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计于民——聚焦中国式“网络问政”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布时间: 2013-02-28
责任编辑: 傅阳
我要分享
放大缩小

——2013全国“两会”特稿“渐进中国梦”之七

编者的话:

从2003年到2012年,中国走过了极不平凡的十年。中国社会在转型中前行,虽然改革发展的道路充满艰难,中国依旧走出了从容,走出了自信。这十年,铺垫了通往“中国梦”的道路,这条道路也正变得越来越清晰。2013年全国“两会”召开在即,本网推出系列特稿——《渐进中国梦》,回顾过去十年中国政府出台的重大决策,以及在推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取得的成就与经验。

资料图片:2011年11月17日,“北京微博发布厅”上线运行,首批共20个北京市政府部门的政务微博加入“北京微博发布厅”。这是全国各省区市开通的首个省级政务微博发布群。王振/CFP

资料图片:2011年11月17日,“北京微博发布厅”上线运行,首批共20个北京市政府部门的政务微博加入“北京微博发布厅”。这是全国各省区市开通的首个省级政务微博发布群。王振/CFP

中国网2月28日讯(记者 傅阳)“和网友们进行在线交流,对于我来说是第一次。” 温家宝说。2009年2月28日下午,温家宝总理与网民在线交流。这是中国政府总理首次与网民进行实时交流。

全国31个省区市、港澳台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超过340万网民同时在线,通过中国政府网、新华网论坛踊跃提问。在两个小时的在线交流中,温家宝回答了网民提出的29个问题。

“我一直认为群众有权力知道政府在想什么、做什么,并且对政府的政策提出批评意见,政府也需要问政于民、问计于民,推进政务公开和决策的民主化。”温家宝表示。

2009年的这一次总理与网民之间的互动交流成为标志性事件,被视为开启了中国式“网络问政”的先河。这一次“官民互动”也被评为当年国内十大新闻之首。

“坚持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真情关心群众疾苦。”胡锦涛总书记在2011年“七一讲话”中提出的上述要求,将通过网络问政的形式得到最广范围的实现,网络问政已成为中国民主政治发展的新途径。

网络问政就是问政于民

随着网络的日益普及,中国互联网业的迅猛发展,互联网在中国民众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扮演起日益重要的角色。互联网逐渐成为中国公民行使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的重要渠道。现实中的民意借助或通过网络这一信息平台反映、发布、表达,从而形成网络民意,网络民意成为现实民意在网络上的延伸。

调查显示,2009年超过七成公众认为网络表达将成中国民主建设的新通道,近六成人认为网络民意有助于拉近政府与民众距离。网络民意在网络空间上开始以多种方式呈现出普通民众关于公共事务的意见表达和对公共事务的建议热情。

“网络拓宽了民意传达渠道,便于群众监督政府,也有利于政府了解民生、民意,改进工作。”全国人大代表、安徽铜陵市委书记姚玉舟说,网络民意表达是社会公众意见的重要表达方式。“从一定程度上说,直面网民就是直面群众,‘网络问政’就是问政于民。”

一方面是领导干部、政府部门通过网络了解民生、听取民意,另一方面是群众更直接地向领导干部、有关部门表达自己的诉求,有专家认为,“网络问政”的出现适应了双方的需求,“网络问政”的逐渐兴起在预期之中。

2009年2月,云南在押人员李乔明死在看守所,警方称其“躲猫猫”时撞墙而死。当地公安部门通报,24岁的李乔明在看守所中与狱友玩“躲猫猫”游戏时头部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这一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在网络上迅速发酵,众多网民纷纷质疑,一群成年男人在看守所中玩小孩子玩的“躲猫猫”游戏听起来非常离奇,而这种“低烈度”游戏竟能致人死亡就更加令人难以置信。于是,一场以“躲猫猫”为标志的舆论抨击热潮迅速掀起。

事件成为网络热点后,云南省委宣传部迅速组织事件真相调查委员会,并邀请网友和社会人士参与调查。在网络舆论的推动下,“躲猫猫”事件真相很快被查清,施暴者受到法律制裁,有关责任人受到行政处罚。

上海发展战略研究所分析认为,近几年来,我国公民通过互联网参与政治的现象日益增多。从2003年的每年几起,到2007年的每月一起,发展到现在的每月数起重大网络事件,不仅改变了公民传统政治参与的理念,提高了公民政治参与的能力,而且对政府公共管理体制、机制、运作模式等产生了重大影响。

