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小龄童

如何做一名优秀的文化大使?近距离接触六小龄童,这名国人家喻户晓的“美猴王”,也许会得到确切的答案。

北京儒意欣欣影业和美国派拉蒙影业日前联合启动了3D魔幻电影《敢问路在何方》。已成经典的86版电视连续剧《西游记》主演六小龄童、马德华、迟重瑞等重聚,将再次担任影片主演。在影片繁忙的工作之外,六小龄童还不断地在海内外演讲、交流,向世界普及孙悟空形象,牛津大学、缅甸、尼泊尔、香港。。。“美猴王”的传播中国文化之路已经不止“十万八千里”。

《环球时报》记者与六小龄童约好专访的时候,他的助手,六小龄童工作室项目总监冯伟杰先生刚在朋友圈发过“抱怨”:“实在看不下去了,受各位影迷朋友委托,我已经正式对他提出抗议!接连赶场不说,所有的细节小事都要事必躬亲,力求完美。不管忙到多晚,也一定要尽量把当天事情处理完。。。休息、饮食都没有讲究。”

记者以为这段话只是下属对boss的恭维,然而见到六小龄童本人的时候才发现,“美猴王”在现实生活中当真是个工作狂。在一家咖啡馆内,六小龄童正在与央视国际频道的编导,商讨本月底录制一期“向经典致敬”专题,向海内外介绍章氏猴戏和六小龄童之父六龄童老先生一生的传奇故事。

与几名编导聊得兴起,“对不起,这些编导聊完之后就轮到您了。”助手冯先生满怀歉意。

虽然已经56岁了,但六小龄童依然看上去精力充沛,他的语速很快,讲话时手势很多,甚至还会起身为记者即兴表演。一个问题首先蹦出记者的脑海:“您一天睡几个小时?”

“我向周总理学习,逮住机会就睡觉,零零碎碎,前一天晚上回来晚了,第二天就在路上睡,为的就是保持自己的精力。”

环球时报:外界很关注和美国合作的影片《敢问路在何方》,有人担心这会不会改得面目全非,以至于砸了您多年的招牌,您对电影的最低心理预期是?如何保证中国方面在这次合作中的主导?

六小龄童:国家要求我们的文化走出去,所以一定要有行动,所以一定要亲力亲为。我在国外看到了《西游记》很多版本,发现做的还不够。所以这次《敢问路在何方》的电影让西方的团队加入,就是为了解外国人能接受什么?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才能把中国文化渗透其中。这不是去办一所学校开一堂课去灌输,而是潜移默化地感染。

我之前曾提到,影片可能会请一些外国演员,很多观众不理解,对我善意提醒:“难道我们中国没演员了吗?”其实我是希望由一个国家的知名演员来带动整个国家对我们的作品以及中国文化的关注。

我希望是艺术和商业的双丰收,如果只有艺术没有商业也是不行的。派拉蒙和奥斯卡外语片评委会的主席直接担当我们影片的总制片人。他们能告诉你,通过什么手法把《西游记》的精髓传达给世界观众。不过我们要求中国主导这个戏,要有话语权,有两点不会变:首先我的造型不会变。第二、孙悟空的基本性格不会变。故事肯定会根据原著有一些改编,所以影片的名字不叫《西游记》,而是《敢问路在何方》。什么时候我们的影片能达到《泰坦尼克号》的影响力,我们的文化才算走出去了。如果只是拿拿奖回来了,但大多外国人没看过,那就没有意义。

我如果再拍一部电影版的《西游记》,观众也不会答应,没有意义嘛,只是高科技好一点。我要强调一点:艺在先,技在后,技术是为艺术作品服务的,不能喧宾夺主。《敢问路在何方》肯定是由原著演绎而来,关键是截取原著的哪一段,目前编剧还在编。我们是用西方的操作模式,先定总制片人,再定主演,再定剧情,最后再定导演。目前确定的只有我和马德华老师。

环球时报:您之前曾在英国牛津大学演讲,效果怎样?英国学生对《西游记》的认知处于什么层次?

