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医改,涉入“深水”觅良方

文章来源: 新华日报
发布时间: 2014-03-10
责任编辑: 申罡
我要分享
放大缩小

民生话题

  缓解“看病难、看病贵”,民意所在。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用大篇幅阐述医改新蓝图,首次提及“推进医师多点执业”和“健全分级诊疗”,并表示“坚定不移地推进医改,用中国式的方法解决世界性的难题”。在13亿人口的发展中大国,如何解决这个“世界性难题”?代表委员们纷纷建言献策。

  多点执业:身份不松绑,资源难流动

  “今年1月,国家卫计委发布《关于医师多点执业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虽然打破了多点执业地点数量的限制,但仍然要求相关医师获得第一执业所在医疗机构的同意。”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人民医院普外科主任苗毅直击症结,“试想,有哪家医院愿意让自己花钱、花时间、创造机会培养出来的医务人员替别人家干活?又有哪位大型公立医院的医生愿意冒着工资福利受损、晋升受限的风险与其他医院签订执业协议?”

  “执业医生、护士是注册于公立医院的"单位人",不是社会人,这限制了医疗人才的流动。”苗毅代表建议,改变用人机制和医师附属于医院的注册关系,让医生变成“协会人”,加入协会的医院共享优质人才资源、共同负担人才培养经费。行业协会建立合理的注册医师定期考评系统,独立承担执业医师的职称晋升、技术考评工作。建立执业医师的职业风险对冲机制,行业协会成为医师执业风险的坚强后盾保障。

  “不打破目前的制度束缚,就无法真正形成自由的医务人员劳动力市场。”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苏北人民医院院长王静成建议,推进执业医师法的修订工作、改革公立医院人事制度、优化卫生行业晋升评价体系、完善执业风险保障机制。

  “实际上,江苏在2011年6月率先在全国以规范性文件下发施行办法,在全省全面推开多点执业试点。”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卫生厅厅长王咏红说,到2013年底,全省共有432人申请并获得同意,其中申请到基层社区服务中心的有87人次、申请到农村卫生院的有18人次,今年江苏三甲医院全部实施医师多点执业。

  分级诊疗:变“倒三角”为“金字塔”

  新一轮医改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包括社区和大医院之间的分级医疗和双向转诊,以实现医疗资源共享与优势互补,缓解百姓看病难问题。在不少地方,“上转”通道虽已打通,“下转”通道却仍阻滞。

  “正常的就医秩序应是个正三角形,即70%的常见疾病在基层医疗机构诊治,20%多的急症和重病症在二级、三级医院诊治,只有不到10%的疑难病症才会到顶尖的医院诊治。目前大多数情况下,中国的就医秩序形成"倒三角",导致病患需求和医院资源安排的严重错位。”王静成代表形象分析道。

  江苏镇江医改走在全国前列,在分级转诊上关键是打通了资源通道。全国人大代表、镇江市委书记杨省世说,“在镇江,三级医院均制定了"双向转诊(下转)流程及要求"。两大医疗集团分别与市区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展医疗合作,初步形成了"小病到社区,大病进医院,康复回社区"的良性就医模式。今年以来,市区社区门诊就诊率已超过52%。”

  “改革不能单兵突进,单独把一家医院办好了,反而可能产生虹吸效应,把更多的患者"吸"走。应该以市、县为主开展综合改革,通过建立医疗联合体或者医疗集团实现基层初诊、分级诊疗、双向转诊,大医院源源不断地派专业团队"输血",使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具备"造血"功能。”王静成说。

  医疗服务价格偏低,必须改

  破除“以药补医”,理顺医药价格,是推动公立医院改革的一个重要抓手,其间需建立新的补偿和运行机制。“虽然取消以药养医,但是价格体系全部控制在国家层面,医疗价格始终得不到及时补偿。”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市第一医院副院长陈鑫坦言。

  “偏低的医疗服务价格,必须改。”卫计委主任李斌在调研中发现,现在医院一、二、三级护理费用分别仅有每天7元、5元、3元,低得可怜,即便是24小时特级护理也只有30元左右,一些基本的手术费服务价格也很低。这就导致了一些不合理的医疗行为,以及医院一些不合理的收入结构,好多医院靠药品、耗材、检查获得主要收入。

  “现在医疗服务价值体系不合理,一定要按照优化结构、有升有降、逐步到位的原则进行改革,使价格合理地体现医务人员的劳务技术价值。同时,医疗改革需要和医保相互衔接,通过支付制度的改革进行配合,总体上不致增加老百姓的负担。”王静成代表认为。

  杨省世代表说,“深水区”的医改,关键在加强国家层面的政策、制度和资金统筹,加强区域公共卫生服务资源整合,加强药品流通、诊疗付费、财政分担等体制机制的顶层设计,切实改变基层医疗卫生领域事权财权不对等的突出矛盾。

  解决乡村医生后顾之忧

  乡村医生可以说是最基层的健康守护者,然而,在目前的农村卫生服务体系中,乡村医生身份地位不明、收入低、养老待遇低等,造成乡村医生短缺。

  全国人大代表、盐城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沈进进调研时发现,深化医改以来,国家提高了乡村医生待遇,但全国性养老政策在很多省份迟迟没有动静,乡村医生退休后的养老金与在职工资待遇相差太大,与退休的企业职工有差别,与过去的民办教师退休后相差更大,这势必影响村医们的工作积极性和队伍的稳定性。

  沈进进建议:“明确乡村医生养老金标准,提高在职乡村医生养老水平,增加退休后养老金,将符合参加养老保险条件的乡村医生全部纳入基本养老保险(放心保)。”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