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费增长合理适度 外媒周期性炒作多属误读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布时间: 2014-03-13
责任编辑: 李智
我要分享
放大缩小

中国网3月13日讯 近来,随着中国在“两会”期间公布年度军费,国外一些媒体又开始一如往常地周期性炒作,加之美国也在不久前公布了其年度军费,更引发媒体比较与热议。

美国总统奥巴马3月4日向国会提交了2015财政年度(从2014年10月开始执行)国防预算案,其“基础”国防经费虽比上一年有所减少,但仍高达4956亿美元,并且该预算案还包括约790亿美元的“海外战争”经费,两者相加则为5746亿美元,依旧高居全球各国军费榜首,并且仍然遥遥领先,反映出美国军事霸权的根深蒂固。而根据五角大楼公布的预算案要点,其预算资金包括国防部人员开支、武器开发、装备更新换代、设施建设保养等费用,拨款重点则是武器升级换代以及军事设施修建,特别是研发新一代轰炸机、航母以及特种作战与网络战等。对此,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表示,为迎接未来的战略挑战和机遇,应建设一支规模更小但更灵活、技术更先进、能力更强大的美军。可见,美国军费的有限“瘦身”更多地是为了突出重点与抢占未来战略制高点。

紧接着是3月5日中国的全国人大开幕,根据中国政府提交给全国人大的财政预算,2014年国防预算将增加12%,达到8082亿元(约合1320亿美元)。另据解放军总部披露,今年中国新增国防费主要用于四方面用途:一是适应推动国防和军队建设科学发展,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的需要,适当增加高新武器装备及其配套设施的建设投入;二是推进部队后勤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官兵工作生活条件;三是适应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情况,缓解物价上涨影响,适当调整部队维持性费用;四是推动反恐维稳、抢险救灾等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提高部队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

对于中美两国几乎同时公布军费尤其是中国增加军费,一时间外媒竞相报道,但大多属于“失焦”与误读,如《印度时报》指“中国政府的专家忙着为高军费支出辩解”;韩国《东亚日报》称中国大幅增加军费开支“可能预示着东亚地区军备竞争的正式开始”,中国由此发出了坚决应对美国“重返亚太”和日本右倾化的明确信号;韩国《国民日报》更推断什么“中美亚太地区军备竞争进入白热化”;日本《每日新闻》称日本政府有必要准备立即响应美国的“重返亚太”政策。更有甚者,美国军方高层与英国某“权威防务智库”不约而同,异口同声地无端指责中国对外公布的军费不完整,这无非暴露出其一贯强词夺理与双重标准的本性。

其实,中美两国之间军费孰高孰低、孰多孰少,可谓一目了然,因为数字最能够说话,美国是5746亿美元,中国才1320亿美元,还不到美国的四分之一,中国只是适度增加了一点军费,长期把持国际体系主导权与世界军事霸权的西方大国就“受不了了”,可见其心理承受水平是何等之低,及其心胸之狭窄。

而中美最新军费的“一增一减”,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双方实力尤其是财力的此消彼长。美国军费的发展趋势将是“有限下降”,一者是因为之前乃至今天美国的庞大军费属于“畸形”,美国对外过度扩张终非常态与长久之计,而就在今天,美国对外“伸手”也还是伸得过长,眼下美国一只手伸向乌克兰,另一只手伸向东海与南海,企图同时在俄罗斯与中国的“家门口”“喧宾夺主”,长此以往美国势必难以为继,其过高的军费早晚都得削减;二者,金融危机之后美国迫于债务负担与财政赤字,联邦政府现在“囊中羞涩”、捉襟见肘,对外扩张渐已力不从心,被迫实施“战略收缩”,包括逐渐裁减军费。

此外,中美“同时”公布军费之所以引人瞩目,另一个重要原因还在于两国在当今“新一超多强”格局中处于“属一属二”的特殊地位,美国作为“一超”,其优势明显但趋于减少,中国作为“多强之首”,不仅GDP总量位居世界第二,而且军费同样如此。展望未来,随着中美之间综合国力以及军费差距不断缩小,彼此战略竞争还将更加激烈,对此需要双方理性看待,以共同管控竞争,实现良性竞争,尤其是在亚太事务、海洋权益等问题上,而中国将在今年夏天首次参加由美国牵头的“环太平洋”多国联合军演,这的确是有助于双方增加战略互信的一件好事。

2014年中国军费的增长合理而适度,其主要原因有三:一是推进自身军事现代化,以更好地顺应世界新军事变革,具有一定的“补课”性质,因为美、俄都在竞相研发新的尖端武器系统,中国周边不少国家包括日本、印度等也在竞相增加军费,中国也不例外;二是维护越来越多的海外利益的需要,如3月8日发生的马来西亚民航客机“失联”事件,150多位中国乘客性命堪忧;三是应对越来越复杂的非传统安全威胁的需要,如3月1日发生在云南昆明火车站的严重暴力恐怖袭击事件,中国的反恐形势趋于严峻。

“树欲静而风不止”,对于中国军费增加引发外界再度炒作所谓“中国军事威胁论”,我们虽然阻止不了,但应理直气壮地对外强调指出,一个国家军费的数量固然重要,但其军事战略与对外战略的意图如何要更加重要。中国坚持和平发展,奉行积极防御军事战略,始终坚持“不称霸”与谈判解决国际争端,并为维护地区与国际安全逐渐增加提供“公共产品”,包括在索马里亚丁湾持续开展护航行动,与其他国家共同维护国际航道安全等,因此,所谓的“中国军事威胁论”要么是不明真相的杞人忧天,要么就是恶人先告状的倒打一耙,是个别国家为“漂白”自己而“抹黑”中国的拙劣伎俩而已。(陈向阳)

陈向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副所长、研究员、博士,研究领域包括国际战略、大国关系、全球治理、中国外交与安全等,首次提出了中国传统战略文化的“三分法”,主张“务实王道”(义利兼顾、德力俱足、刚柔并济)是其中的主流与精华,强调当代中国对外战略应返本开新、推陈出新、古为今用,出版专著多部,发表国际时政评论文章数百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