六小龄童:我在英国牛津大学演讲的主题是《西游记》带给人类的智慧和哲理,我通过深入浅出的方式,来告诉英国的朋友关于孙悟空的励志故事:一个无父无母的石猴,透过自己的努力,最后成佛。在西方,认为他是一名世界英雄。其实文化是相通的,当时不光中国的留学生,相当多的外国学生和老师也在现场,沟通非常好。

当然,在这之前,英国的大学生对孙悟空的认知是非常浅层次的,有的外国人认为《西游记》讲得就是一个和尚带了一只猴子一头猪去西方旅游,其中“儒释道”的深层次内容在外国人心中并不明晰。

环球时报:听说还有英国朋友想在当地设立一个“孙悟空日”,这个事情进展如何?

六小龄童:英国确实有朋友想把2月16日,也就是我在牛津大学做演讲的那一天,申请成“孙悟空日”或“六小龄童日”,如果真的成功,就是中国人民的荣誉。这需要当地一些有威望的人提出来,然后牛津郡来通过,目前正在推进当中,如果确定我会告诉大家。

环球时报:您之前曾访问过尼泊尔大使馆,与尼泊尔驻华大使保持很好的关系。为什么会如此青睐尼泊尔?

六小龄童:我一直和尼泊尔保持着很密切的关系,你看我手上戴的释迦摩尼的戒指,释迦摩尼出生地就是尼泊尔。尼泊尔和印度那边也有一个猴王叫“哈奴曼”(Hanuman),我认为它和孙悟空是有“血缘关系”的,很可能是孙悟空的原型。今年是中尼建交60周年,而且我那一版的《西游记》会经过译制在当地播。

其实我是很注重与周边这些小国家进行交流的。去年5月缅甸的第一副总统曾接见我,我连科长都没当过的,为什么会接见我?其实说大一些,我是希望为国家和民族做一些文化的推动,我可能有这样一个优势,可以把孙悟空作为民间友好的桥梁。

现在我们国家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我非常想把孙悟空乃至中国文化沿着“一带一路”推广出去,为民族和国家承担一定的责任。

环球时报:您刚刚在香港中文大学发表了演讲,演讲效果如何?是否遇到过一些对内地有偏见人士的阻挠和骚扰?

六小龄童:前几天我在香港中文大学做了演讲,并出任两岸四地大学生文化交流唯一形象大使。前两天有两名香港中文大学参与非法“占中”的学生想回内地扫墓被拒入镜,去的时候很多人为我担忧:“老师,万一有人举个标语扔个鞋怎么办?”我就说:“我没有这个思想包袱,一定会交流得非常好。”我很支持国家的决定,同时也要积极跟他们沟通。

我演讲时曾说,中国只有一个,西游记只有一部,这次香港中文大学的活动叫“合一”论坛,我觉得名字非常好,孙悟空就是一个儒释道“合一”的形象。我跟同学们说,内地和香港只是兄弟之间的磕碰和误会,主要还是缺少沟通,就我而言,我愿意与所有饰演过孙悟空的两岸四地演员站在舞台上一起沟通一起表演。

一个朋友跟我说,香港年轻人是很尊重有特殊贡献和一技之长的人的,所以整个过程没有人提出异议,演讲完了学生跟我拥抱,那个轰动的场面令我非常感动。

环球时报:据说您接下来还要去台湾进行交流,台湾民众对您的认可度怎样?

六小龄童:未来我还会去台湾参加交流,早在2009年,作为内地影视剧界演员中唯一的佛家居士,我参加了在台湾举办的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和台湾民众的关系很密切,我是佛教徒,星云大师是我的师傅。其实台湾在80年代末就播放了央视版的《西游记》,可能当时只是把台标模糊了一下,当时台湾有人认为孙悟空是“六个小孩子演的”,因为叫“六小龄童”。(笑)

我也曾饰演过台湾人民非常推崇的大文豪胡适先生。台湾也有很多京剧演员演过孙悟空,我们都可以一起探讨。所以说,一个民族一个根,在和台湾民众交流过程中,我相信有自己的优势。

去台湾我想拜访一下玄奘大学,同时也将在一些知名大学演讲交流,目前都还在谈的过程中。当然还有澳门的交流活动,估计应该在今年9月份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