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2万多人欠民众钱款被查 超35亿征地款存问题

发布时间: 2014-10-07 15:21:41  |  来源: 中国新闻网  |  作者: 王选辉  |  责任编辑: 魏方超

30省份查出“打白条”、耍赖账问题16204个 同时发现未及时足额发放征地拆迁款逾35亿元

“十一”长假进入尾声,截至目前,第二批教育实践活动已基本结束,各地均晒出了在教育实践活动中的整改成绩单。在各地成绩单中,均列出了“关于整治拖欠群众钱款、克扣群众财物”的内容。

《法制晚报》记者经过统计发现,截至目前已有30省份公布查处情况,涉及对群众欠账不付、欠款不还、“打白条”、耍赖账的问题共16204个,查处22065人。同时还发现不按标准及时足额发放征地拆迁补偿款、侵占挪用补助资金的问题7682个,处理4610人,涉及金额超过35亿元。

多年来一些基层政府和组织管理相对混乱,基层干部乱吃乱喝、到处拖欠群众钱款的现象并不少见。对于此类问题,不应局限于“还清了事”,而要对其中涉及的腐败问题严厉问责,加大惩戒力度,以儆效尤。

专项治理查处2万多人

最近,不断曝光“打白条”、耍赖账的现象。9月,河南省新乡市东方宾馆挂起条幅,老板向古固寨镇政府讨要吃喝欠账;6月,北京延庆一乡村饭馆老板马先生拿着白条,将延庆一村委会告上法庭;安徽三义镇政府公款吃喝欠债20余万元17年未还……

今年1月20日,习近平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第一批总结暨第二批部署会议上发表讲话时就明确提出,对拖欠群众钱款、克扣群众财物、侵占群众利益的问题要开展专项治理,属实的都要立即加以解决。

6月12日,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印发《关于在第二批教育实践活动中深化“四风”突出问题专项整治的通知》,明确要求对拖欠群众钱款问题进行专项整治。通知称,要严肃整治拖欠群众钱款、克扣群众财物问题,着力解决党政机关、干部对群众欠账不付、欠款不还,“打白条”、耍赖账等问题。

30省份共查处对群众欠账不付、欠款不还、“打白条”、耍赖账的问题16204个,查处22065人。

拖欠群众钱款被查人数最多的是山东,查处相关问题733个,处分5140人。山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今年7月2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最近一年来,山东省建筑农民工因拖欠工资投诉案件呈上升趋势。

排在山东之后的是福建和重庆。福建发现相关问题645个,2590人被查。重庆发现问题666个、处理党员干部2481人。青海、天津发现相关问题较少。青海仅发现问题1起,查处5人。天津发现问题2个,涉及3人。

4省份“打白条”近1.2亿元

虽然各地公布了对群众欠账不付、欠款不还、“打白条”、耍赖账的问题数量和被查人数,但对于拖欠金额多未提及,仅有广东、西藏、上海、贵州4省份在专项整治情况报告中明确提出。

从公开涉案数据的4省份来看,拖欠群众钱款的数额都比较大,全部超过百万,其中上海和贵州更是超过千万。

4省份具体情况为:西藏发现问题98起,查处410人,涉及金额668.66万元;广东发现问题24个,涉及11人,金额479.2万元;上海发现问题475个,涉及13535人,追回金额8148.34万元;贵州发现问题30件,处理干部16人,涉及金额2548万元。

因政府拖欠群众巨额钱款而造成的悲剧时有发生。

据新华社报道,3月27日,承建安徽萧县市政工程的包工头杨永,因被政府一直拖欠数千万元建设款,要债无果又不堪债务重负,绝望之下吞药自杀。据杨永统计,现有4个已完工的市政项目仍被政府拖欠建设款,欠债总额超过5000万元。而政府称他们统计的数额与杨永统计的有出入,但承认有几千万元欠款。

甘肃省和政县26个部门过去14年间拖欠一家饭店70万元,今年5月,该饭店通过网络曝光的办法讨债;湖北省阳新县三溪镇金三湖宾馆5年间被10多个政府单位“打白条”吃垮,累计遭欠餐费40多万元,8月,宾馆被迫求助媒体“讨债”。

