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首页世相首页

奇迹的夏天:景颇山寨孩子的京城游学之旅1/ 28)

发布时间: 2015-09-10 13:47:11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章玉  |  责任编辑: 吴闻达
支持← →键翻页

奇迹的夏天:景颇山寨孩子的京城游学之旅

通过网上众筹,公益组织榕树根筹到了孩子们在北京12天游学的费用,孩子们能够参观到北京的各大著名景点和博物馆,和清华国际学校、自闭症小伙伴互动,并观看话剧、舞蹈等。孩子们的画作,也在义卖中受到关注。

在宋庆龄纪念馆,展演的最后孩子们带领北京的白领阿姨一起跳起了景颇族最传统的目瑙纵歌,他们不仅学习了新的现代文化和知识,也可以开始传播自己的民族文化。

在中国56个民族中,景颇族的吸毒人口比例是最高的。而云南的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正是整个中国的吸毒重灾区。

地处中缅边境,是景颇族的不幸。缅甸,这个世界主要毒品产地之一,拥有着众多用贩毒养军火的犯罪集团。在他们将毒品带入中国境内的罪恶旅途中,德宏是必经之地。

外界的富足和自身的贫穷,让骄傲、敏感的景颇族人感受到了极大的心理落差。年轻人们幻想着偶像剧中的城市生活,盲目跑去城里打工,却在现实中遭遇挫折,终于在某个醉酒的夜晚,接过同伴递来的毒品。

毒品的侵袭也使得当地出现了较大规模的破碎家庭。

景颇山上的孩子们生活在自然多样、文化丰富的美丽山林,有着良好的语言和艺术天赋,同时却又在错综交织的各类社会问题中挣扎,优势无处发挥。

公益组织“榕树根儿童活动中心”的出现,正一步步改变着当地儿童原本灰蒙蒙的未来。

李旸,1982年生人,毕业于外交学院国际法系,原本在一家跨国IT公司任公司律师,却为追寻内心所想,投身国际环保组织,成为一名专业的公益传播主管。2009年,李旸的梦想又翻开了新篇章。这年春节,她第一次随乐安东来到滇缅边境上的景颇山寨,便被那里的自然生态和景颇人脸上由内心投射的美丽笑容所深深吸引;第一次参加目瑙纵歌(景颇人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跳几天几夜的万人舞),便为那来自远古的神奇的音乐律动和民族文化强大的感召力所震撼。

而乐安东(Anton Lustig),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个“不小心出生在荷兰的景颇人”。在景颇寨子里,这个金发碧眼的男人讲一口流利的载瓦语(景颇族载瓦支系语言)。他是荷兰莱顿大学汉藏语系博士,自1991年首次到滇缅边境地区做研究,就开始了今生与景颇族的不解之缘。20多年来,他行走在云南德宏的景颇山寨间,以十年磨一剑的严谨,在那里长期生活并深入开展语言文化研究,是第一个全面、系统、详细记录和描述景颇族载瓦语的学者,著有1700页的《载瓦语语法及词汇》。

研究早已完成,可挥洒过20年青春的地方,有太多他割舍不下的东西。原本,他俩只想在景颇山林间,辟出田地一小片,盖座竹楼,画画,写作,教书。后来,两人租下西山乡半山坡上的一块甘蔗地,构建理想家园——榕树根儿童活动中心。18个月里,他们经历过不休不眠的雨季赶工期。2013年5月26日,在合作伙伴、资助方、志愿者、朋友们的帮助以及当地26位能工巧匠的辛勤劳动下,梦想终于变为了现实。

榕树根公益项目在志愿者的参与下,以精心设计的传统故事木偶戏、摄影、绘画、自然创作等丰富的活动课形式,将民族文化融入语言和艺术教育,帮助孩子们了解自己的民族,认知自我,开阔眼界,提升学习兴趣并树立自信,鼓励他们用艺术去表达,勇敢追求梦想,用积极的心态构筑起对毒品的自然抵御。

这里的定位不是普通的农村支教,目的不是帮助孩子们考试和升学,而是专注与“自信与自我认同”教育。他们将景颇族传统文化内容贯穿于语言和艺术教育活动中,帮孩子在浸润着本民族和乡土文化的创作中,发现自己的兴趣,看到自己的特点和优势,形成自己独立的想法和判断,更加清晰的了解“我是谁,我想要什么”。

从九十年代初扎根山寨研究载瓦语,到如今从事儿童教育,荷兰人乐安东见证了景颇人点点滴滴的变化。“桥,有两方面的作用,一方面是好的,互相交流的机会多了,另一方面,不好的东西,也渗入进来了,现在景颇族的文化正在消失,父母们常说起的故事,小孩子们已经听不懂了。”

通过网上众筹,公益组织榕树根筹到了孩子们在北京12天游学的费用,孩子们能够参观到北京的各大著名景点和博物馆,和清华国际学校、自闭症小伙伴互动,并观看话剧、舞蹈等。孩子们的画作,也在义卖中受到关注。

在宋庆龄纪念馆,展演的最后孩子们带领北京的白领阿姨一起跳起了景颇族最传统的目瑙纵歌,他们不仅学习了新的现代文化和知识,也可以开始传播自己的民族文化。

来北京演出的18个孩子,有11个都失去了一方父母或是双亲,街舞队的10个男孩,7个孩子的爸爸都因为毒品被抓走了。他们如果没有认识李旸和乐安东,说不定将来也会走父亲的老路。而现在,他们成为了第一次走出大山的小艺术家。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