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小区现诅咒式小广告:撕一张条 少活一天(图)

发布时间: 2014-07-16 08:30:49  |  来源: 北京青年报  |  作者: 马骏 王程央  |  责任编辑: 肖冰

诅咒式小广告多次被动手脚 摄影/实习记者 马骏

  诅咒式小广告多次被动手脚 摄影/实习记者 马骏

“老太太撕一张条,少活一天。”昨日,一则诅咒式小广告出现在海淀区知春路碧兴园小区。由于附近小区较为老旧,不少小广告涌入社区内,出现在小区中的各处。小区内的老人和居委会工作人员利用空闲时间自发清理小广告,这则诅咒式小广告针对的正是这些清理广告的老人。

北京青年报记者走访发现,在周边老旧的社区内,由于缺乏门禁,小广告张贴现象非常严重,部分广告涉及色情等非法信息。相较于主街道的小广告,类似小区内的小广告很难被城管和环卫工人注意到,清理的主力变为小区内的居委会工作人员和较为空闲的老人们。

事件

小区出现诅咒式小广告

被撕毁后又手写补上

“这是谁贴的,简直太过分了,真是恶心。”前天晚上8点,家住知春路碧兴园小区的刘女士下班后跟朋友外出办事,在穿过通往隔壁罗庄社区的院墙时,看到一条“奇怪”的小广告。

“老太太撕一张条,少活一天。”与普通的小广告不同,这张小广告是一张恶意的诅咒式小广告,诅咒清理小广告的老太太。除了这句话,小广告上还用黑笔写了一句辱骂老太太的脏话。

刘女士说,她居住的小区院墙上经常出现各种各样的小广告,但这样的小广告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刘女士觉得贴这样的小广告的人实在太过分,于是马上拍下了这张小广告,并把图片传到了网上,谴责这样的不文明行为。“贴小广告的居然明目张胆地辱骂清理小广告的人,太猖獗了,真该好好管管。”一位腾讯微博网友如此评论道。

“平时路过这里,我也不会留意墙上的小广告,但是昨天经过的时候偶然看到了这一张。本来上面的一些字已经被撕掉了,但是后来有人又用笔把撕掉的字补上了,显然贴的人来了不止一次。”至于为什么贴小广告的人会专门诅咒老太太,刘女士说可能是因为小区里面撕小广告最多的是老年人,“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平时上班,出来遛弯的时间少。老年人常出来遛弯,看见小广告会随手撕掉一些,估计就是这样他们才专门诅咒老太太的吧。”

刘女士所称的诅咒式小广告出现在位于知春路的碧兴园小区外墙。这面长约7米、高约2米的朱红色的墙上,贴满了大大小小近百张小广告,内容大多为周边各个小区的招租广告。

在一堆小广告中,北青报记者看到了那张诅咒式小广告。与普通小广告大小相似的白纸上,“老太太撕一张,少活一天”的打印字样格外醒目。小广告上,“一张”和“少”等字明显被人为撕掉,但随后又被人用黑色字迹的笔重新涂写上。不仅如此,也许是“意犹未尽”,这则小广告下面又被人用黑色记号笔写上言语粗俗的脏话,并同样针对老太太。

“这小广告骂的就是我们这些清理小广告的老人。”住在小区内的张大爷说,昨天下午也看到这则小广告。据他分析,小区内一些老人会义务清理小广告,也许是哪位老人清理掉了某人张贴的小广告,惹得对方不开心,“他爱说什么说什么呗,咱不理他就完了,看见了就当没看见,眼不见心不烦,小广告该撕还得给他撕。”

声音

社区单方难管小广告

盼有关部门加强惩治

“有疏才有导!我们不可能完全禁止小广告。为了不让小区哪儿都是小广告,我们特地开辟了很多公告栏专门用来张贴小广告。”罗庄社区居委会的卫生主任刘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尽管居委会想用设置公告栏这种方式来消除这种到处都是小广告的现象,让小广告变得合理有序,但是效果却不甚乐观,整个社区依然被小广告包围。

北青报记者走访发现,整个罗庄社区,有平整墙面的一些地方、电线杆、楼道内都贴有新旧不一的小广告,其中,招租、招聘等信息的广告较多,其中也不乏一些涉及色情等非法信息的广告。

为了清理小广告,罗庄社区居委会主管小区卫生的刘主任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骑着自行车把新出现的小广告撕掉,“但是这个东西好贴不好撕,而且前脚撕了,后脚他们又贴上了。”

据刘先生回忆,他曾有过几次与贴小广告的人直接相遇,都是两人配合在一起。他曾试图制止,但这些人多会一声不吭地走掉,有时候他也会遇到张贴者直接反问“你管得着吗?”刘先生说,有几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他险些与这些张贴者发生冲突。

据了解,位于海淀区知春路的罗庄社区是一个典型的老旧社区,其中的罗庄南里小区建设于20世纪80年代,罗庄西里是2000年建设的。这里交通便利,流动人口聚集,有居民超过1万人,是海淀最热闹的社区之一。像罗庄西里和南里这样的老旧小区,并没有现代社区封闭式的大门和统一的管理,社区处于开放状态,外来人口可以随意进出,这就给限制张贴小广告的行为增加了难度。

“我们居委会管22栋楼,而且就我们几个人管理,根本管不过来。有时候我们遇到贴小广告的人也没用。”罗庄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说,由于他们只是社区工作人员,加之人力有限,难以对贴小广告者的行为形成有效约束。

“街道上有城管和环卫工人管理小广告,我们小区就只能自己清除了。”罗庄社区居委会一位工作人员说,鉴于老社区管理困难,居委会人手有限,居委会最希望的就是相关部门加大惩处力度,通过罚款或给小广告上的号码停机等办法来惩治小广告。

说法

人手有限难顾小区内小广告

张贴诅咒式小广告的社区属于海淀区北太平庄分队管理。而城管热线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封闭式小区的小广告归小区物业管理,而开放式小区的小广告属于城管的管辖范围。

北太平庄分队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处理小区内张贴的小广告,一般是接到举报后,城管队员前往拍照取证。“我们自己会清理小广告,也会委托环卫部门清理。”该工作人员称,之后,他们会清理小广告。

然而,该城管工作人员也表示,他们针对小广告的处理方式有限。“小广告上有电话号码,我们会给这个电话回拨,跟对方确认是否为小广告张贴者。”城管工作人员表示,确认为小广告发布者后,他们会采取将号码停机处理的方式,“不过,通常对方知道我们身份后,根本不会承认。”

“我们分队每天能接到30到40个举报,一个任务需要2到3个人执行,我们分队人手也吃紧。”海淀城管北太平庄分队的工作人员表示,由于人手有限,巡逻主要集中于主要街道,小区内则主要依靠举报进行小广告管理。

本版文/本报记者 罗京运

实习记者 马骏 王程央

线索提供/王先生

 
分享到:
20K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