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首页世相首页

一场铁路见证的爱情1/ 16)

发布时间: 2015-02-14 00:39:41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魏婧 陈维松  |  责任编辑: 王梦泽
支持← →键翻页

2002年,苏欣成为北京铁路局天津客运段的一名乘务员,第二年,段里来了一位叫段磊的小伙子,两人同在一辆快速列车上工作,日久生情,成为恋人。2008年8月1日,中国首条高速铁路——京津城际铁路开通,苏欣和段磊调换到新的工作环境,并于次年结婚。时光荏苒,如今,苏欣成为一名列车长,段磊做了库管工作,两人都已步入而立之年。回头望去,铁路见证了他们从青涩到成熟的爱情。

十年仅有一次共度除夕

刚工作时,苏欣和段磊是天津客运段快速列车上相邻两个车厢的乘务员。段磊说,苏欣吸引自己的,除了长得漂亮,更重要的是“人比较实诚,比较善良,不论是对朋友还是家人都特别真诚”。于是,段磊开始平时工作“献殷勤”,休息时候请吃饭….,在他的攻势下,苏欣也爱上了这个热情坦诚的大男孩儿。

当初两人不是没有考虑过双方是铁路双职工,很多时候都碰不上面,但段磊笑呵呵地说:“爱情这个东西,来了挡不住,其他的就无所谓了,即便两个人天天在一块,没有爱情那也不行。”多少年来,每个月里,两人都是至多会有两天时间能一起休班。

苏欣目前是京津城际铁路的一名列车长,平时上两天班休息一天,而段磊负责库管工作,不再跑车,一般上班24小时,休息两天。“像有时候,我在库房睡觉,她问我都弄利索了么,我们俩就视频一下,说两句话呗。”段磊说,聚少离多的两个人,很多时候靠微信和电话互相联系和关心。

苏欣通常在晚上十一二点下班,只要有时间,段磊每次都会到车站接她。她说自己“平时很少顾及这个家”。对此,段磊说:“她回到家累得不行,就上床睡觉了。家里的卫生什么我也做好服务,因为我毕竟不走车,比她的时间要多一点。她比我不容易,我就做好后盾吧。”

而段磊也时刻念及苏欣的好:“她对我的好都是一点一滴的,平时穿的用的,都是她给我买。有时候歇班,就一天时间,她不给自己买东西,给我买东西,特别感动。”

从认识到现在,两人只有一年除夕是一起在家过的。“就是去年,去年吃完年夜饭以后他就去单位了。”苏欣说。然而,这种近在咫尺却不能常伴的日子没有产生什么负面影响,反而让两个人的感情更深厚了。

最亏欠的是孩子

苏欣和段磊有个四岁的儿子,平时双方父母照顾得比较多,他们都觉得“亏欠孩子很多”。“孩子觉得我们俩陪他的时间比较少,有时会问,‘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是爸爸妈妈带着出去玩儿,我都是爷爷奶奶陪我出去玩儿’,上幼儿园老师也问,‘父母是做什么行业的,总见不着你父母?’因为我们俩很少去接送孩子。”苏欣说。

每当这时,苏欣和段磊只能跟孩子说,“‘爸爸妈妈工作比较忙,也是去为你挣钱,才能给你买更好的玩具’,就是为了哄他,但是我们俩只要是能一起休息的情况下就带他出去玩儿。”

苏欣记得,“孩子不到1岁的时候,有一次把手给弄破了,就呼呼流血,最后我婆婆自己抱着孩子找邻居打车去医院缝的针,差不多事情过了两天我才知道。”这件事让她很自责,“以前,孩子看到父母走了还会又哭又闹,现在已经很习惯地说,‘爸爸再见’‘妈妈再见’。”

段磊说自己休息时会把孩子接到身边,尽量多陪孩子。“如果苏欣五点下班,我要是也休息,我就会五点带着孩子来车站接她,一起去吃个饭,带孩子玩玩什么的,过过三人世界,但是机会比较少,得算日子。”

高铁人的无奈与自豪

高铁女乘务员给人的印象是漂亮体面,可以和空姐媲美。京津城际铁路开通以来,北京到天津的时间缩短到33分钟,旅客们在舒适的乘车环境中,看着“高姐”安放行李,检个票,最多再出售一下纪念品,基本上也就到站了,感觉她们工作体面而轻松。苏欣说:“我们的工作,远不止旅客眼里的33分钟”。

通常,苏欣上两天班平均要走八个往返到八个半往返,也就是至少16个33分钟。每当停站后,乘务员还要协助乘服人员恢复车厢卫生,做好发车前的准备工作等,而这些工作的限定时间长一点是15分钟,短一点只有7分钟,随后,列车就进入到下一个全新的“33分钟”。“这些旅客都是看不见的。”苏欣说。

对于常规工作的辛苦,苏欣认为并不算什么,让她有些无奈的是工作中旅客的不理解。

“一次,列车终到站,有一位旅客喝酒喝多了,怎么劝都不下车,就躺在车上,如果车不及时关门的话,不拉进库,会影响后续列车进站”,苏欣说:“所以我们赶紧给旅客倒茶,先让他醒醒酒,但也不管用,最后我们只能联系车站,车站又联系了公安,最后把旅客带下车。”

“就像运行中也会有许多这样的情况,旅客态度不太好,偶尔还会骂骂咧咧的,有时候心里挺委屈也挺难受的,但是毕竟也这么多年了,干这份工作也习惯了,也能为旅客着想了。”苏欣说,“现在更多的是舍不得这份工作,爱上了这份工作,车队的领导也很关心我们俩。”

因此,尽管这份工作确实有诸多辛苦与不易,但两个人始终都没有想过要离开。段磊说:“我特别喜欢这份工作,因为京津铁路城际高铁是全国头一趟高铁,我作为一个高铁人,真的特别自豪,如果让我们离开这,确实舍不得。”

据了解,在北京铁路局天津客运段,已有四五十个像苏欣与段磊这样的铁路双职工家庭,他们把青春和热情献给了铁路,也被铁路见证了自己的爱情与生活。

文/魏婧 摄/陈维松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