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良玉代表:北京就是我的家 当好保安就是我的梦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布时间: 2014-03-03
责任编辑: 吴闻达
我要分享
放大缩小

2014年3月2日,朱良玉给前来采访的记者介绍自己的建议。谈到保安员工资低、待遇低、社会地位低和流失率高的现状,他有些激动。中国网 陈维松 摄

2014年3月2日,朱良玉给前来采访的记者介绍自己的建议。谈到保安员工资低、待遇低、社会地位低和流失率高的现状,他有些激动。中国网 陈维松 摄

考上研究生也不离开保安行业

在北京的二十年里,朱良玉完成了从一名小保安员到一名研究生保安员的传奇蜕变。

因为工作认真负责,2001年,朱良玉就在自己所在的公司当上了中队长,负责管理100多人。他逐渐发现,面对下属,“你只有比他强,你说话他才能听,只要你以身作则比他做得好,他一定会服气你。”所以他不断用知识充实自己,用文化管理保安队伍。

除此之外,朱良玉也想实现自己的大学梦,“上大学是一个梦想,因为家里穷也没上大学,看能不能再圆这个梦,没想到一步一步都实现了。”同时,他“还想给孩子做一个榜样”。

又要工作又要学习,朱良玉并不觉得过程有多辛苦,“学习可以抽时间,只要想干的事儿一定有时间!不想干的事儿,就有一千个理由!”

有了学历以后,朱良玉并没有离开保安行业,他说:“也有很多单位找过我,也有很多朋友介绍,他们劝我说保安工作没什么意思,我也想过,换个工作可能要比这舒服一些。”他说,“因为保安工作是:两眼一睁忙到熄灯,两眼一闭提高警惕,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晚上来电话。”

但想到家乡一万多名农民工是受了自己的影响才来到北京从事保安行业的,“总感觉情义无价,跟这帮小孩儿时间长了,咱不能丢下他们不管,咱干别的去了,人家干什么,所以自己要有一种责任感和一种使命感才行。公司对我也不错。如果现在我走了,人家怎么看我,农民工兄弟姐妹们怎么看我,这孩子不是什么好玩意儿,所以我只能更好的工作。”朱良玉说。

“我还觉得不管干什么工作,只要认准了,不管干什么,一门心思往下干,就一定能干出成绩来。”

能在五年任期内给保安员解决一件小事就高兴

初当全国人大代表,朱良玉觉得这是一种荣誉,现在的他感觉它是一种使命。他说自己代表了全国450多万保安兄弟姐妹,“我作为一线的农民工,能在五年代表任期内给保安员解决一件小事,保安员见到我竖起大拇指的时候,这就是我最高兴的事儿。”

今年,朱良玉的建议、议案许多都是关于保安员群体的。他表示,普通的保安工资就1500块钱。“为什么老百姓觉得保安员的素质不高,因为保安员的待遇低!”他说。

朱良玉说:“我想建议发改委制定切实可行的保安服务指导价,参照各地经济的发展状况及行业性质,比如说在银行干的跟在工地上干的不一样,在工地上干的跟在商场干的不一样。” 朱良玉还提到,保安员长时间加班加点,要给保安员休息时间,不能一味的加班。

此外,朱良玉还想呼吁开展好保安服务业荣誉称号评授工作。从事保安行业二十年,他对这个行业有着深入的了解:“保安员因公负伤的太多了,每年全国30个保安因公殉职,不一定能评上烈士,也得不到应有的抚恤。”“对保安人员因公牺牲、因公负伤,能不能参照市民的标准来办?”朱良玉说。

对于因公牺牲、伤残的保安人员,他建议民政部门参照国家职工因公伤亡的有关规定执行,奖励和抚恤经费由地方财政列支。

同时,他还建议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及全国妇联组织开展好保安服务业的荣誉称号评授工作,增强保安员崇尚荣誉的职业意识。

朱良玉还提出应规范保安市场,建立健全行业自律。议案中,他写到:“以北京为例,目前北京保安服务的劳务费在1800元至3500元左右,据测算,每名保安员的用工成本在3300元左右(1800元工资、1100元保险费用,加上管理费、服装费、税费),许多民营企业为了扩大市场和增加效益,以2000多元的低价进行竞争,损害保安员合法利益,扰乱了保安服务市场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

“如果有人问我,人生如果重来一次,你还会选择当保安吗,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保安工作是我一生的追求,当好保安就是我的梦,北京就是我的家,这就是我的情怀。”朱良玉说。

   上一页   1   2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