病,儿子过了上学的年龄,但因为生活不能自理,竟没有一所学校愿意接收。她也尝试过送儿子上聋哑学校、智障学校,“都不中”。

“妈妈,你看我腿不好,要是不学点东西,更不中了。”儿子向妈妈哀求。

孩子对知识的渴求让高淑珍心里五味杂陈,她只好哄孩子:“以后妈在咱家给你办个学校。” 虽然是无心之语,但她却有意地在附近村子寻找残疾的孩子。1998年,高淑珍家里办起了“炕头课堂”。孩子越来越多,来回接送成了问题,高淑珍索性让孩子们都住在她家里,“爱心小院”就这样叫开了。

最对不起的是女儿

高淑珍始终觉得亏欠女儿太多。

给儿子看病搞得家徒四壁,连给女儿买铅笔的钱都没有。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女儿安慰母亲说,妈妈,等放学没人了,我捡地上的铅笔头,插上高粱杆儿就能用。

女儿上到初中,看到别的同学都买零食吃,自己就没事儿跑到厕所蹲着装解手,看不见就不馋了。可是迫于无奈,高淑珍早早地把女儿从课堂上拽了下来,让她教这些残疾的孩子读书写字。女儿慢慢长大,高淑珍又对她找对象“约法三章”:1、得到咱家来过,你走了孩子们怎么办;2、不能嫌弃这帮残疾孩子;3、得有爱心。女儿一听就哭了。高淑珍对女儿更“狠”的一次是,女儿剖腹产时,为了省钱,没给用止痛泵,还提前拆线出院。

家人不解村民冷眼相对

高淑珍的“疯狂”让家人与亲属十分不解,在他们看来,高淑珍这是自讨苦吃。高淑珍说,她这么做也是为了小儿子。她认为,孩子们在一起可以较劲儿学习、练走路。她说,虽然孩子残疾,但也要有自己的未来。除了家人反对,她更要遭受村里人的冷眼。她说,残疾人受歧视,尤其是在农村。开始办小院的时候,有的村民说,你一分钱不收,养那么多孩子,图个啥。

每每向记者诉说这些,高淑珍都会潸然泪下,几度哽咽。不过好在,老伴儿最终挺了她一把,姐妹们也开始支持她,让她欣慰不少。高淑珍说,现在村里妇女们会主动帮她给孩子们做被褥、洗衣服。她说,村里对她态度转变太大了。

当“妈”的给孩子们盘算未来

小院里的孩子,无一例外都残疾。“这些孩子就是腿脚啥的不好,智商都好。”高淑珍说她只收留残疾儿童,智力有问题的她不收。她认为,只要不傻,都能学会一技之长,将来自力更生。渐渐地,孩子们与高淑珍之间产生了难以割舍的“亲情”,孩子们都管她叫“妈”。

今年妇女节的那天,一个电话拨通了高淑珍的手机,电话那头一个“女儿”向她送上节日祝福。高淑珍说,她最关心的是这帮孩子们的康复和学习问题。

对于孩子们的未来,高淑珍盘算过,她想让孩子们学些手工技能,比如裁剪、缝纫。她说,孩子们必须学会自己挣钱养活自己才行,不能总靠别人。

拼命挣钱养这帮孩子

十多年间,高淑珍靠着承包的20亩水田,基本满足了几十口人的吃饭问题。为了多挣钱,高淑珍还骑自行车贩卖些洗衣粉、肥皂、袜子。她挨家挨户敲门问,还怕被狗咬,遇到有钱的人家不买你便宜货,就往外轰人。东西不好卖,还遭人数落,高淑珍有次坐在柴火垛旁就大哭起来。

“我的精力都放在做买卖上了,别的啥都不考虑,下雨刮风也出去,心想非得挣钱才能改变一切,要不拿啥供这帮孩子”高淑珍说。

她的儿子现在二十多岁了,上网查哪有医院能治好自己的病。儿子对高淑珍讲,没有医院能治他的病,自己可能活不长了。儿子对生命的绝望让高淑珍悲痛不已,她开导儿子说,好多得了癌症的,只要心态好,不也活得好好的嘛。高淑珍想起这些,不禁感叹:自己活着就像在半山飘悠飘悠的,总是不沉底。

做代表这三年知道中央咋回事儿了

高淑珍是个地道的农村妇女,没上过学,不识字。

连续三年参加了全国两会,她说像她这岁数的女代表都会写字。第一年两会,有记者向她要签名,她写不出来。回去后就跟孩子们学b、p、m、f。在她的房间桌子上,有几张便签纸,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几个人的电话:二姑父xxxxx,刘双xxxxx。

这几年,高淑珍承认自己发生了太大的变化。“原先知道有中央,就不知道中央咋回事儿,就知道干活儿做饭吃,别的不想。现在听领导们讲话、传达文件精神政策,觉得自己比过去明白太多事儿了,脑袋开窍了。还知道这个法那个法,这政策那政策的”高淑珍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自豪。

提建议希望残疾人不再受歧视

当被问及带来什么建议时,高淑珍说她心里装着,但表达不出来,“我最想说的还是残疾人事业,我总惦着这个弱势群体。”

尽管不能把建议清晰地表述出来,但经过记者的确认,她所希望的是:有专门的学校接收残疾儿童,有更好的医疗条件帮助孩子们康复,还有能够有效解决残疾人就业的窗口,社会不再歧视残疾人群体。

相信党、靠政府

“现在日子好过了,各级领导们来视察给撂下慰问金和吃的东西,社会上也有好心人过来。”高淑珍说,“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高淑珍的先进事迹被报道后,上至中央,下至村委会,都开始重视了起来。

以前的高淑珍,就想只靠自己的力量,能做多少是多少,不向国家伸手,不跟政府要钱。而现在,高淑珍想法有了很大转变,她说,有政府在心里就有了靠山,知道有事儿找政府,觉得有政府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采访最后,记者让高淑珍代表给签个字,她用铅笔在便签纸上写下了“中国梦”三个字。(记者付承堃)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