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2015全国两会

司法改革重启法官职业化探索 实行法官精英化

文章来源: 北京青年报 发布时间: 2015-03-13 作者: 桂田田 责任编辑: 钮东昊
+|-

  改革前后情况对比

12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报告时指出,随着人民法院办案数量持续快速增加,法院案多人少矛盾、人才流失问题突出。“健全法官逐级遴选、公选制度,加强法官职业保障。”

早在今年1月20日举行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也曾强调,完善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健全司法人员职业保障等改革任务居于“基础性地位”。

作为我国首批司法改革的试点地区,广东省深圳市的法官职业化改革之路已在半年之前启动,并在试图破解法官职业“去行政化”的难题上不断尝新。

“对于我们而言,这是一场自上而下的改革和一场自下而上的改革的相遇。”曾参与起草《深圳市法院工作人员分类管理和法官职业化改革方案》的张明军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而他所在的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也见证了这场改革的全过程。

难题

优秀法官工作十年仍是科员 待遇普遍低于其他公务员

2012年初,刚刚任职盐田区法院院长的卢成燕便遭遇了一道难题。

“法院里一位正科级领导干部竞争上岗报考了区里一个科级职位,想离开法院。同样都是科级职位,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选择?”

被这个情况困扰的不仅仅只有盐田法院一家。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03年到2013年期间,市区两级法院共计234人辞职、调离,“人才出走”成为法院系统普遍关注的话题。

卢成燕曾试着给出自己的答案——法官待遇与行政级别挂钩,囿于职数限制,法官普遍存在晋升难、晋升慢的问题。

“比如我们法院共有95个正式编制,处级干部职数12个(其中6个为院领导),处级干部和其他干部的比例大约是1比8。干警提拔副科级的工作年限一般在8年以上,有的很优秀的法官进院工作十年仍是科员,法官的待遇实际上普遍低于其他公务员。”

对于一线法官而言,这种感受更为直接。

“只有行政级别提高了,相应的待遇才会提升。”现任盐田法院民一庭庭长的孙小玲,进入法院工作已有15个年头,经历过两次竞聘上岗的她抓住了为数不多的机会。“只有一个职位空出来,才有竞争的机会。没有人员流动的时候,想‘上去’也没有空间。”

除了晋升空间有限,卢成燕还发现,全院30多个科级职位里,有近20人的职务和岗位不符。“比如一位办公室副主任,其本人实际上可能是从事审判工作的法官,在缺少编制和职数的情况下,为了给法官解决待遇问题,院党组不得不采取这种‘错位任命’的方式。”

这也让卢成燕找到了最“现实”的出发点:“问题倒逼改革,到了不改不行的时候了。”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