去年11月,广东省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外通报,湛江市各级党政机关有764件负债案件未执行到位,累积欠债超过18.5亿元,最长的已经欠了20多年。新华社报道称,有些债权单位已经解散,有的债权人从黑发等到了白头。

重庆拖欠15.8亿元征地款

不按标准及时足额发放征地拆迁补偿款、侵占挪用补助资金也是第二批教育实践活动专项治理的内容之一。

《法制晚报》记者根据各地公布的整改情况报告统计汇总,不按标准及时足额发放征地拆迁补偿款、侵占挪用补助资金的问题共7682个,处理4610人。共有14个省份公布涉及金额,总计达到350758.62万元。

其中,排在第一的重庆涉及金额最为惊人,超过30亿元。重庆共计查处并兑现不按标准及时足额发放征地拆迁补偿款、拖欠群众宅基地复垦费等15.8亿元,兑现拖欠农民工工资4.3亿元,兑现其他拖欠群众款项9.9亿元,清理侵占挪用各种补助资金1186.4万元。

2011年,《时代周报》曾以《重庆征地拆迁监管“黑洞”》为题报道了重庆渝北区双凤桥片区的拆迁问题。文章称,渝北区补偿方案不公开、标准不统一,拆迁户的实际补偿相差很大;而垄断拆迁者为渝北区房屋管理局官员合股成立的一家私营公司,涉嫌与当地官方有利益输送暗道。

除了重庆,湖北、宁夏未及时足额发放征地拆迁补偿款和侵占挪用补助资金数额也超过了亿元,广东、内蒙古、贵州、广西、西藏等所涉金额均超过千万元。

征地款、补助款隐藏着巨大的利益,频频出现腐败,也渐渐引起重视。比如8月14日河北省住建厅、发改委、财政厅联合下发《关于做好2014年全省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强农户补助资金兑现情况检查,坚决查处冒领、克扣、拖欠补助资金和向享受补助农户索要“回扣”、“手续费”等行为。

领导换届致欠款成“无头账”

从媒体报道来看,由于欠账数量较多、成因复杂,尽管许多地方政府表示要积极处理吃喝旧账,但还款面临诸多问题。

据新华社报道,中部某省一位乡镇干部表示,八项规定出台之前,没有具体的公务接待标准,乡镇也没有经费用于接待,所以往往暂时签单,后期再通过其他渠道偿还一些欠款。但是,由于领导换届、乡镇撤并等原因,有些欠账成了“无头账”。一些政府单位还陷入“借新还旧”的怪圈。

湖北省阳新县三溪镇金三湖宾馆总计44.2万元的欠款中,应由12家村集体和4家镇直单位归还的有22.5万元,目前只还了10.5万元,村集体大多数欠款未还。当地一些村集体由于缺少经济收入,还款只好举新债。“村里没有钱,只能先借钱还债。”三溪口村支书明道祥说,“村集体最终借了3万多元,还清了欠款。”

有媒体评论指出,由于多年来一些基层政府和组织管理相对混乱,基层干部乱吃乱喝、骗吃骗喝的现象并不少见,积重难“消”。在敦促各欠款单位根据不同情况制定还款计划的同时,也不应局限于“还清了事”,而要对其中涉及的腐败问题严厉问责,加大惩戒力度,以儆效尤。

观点 纪检应介入查违纪违法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政府拖欠群众钱款一般分为两个方面:第一,上级转移下来的款项有所截留,比如拆迁补偿款、各类补助款等;第二,在酒店等地进行公务消费时“打白条”。

叶青直言,拖欠群众钱款是典型的滥用职权。政府负责人有“权力至上”的观念,总想着政府不能吃亏,要吃亏就让老百姓吃亏,导致长期以来给政府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各基层政府长期以来的此类行为,导致在还款环节上出现各种情况,比如“新官不理旧债”,欠账成了“无头账”,没有人再负责。

叶青说,实际上制度有规定,每个干部调离岗位时必须经过严格离任审计,账目都要很清楚。但实际上,由于审计力量不足,很多地方的离任审计制度并没有到基层。

对于这类问题,叶青认为,退还群众钱款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需要由纪检等相关部门介入调查,看其中是否有违纪违法行为。特别是在八项规定出台后,若还有欠款、“打白条”的行为,必须进行严厉惩戒。(记者 王选辉)

 
分享到:
20K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