依托互联网的大平台,网络问政风生水起,网络监督亦风起云涌。调查数据显示,87.9%的网民非常关注网络监督;当遇到社会不良现象时,99.3%的网民会选择网络曝光。

从杭州“70码”到温州购房门,从邓玉娇自卫到湖北孙志刚事件,从黑砖窑官员的撤职、复职、再撤职到“天价香烟局长”周久耕被立案调查,从公务员出国“考察门”到“一夫二妻”区委书记董锋被曝光后半月成为阶下囚,至近期网络上纷纷诞生的“房姐”、“房叔”、“表哥”,网络一次又一次展示出巨大的能量。网络监督展示出的每一次揭露都在网上引发激烈的舆论浪潮,并迅速转化为有关部门的问责,其效率之高、速度之快,与传统监督制度的拖延形成鲜明对比。

长期活跃于红网论坛的张家界网民朱子键喜欢在论坛上评点政事。2010年2月,朱子键成为“网友观察团”的一员,在众多专家学者的陪同下,当面对湘西州委书记何泽中建言。“以前总担心自己在网络上的言论不会被政府注意。令人高兴的是,从虚拟的网络世界走到现实的政治舞台,现在网民也有了真切的反映渠道。”朱子键说。

不仅是湖南,在中国各省市,网民的话语权越来越受到执政者的重视,网民“网络问政”的方式、渠道也在不断创新和突破。针砭时弊的热心网民的身影经常出现在各地方政府会议的旁听席上;地方政府各类政策出台会在网站上征求网民意见,邀请网民参加座谈会。

广东省从2008年开始探索建立“网络问政”渠道。广东省委副秘书长王衍诗说,广东已形成三大“网络问政”渠道:在广东主要网站上设立的网络问政平台,广东省信访局建立的网上信访系统和网上信访办理处,广东22个省直单位在政务网站上设立的网络发言人。

网络问政对政府部门产生的舆论监督作用日益凸显,同时也促进了公民意识的提升。2010年6月,广州市政府法制办的公务员彭某在工作时与前去办理业务的网民“厦门浪”发生争吵,争吵过程被录音并放在网上播放,引发强烈关注,被称作“咆哮哥”事件。 事件引起广州市政府法制办高度重视,迅速责成彭某进行深刻检讨,并将其调离原工作岗位。

媒体评论认为,网络正在成为中国政府和职能部门听民意、汇民智、解民情的新平台,也是一个使政府工作赢得民心的平台。可以说,现在各地政府越来越习惯于利用网络来了解民情、征求民意。

尽管“网络问政”在气势如虹中演绎着一次又一次的网络舆情高涨和网民理性力量的锐不可当,然而在“问政”过程中却依然暴露着网络问政的“先天”不足。

有媒体分析指出,网络问政当前存在的最大问题是, “问政”起来轰轰烈烈、热热闹闹,看似蔚为大潮,势不可挡。但是,实际上,当事者只要能够躲避过网络问责的高潮期,躲过网络舆情的风口浪尖,“一切就都好办”。

政务微博 :了解民意新方式

作为地方探索网络问政机制创新、搭建官民互动新平台的一个组成部分,政务微博诞生于2009年下半年。进入2010年,以各级政府、部门名义注册的官方政务微博大量涌现。

作为网络问政中产生出的“官民互动”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政府部门推出官方微博账户在“网民问政”和“政府施政”之间搭起桥梁。以140字以内,辅以照片的方式力行“织博为民”,被誉为政府的网络麦克风。

湖南桃源县官方微博“桃源网”出炉,是中国最早开通微博的政府部门。紧接着,云南省委宣传部的官方微博“微博云南”面世。随后,以“平安肇庆”、“平安北京”为代表的全国各地的公安微博,以及各级党政领导的微博如雨后春笋般开通。

“微博问政”增加了民众了解政府、反映民声、参政议政的机会,也为政府提供了了解民意的新方式,有效加强官民双方的意见交流,增强民众对政府的信任。但不可否认的是,微博用户素质的良莠不齐,会让部分情绪化乃至极端化的表达方式出现在这个社交的开放平台上。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微博时代对促进政府规范自身行为,努力遏制腐败,改变作风产生了重大影响。但上海交大公共关系研究中心、舆情研究实验室的研究也指出,我国政务微博内容僵化、互动性较低、缺乏制度保障等缺点亟待改进。

