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2015全国两会

贵州交通天亮了 天亮还需有阳光

文章来源: 多彩贵州网 发布时间: 2015-03-12 作者: 熊莺 责任编辑: 王名扬
+|-

交通是制约贵州发展的一个瓶颈问题,交通建设是为了解决今天现实的民生问题。

这些年来,贵州铁路、高速公路、水运建设几大会战。“十二五”以来,累计完成交通固定资产投资4400多亿。铁路方面,2014年年底开通了贵阳到广州的高铁,贵州正式进入“高铁”时代。2015年将贯通沪昆客专贵阳至长沙段,通到长沙、南昌、杭州、上海。2016年能通到昆明,后面几年分别要通成都、重庆,现在贵州还在谋划贵阳到南宁的客运专线。

如此这般,高铁大的通道就能建起来了。

贵州拔穷根交通破瓶颈。贵州交通建设仍有许多问题和困难需要规划、支持。2015年全国两会上,委员们围绕交通建设,建言献策。

王富玉:将贵州纳入“一带一路”规划范围

  王富玉(左二)答记者问 王吟 摄

贵州是西部也是全国脱贫致富、同步小康任务最艰巨、难度最大的一个省份,尽管近年来大力推进扶贫开发攻坚,但贫困人口多、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的现状仍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改变,迫切需要国家在战略规划和政策方面进一步给予大力关心、帮助和支持。

王富玉委员认为,将贵州纳入“一带一路”规划范围,对于深入推进新一轮西部大开发,带动贵州乃至整个西部地区脱贫致富、实现同步小康;进一步完善“一带一路”战略国内线路规划布局,实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相互衔接协调发展;发挥比较优势,进一步扩大对外交流合作都是非常有力的。

“将贵阳打造成“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城市,推进贵阳对外立体交通、生态环境等基础设施建设,使贵阳成为推动国土空间均衡开发、引领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王富玉委员说,此外,支持贵州完善对外交流平台,发挥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中国(贵州)国际酒类博览会等平台建设性作用,赋予“一带一路”研讨、宣介功能,形成主题鲜明、特色突出的平台体系。

第三就是开发贵阳至新加坡、贵阳至金边、贵阳至内比都、贵阳至万象直飞航班,研究贵阳经南宁至凭祥快速铁路延伸至东南亚地区,建设沟通东南亚地区的运输通道和重要物流枢纽,打造贵阳内陆型经济开放高地,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战略支撑。

黄康生:全面加快综合交通运输通道建设

  黄康生(右一)接受本网记者采访 郑官怡 摄

贵州作为我国西北、西南各省南下出海的主要通道和云南、东盟自由贸易区东进、北上的主要陆路枢纽,是中央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战略通道。全面加快综合交通运输通道建设,强化与周边省(市、区)的互联互通,构建“通江达海出边”快速通道,对贵州加快深度融入长江经济带、珠江—西江经济带,构建西南重要交通枢纽,连通“一路一带”具有重要意义。

黄康生建议将贵阳—襄阳客专、贵阳—河口快速铁路、永州—兴义铁路、涪陵—柳州铁路等铁路项目纳入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15—2030年)并列入“十三五”规划实施,进一步改善贵州交通条件。

对每一条线路,黄康生委员都有具体的规划。

“目前,鄂西北、湘西、黔东北等武陵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还没有直接便捷的高速铁路连接。”黄康生说,规划建设这几条线路,不仅可以形成一条黄金旅游大通道,同时还将构建一条新的最便捷连接东南亚地区的海上丝绸之路,促进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加快发展,加速滇黔桂石漠化片区扶贫开发步伐,完善国家铁路网、填补区域路网空白、推动扶贫攻坚、充分发挥长江经济带辐射带动作用、促进区域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左定超:航道建设资金筹措应统筹安排

由于单纯强调水电开发,对支流的航运开发重视不够,电站通航设施建设滞后已成为制约长江支流航运能力发展的主要障碍。左定超委员举例说,比如乌江构皮滩电站在设计建设方案中没有通航设施部分,电站开始发电后其通航设施久不开工,后又重新设计建设通航设施,致使成本翻倍。再比如龙滩水电站完全满足1000吨级船舶通航能力,但通航设施只按500吨级船舶标准建设,年双向通过能力仅300万吨,使南北盘江—红水河形不成水运大通道。

左定超建议尽快修改《长江流域综合规划》等相关规划,提高信江、赣江、汉江、沅水、湘江、乌江、岷江等长江主要支流的航道规划技术等级,只要相关水利水文条件许可,应将长江各主要支流按三级及以上航道标准规划,充分发挥主要支流的水运能力,并从国家层面对航道建设资金筹措作出统筹安排。“实施长江主要支流各电站通航设施能力提升专项计划。比照收费公路建设模式,建立收费水运航道建设模式,吸引各方面资金参与水运航道建设,实现水运航道建设投资主体多元化。”左定超说。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