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要 闻

戒网瘾少女死亡续:尸检报告称与特殊训练有关

发布时间: 2014-06-18 03:08:24  |  来源: 中央电视台  |  作者: 佚名  |  责任编辑: 赵学亮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王冰给我们带来的最快的最鲜活的报道,接下来还有问题会向你继续去探讨。好了,短片之后我们再回来。在放短片之前我们再了解一下,当时就是这个19岁死亡少女的母亲去学校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很多孩子扔下来的纸条,我们来看看这些纸条都写着什么,“让妈妈来,我害怕,帮帮我”、“给我妈妈打电话,我想回家”、“救救我,别跟老师说”,这是当时这个死亡少女的母亲到学校的时候,接到孩子扔下的纸条,充满着恐惧,这是什么地方,是学校,是监狱,还是一个什么样的监禁着孩子们的地方,这个办学的资质是如何获得的,它真的应该拥有这种办学的资质吗?来,回到事件当中。

解说:

今天,郑州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大门紧闭,原本挂在门口的招牌已经被摘下,学校的学生也在昨天离开,一切的结束是因为两个花季少女的一死一伤。5月19日,19岁的玲玲和14岁的欣欣在郑州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从晚上9点开始接受了该校老师两个小时的额外训练,训练内容匪夷所思,被称作前倒和后倒。

郑州市公安局十八里河分局治安三中队民警 张勋:

主要是这几个老师让死者做后倒,后倒等于是老师用他的胳膊,拦死者胸前往后使劲,然后腿部是往前踢着死者的脚后跟,然后让学生强制性往后倒下去。

解说:

训练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在经历了一次次的前倒后倒之后,19岁的玲玲再也没有起来,医院方面提供的证明显示,玲玲在送医之前就已经死亡,和她一起接受训练的欣欣现在依然在住院治疗,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该所学校要为两个女孩安排这样的训练呢?

郭你们 玲玲母亲:

去厕所跟一个老师说,不跟老师说你就得挨打,玲玲当时在厕所里,没有跟老师说,回来以后(老师)就整她,马老师先说整她,想要再找两个老师,整到后来,有个老师说她谈了个对象,这里面有个老师说你整不好她我来整她,后来又来了俩教练接着打,王校长没事,打吧,随便打。

解说:

玲玲的母亲郭女士说,她家庭离异,自己生意繁忙,玲玲最大的问题就是厌学,并且在高中阶段就已经休学,玲玲在家无所事事,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才想到要把玲玲送到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

郭女士 玲玲母亲:

当时去到那个学校去过,看着都是军事化管理,学生都是穿着迷彩服在那院里跑,我就说看这个学校不错。

解说:

按照郑州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的规定,进校之后的前两个月,孩子不能与家人见面,也不能通电话,这样40多天前的见面,竟然成为母女俩的最后一面。进问题学校治疗矫正,训练过程中发生意外导致死亡,这样的悲剧似曾相识。

死者父亲 邓飞:

我们离开还不到8个小时,就听到吴圩镇派出所打电话给我,你叫邓飞吗?我说是,你的孩子去世了,我当时根本不相信,因为只有8个小时,那么活泼怎么去世呢?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分享到:
20K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