“政务微博不是单向性的传播,对于政府有了更高的要求,光靠过去应对的模式行不通。”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表示,如果政府仅仅认为微博的功能就是传播消息,则完全失去了开微博的本质意义。

“刘云山同志曾指出:互联网已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和主阵地,要抢占微博客舆论阵地,更好地发挥微博客促进经济发展、服务社会大众的作用,推动各级党政部门特别是与民生密切相关的部门办好政务微博。” 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处处长范寅龙说,“如何充分发挥微博即时、广泛、互动的传播优势,因势利导地做好舆论沟通和引导?如何借助微博汇聚民意、反映民情,使其成为党政机关整合民意的新平台和载体,维护社会和谐、促进科学发展?如何发挥微博问政的自发监督作用,使其有利于促进党的科学执政和民主执政,最大限度地减少决策失误?这些成为开设微博,并将微博做为政民互动和网络问政新型渠道时首要思考的问题。”

进入2012年,政务微博的“一站式”服务功能进一步提升。政务微博本身条块化现象进一步整合,机构微博、官员微博相互之间进一步提升协同性,也让网友问题反映渠道拓宽与方便。2011年11月17日全国首个微博发布厅——“北京微博发布厅”上线的一年时间内,落户新浪微博平台上的政务微博发布厅总数达135个,政务微博作为政府和民间对话沟通的新平台不断凸显出新的发展特性和社会管理价值。

无论是网络问政还是政务微博,传递民意,建言献策,正在成为普通民众参政议政的新型民主表现形式。网民问政议政蔚成风气。

专家解读:需强化对“实名”法律保障

连续四年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蓝皮书》撰写年度“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的网络舆论及新媒体研究专家单学刚认为,在新媒体时代,网络问政是一个大的趋势。网络发展到今日,网民已然突破5亿大关,政府办网也从过去的单一“宣传”转向了“互动。

单学刚表示,网络问政的发展留下了很多经验,但不容否认的是也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定位的模糊,谁来问?向谁问?怎么问?能不能问出结果?这些都存在模糊地带。更严重的是,个别地方还出现了形式主义的倾向,“形式大于实质”更是背离了网络问政的本质。要想真正健康地推进网络问政,必须真正转变领导的意识,切实认识到网络问政的重要性、紧迫性,由衷地推进这项工作。此外,更必须进行制度化建设,近几年网络监督大显威力,但诸多案例中,究竟有几件能获得了回应以至于真正彻底的解决?“想问就问,不想问就不问是不行的,必须建立一套完备的处置、反馈、监督流程。”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认为,从短期来看,对网络民意表达的“制度性回应”是一个必须给予高度重视的问题,应当加强对民意的吸纳、回馈、说理制度。“缺乏这些制度和机制,问政就会成为长官意志的点缀,爱听的听,不爱听的可以听而不闻,网络的参与和表达,都将陷入浅表化、符号化。从长远看,网络问政的有效推进,关键依赖于所有参与者真诚沟通的心理和行动。网络问政的参与者(包括政府和民众)表达要超越情绪化,在网络上形成理性的争辩和讨论。网络参与有时类似于“化妆舞会”,从参与角度而言,参与者身份明确化是有益的。但网络参与者不愿“实名”表达,可能存在一系列对参与权法律保障的不信任。因此,需要强化对“实名”的法律保障。

数字解读:

50561

截至2011年12月,在新浪网、腾讯网、人民网、新华网四家微博客网站上认证的政务微博客总数为50561个,其中党政机构微博客32358个,党政干部微博客18203个。

2012年全国各地党政机构微博数量在各地都有较大涨幅。江苏、广东、浙江、山东四个省份党政机构微博数量仍处于前四位,河南、北京、福建、内蒙古、上海、辽宁名次微调;党政机构微博影响力“TOP300”地域分布方面,江苏省由上半年的第7位跃升至第5位,涨幅为53%。其中涨幅最大者为上海(70.8%),其次为四川(58.8%)、北京(44.4%)、广东(42.6%)、浙江(32.1%),

在政务微博行业分布中,司法类(54.5%)增长最快,其次为工商税务(50%)、交通(34.5%)、旅游(31.3%)、团委(28.6%)。

29

2009年2月28日下午,温家宝总理到中国政府网与网民在线交流。这是中国政府总理首次与网民进行实时交流,中国政府网和新华网全程直播。全国31个省区市、港澳台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超过340万网民同时在线,通过新华网论坛踊跃提问。在两个小时的在线交流中,温家宝回答了网民提出的29个问题。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