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写作关注反腐题材 不能说贪官就是野兽(图)

文章来源: 检察日报
发布时间: 2014-03-10
责任编辑: 罗琪
我要分享
放大缩小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作家莫言。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作家莫言。谢文英 摄

正义网北京3月9日电(记者 谢文英)3月9日上午,政协小组讨论会一结束,作家莫言就被记者层层包围起来。与去年初次上会相比,莫言今年不仅打破了沉默,还亲自做了一份提案。因为曾在检察日报社工作过十年,莫言对本报记者格外关照,特许了30分钟专访。这也让记者有机会了解到莫言提案产生的过程以及他的创作规划。

首份提案取材文学作品《蛙》

检察日报:了解到今年您提交了一份提案,关注了独生子女和失独家庭。您的作品大多关注农民农村生活,提案是否也取材于农村?

莫言:独生子女家庭和失独家庭都面临养老、保险、医疗等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也不仅仅只存在于农村。实际上,独生子女的数量,城市远远大于乡村,失独家庭,城市肯定也要比农村更多。所以,提案是针对全国的情况。但是,说句话容易,给他们照顾,给他们补助,钱从哪儿出,怎么落实,谁来核实,谁来执行,都是非常复杂的问题。

检察日报:写提案之前,您是否也进行了调研?

莫言:我以前写过《蛙》这个小说,小说里也涉及计划生育的问题,而且,我当时曾对独生子女家庭和失独家庭进行详细的调查走访。所以,这份提案依据在文学创作时调研掌握的材料,并作了进一步延伸。

反腐题材一直是关注的重要方面

检察日报:获诺奖之后,公众都非常关注您今后的创作规划。

莫言:创作一直是我最最重要的工作,也是我最大最迫切的愿望。但是,获奖以后确实社会工作特别多,使创作时间受到了一些影响。再过一两年就会慢慢恢复正常。我肯定是要千方百计地争取最多的时间写作。

正在构思的东西有好几个,开笔写的只有一部话剧。因为跟北京人艺有一个口头的承诺,会给他们写一部话剧剧本。两年前就开始动笔,后来因为诺奖的事就中断了,争取今年把它完成。话剧内容是跟现实生活密切相关,会触及社会上最敏感、最被大众关注的问题。这次创作是我的第三个话剧剧本。

检察日报:还会继续关注反腐题材吗?

莫言:我在检察日报工作过十年,掌握大量的素材,反腐一直是我关注的重要方面。腐败的问题,在国家来讲是严肃的政治问题,对作家来讲还是人的问题,人的欲望跟法规、道德、制度之间的矛盾。并不是说一个清官就没有钱财方面的欲望,也不能说一个贪官就完全不是一个人,就是野兽。实际上,人性的很多方面都是差不多的。为什么有的人能够坚持他的操守,成为被人民夸奖和爱戴的好官?为什么有的人会坠落到人民公敌的下场?这里面有很多值得分析和深度挖掘的地方。

检察日报:您希望反腐作品产生怎样的社会效果?

莫言:文学作品肯定会对人有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当然首先要写得好,写得让人信服。人实际上经常需要借一种外力来关照自我,借一种外部的正确的向上的精神力量,借一种外部的理论对实践的解释,对钱财的看法,不断地校正自己内心的东西,最终达到对自己欲望的克制。或者说,是对人生最宝贵东西的追求,而不是把追求钱财作为人生最高目的,不是把追求肉体享乐当作自己的最高理想。我想这种追求谁都需要,也许可以从文学作品或书籍中得到启发。

千百万人的善念会形成一种巨大的道德力量

检察日报:相信您也注意到,两会上许多代表委员在谈论道德滑坡问题,您怎么看?

莫言:出现目前这种道德滑坡的状况,人人都很忧虑,人人都很痛心疾首。但实际上,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出现这些情况,涉及我们几十年来的教育方法问题,或者说社会的主流价值倡导出现了问题。

尤其是1949年之后,不断地有各种各样的运动,实际上把很多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当作糟粕给抛弃了,甚至给批判了。像儒家理论,当然有它的糟粕,但也有很多的精华。但是,儒家理论在很长时间内全部被当作脏水给泼出去了,泼脏水的时候把孩子也一起泼掉了。现在要重新捡回来,确实难度很大。接续可能比砍断难得多,砍断可能一下就砍断了,接续可能是一个非常长的过程。不过,提总比不提好,意识到了总比没有意识到好。所以我想希望还是有的。

检察日报:您的文学作品也会反映这些道德层面的问题吗?

莫言:这是肯定的。我想任何一个作家肯定有自己比较固定的价值观念,这个价值观念实际上影响到他的作品对人物的塑造。尽管不会在作品里边公开地赞美什么,但是他的倾向性会包含在作品之中的。作品中当然也不会回避丑恶。但是,总是会看到善的力量、正义的力量,最终会战胜丑恶。

检察日报:您似乎更喜欢用悲剧作结局,以后是否会尝试改变?

莫言:中国的戏剧过去有一个最常见的套路就是大团圆,这实际上也形成了令观众很厌烦的模式。认识到人生的残酷,认识到社会的阴暗面,也许是文学作品应该发挥的一个功能,应该具备的特质。在一个作品里面,怎么样让人看了产生光明和希望,有时候也是一个作家需要考虑的问题。在今后的创作中我会考虑。

总而言之,我坚信千百万人的善念,会形成一种巨大的道德力量,这种道德力量会使很多丑恶现象得到限制,使很多不正确的东西得到校正。(谢文英)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