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跟上脚步——聚焦中国高铁发展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布时间: 2013-03-06
责任编辑: 雷羽
我要分享
放大缩小

 ——2013全国“两会”特高“渐进中国梦”之九

编者的话:

中国已是世界上高速铁路发展最快、拥有高铁里程最长的国家。2011年,发生在浙江温州的动车追尾致重大伤亡事故,书写了中国铁路发展史上极惨痛的一页。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将该起事故认定为一起设计缺陷、把关不严、应急处置不力等因素造成的责任事故。动车事故后,对安全质量的考量,成为中国发展高铁的必要考量。

2011年6月30日,京沪高铁正式开通运营。图片为京沪高铁首发列车驶进山东枣庄站。(洪晓东 摄)

2011年6月30日,京沪高铁正式开通运营。图片为京沪高铁首发列车驶进山东枣庄站。(洪晓东 摄)

中国网2月28日讯(记者 肖冰)说起中国真正意义上的高铁建设,大多数人会以2004年中国国务院召开的两次关于铁路的重要会议为起点,那一年,《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与《研究铁路机车车辆有关问题的会议纲要》得以通过。由此算起,到京沪高铁正式通车,中国迈入高铁时代已是第七个年头。

7年时间,中国铁路建成全球最大的高铁网络,完成从90公里到394公里的三级跳,这组数字,西方国家花掉的时间是40年——狂奔的中国一度令世界瞠目,但其所付出的代价亦是如此惨重。甬温线动车追尾特大事故,用血的教训,对年轻的中国先进轨道交通体系,敲响了警钟。中国高铁从生命本身出发,去重新打量和探讨中国高铁发展的模式。

进程与变化:动车事故后中国高铁发展

中国的高铁和动车,究竟跑什么速度才合适?这个问题,业内外一直议论纷纷,在动车事故后这更成了焦点话题。一些专家指出,我们在高铁设备设计、制造上经过“速成”,眼下是个“大学本科毕业生”;但运营体系管理、维护保养、安全措施等方面因为太欠积累和经验,目前还处于“幼儿园”时期。

动车事故令我国铁路安全管理的漏洞进一步暴露。为此,铁道部表示,除了将设计时速350公里的高铁下调至300公里外,设计时速250公里的高铁,按时速200公里开行。既有线提速到200公里的线路按时速160公里开行。在降速的同时,票价也作适当下浮。

铁道部的这一决定意味着,除了少数高铁保持300公里的运营时速外,大多数线路均回到了2007年铁路第六次大提速前的状态。

“这是纠错而不是开倒车。”北京交通大学运输经济理论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红昌说。他分析,铁路的健康运行需要考虑三个指标:速度、安全性和经济性,“速度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它需要服从后两个指标:技术管理是否可靠、老百姓是否接受。”

从现实情况看,我国高铁在后两个指标上的表现不令人满意,以至于有学者称中国高铁患上了“速度必须第一”的强迫症。

从历史的角度看,在重大事故发生后对铁路降速,也非我国独有:1998年德国高铁发生严重出轨事故并导致101人死亡后,也决定将最高时速从280公里降为160公里。

一次创痛也许并不足以使中国的高铁速度出现大倒退,也并不足以否定高铁带给我们的便利,但它至少可以让更多身为乘客的中国人思考,自己需要的到底是怎样的高铁?更快,更强,更多的世界第一,还是高效,安全,真正的为我所用?

“把车速降下来,让人跟上去。”中金公司的报告认为。报告把高铁形容为一匹“烈马”,在骑手对马性并不够了解的情况下,迅速上马的结果就是迅速摔下来。应该慢慢牵着多遛会儿,培养好感情,再骑上去加速。

专家点评: “定速” “定神”

很多专家认为,中国高铁、动车的速度,关键在于尽可能满足安全和社会需要的前提下,生产性价比更高的列车,找准最佳的能效比,同时兼顾环保。

截至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开通了高铁的国家,很少能够“直接盈利”。究其原因,在于轨道交通本身的社会公益属性。很多专家指出,从减轻公共投入负担,实现社会效益最大化的角度着眼,中国高铁、动车究竟该跑什么速度,路网建设规模该有多大,城轨和地铁发展到何种程度才适宜,应该尽可能排除人为意志、长官意志,通过独立的、科学的第三方评估、测算,算好经济账与社会账,找到最佳的平衡点,中国先进轨道交通体系才能既“定速”也“定神”。

在中国轨道交通业界,很多人去海外考察后发现,一些国家硬件装备并不如中国。有专家指出,这些国家高铁的成功,是技术的成功,更是管理的成功。

全国人大代表、武汉大学党委书记李健自武广高铁建设之初,就高度关注我国高速铁路安全风险防范和应急管理问题。李健指出,近年来,中国高铁发展迅速,运行速度不断被刷新。值得注意的是,高速列车时速350公里时,速度每秒约100米,0.5公斤的障碍物就可以产生500公斤以上的撞击力,可能导致列车瞬间颠覆。结合甬温线动车事故,考虑地质灾害、极端恶劣天气、技术故障及人为操作失误、材料老化及金属疲劳、破坏性盗窃、恐怖主义袭击、个别歹徒铤而走险报复社会等不确定因素,未来需要切实加强对高铁安全突发事件的风险防范和应急管理。

还有专家认为,应该从技术层面采取措施防范或降低风险。为此可以借鉴其他交通领域一些成熟经验,如座椅配置安全带、以立法形式确定乘车规范(如禁止吸烟、风险运行速度下限制走动等)、座椅配置纸质安全须知和视频演示安全常识、开办乘客自愿购买的人身意外伤害商业保险等。这些措施,可望有效提高高铁、动车的安全系数,帮助“蹒跚学步”的中国高铁运营,更快更健康地成长。

数字:

7735公里

高速铁路是指时速在200公里以上的铁路,截至2011年底,中国铁路营业里程已达9.3万公里,复线率和电气化率分别达到42.4%和49. 4%。到2012年10月底,投入运营的高速铁路总里程达7735公里。目前,中国铁路完成的旅客周转量、货物周转量、换算周转量居世界第一位。

四纵四横:

国务院新近印发的《“十二五”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规划》提出,中国将在2015年贯通“四纵四横”的高铁网络,并建设相关辅助线、延伸线和联络线。铁道部表示,届时中国高铁总里程将达到1.8万公里。《规划》还提到,届时基本建成国家快速铁路网。时速在160公里以上的快速铁路线路将达到4万公里以上,比“十一五”(2006-2010)末期翻番,基本覆盖50万以上人口城市。

54名官员:

2011年7月,甬温线动车追尾事故给快速发展的中国高铁沉重一击。事故调查报告提及的信号缺陷和管理不善问题成为过去一年高铁整顿的重点。中国在事故后处理了54名官员,并开展安全隐患大排查。铁道部说,截至2012年7月底,全系统整改解决安全隐患324项,其余35项将在年底前全部解决。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