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民主生活会:“真刀真枪”批评与自我批评

发布时间: 2013-11-04
放大缩小

  柳友娟绘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开展以来,“民主生活会”随着中央和各地党委高调亮相,成为高频词汇。民主生活会上集中反映的调研走样、脱离群众、怠惰自满、铺张浪费等问题,使人感到抓住了要害,动了真格。人们不禁好奇,“民主生活会”,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一项组织活动制度,究竟是如何进行的。

偏重部署,抓督促、问责不够,“抄水表”式的检查,存在好人主义,坚持原则不够,对当前食品药品安全监管问题的复杂性、多发性存在畏难情绪……10月24日,市委书记韩正参加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专题民主生活会。这场民主生活会经由媒体传播,在上海党员群众中反响热烈。

此前河北省委召开的专题民主生活会更是一个范本。河北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教育实践活动联系省份,9月23日至25日,习近平全程参加并指导了河北省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会上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自我批评,“在领导岗位上久了,确实离群众远了。难免演奏‘看盆景、听汇报、作指示、上电视’四部曲”。有分析认为,中央常委各自联系一个省参加民主生活会是第一次。这是新的历史时期党建的一次新探索,或将成为党建史上一个历史节点。

此后一个月时间内,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常委班子陆续召开了专题民主生活会。

各省市相关部门的民主生活会也自上而下逐渐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随着新一轮民主生活会的上场,迅速成为热词。

如何开民主生活会

民主生活会究竟是怎么开的呢?被喻为我党“三大优良作风”之一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又是如何进行的?

检索关于此轮民主生活会的报道,不难发现,民主生活会不仅是“开会发言”,从报道的一些用词中可以看出些门道。比如“专题民主生活会”、“谈心”、“对照检查”等。

首先是确定民主生活会主题,即找准党性党风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这次自上而下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有着明确的问题指向:“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以此为主题,查找各级党组织在“四风”上存在的问题。

紧接着开始做会前准备。从各省的情况看,准备时间长达3个月左右,包括组织学习、征求意见、开展谈心、撰写对照检查材料等。

甘肃省委常委会及班子成员利用7天集中进行5次学习、2次专题辅导、2次交流讨论,收集干群意见4.5万条,其中对常委会班子及个人意见3291条。通过梳理,总结出省委班子10个方面的“四风”问题。

在上海,市委常委先后组织开展7次专题学习,多次赴基层企事业单位,与群众面对面交流,先后召开座谈会90多个,访谈约1300人次,征求到800多条意见。韩正先后主持召开2次专题会议,对起草好常委会班子对照检查材料提出明确要求,并审阅修改对照检查材料。

要确保批评的审慎态度,不是“凭空放炮”,于是民主生活会要提早沟通、开展会前谈心。据报道,上海有的常委主动把自己的对照检查材料交给其他同志审阅,真心实意请大家提意见。在江西,省委书记与常委逐一必谈;中央督导组与常委间逐一必谈;常委互相必谈;省委常委与分管省直单位主要负责同志必谈。

上会的对照检查材料有两类,一类是针对个人的,一类是针对该级党委“班子”的。从各省市的情况看,常委个人都是自己动手撰写对照检查材料,为了“像自己”、有深度,多数人都修改了材料,少则四五次,最多的甚至修改至29稿。

准备充分后正式开会。从近期各省民主生活会看,开会时间一般2至3天,不少省份“从白天开到深夜”。程序上,首先是书记代表常委班子作对照检查,深刻剖析“四风”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随后,书记带头自我批评、查摆问题;党委班子成员逐一检查,联系个人经历、对照征求意见;然后,党委班子成员互相提意见、相互批评。会议结束时,书记作总结讲话,并对今后工作提出要求。督导组对民主生活会取得的成效进行点评。

“反思和自我剖析至关重要,而集体学习的优势在于交流、碰撞、激发、共享。民主生活会的质量直接反映出党内民主程度。 ”有学者认为,党内民主的发展决定着整个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体系吸纳和接受人民政治参与的空间和能力。

如何让批评变得诚恳积极

“批评上级怕穿小鞋,批评同级怕伤和气,批评下级怕丢选票,批评自己怕没面子。 ”自我批评不易,批评别人更难。而民主生活会的重要内容就是批评与自我批评。

民主生活会就怕流于形式。一名负责党务的官员说,过去有部分民主生活会,部分党员领导干部的发言就是揣摩主要领导意图,与领导保持一致。比如领导说‘群众观念淡薄’,他就讲‘深入基层较少,与群众联系不够’;领导讲“某同志工作方法有待改进”,他就说“某同志协调能力有所欠缺”。而有的同志自我批评时大谈业绩,变成了自我表扬与相互表扬。

要解决这一问题,“一把手”的表率作用是关键。抛开顾虑,与会成员才可能“真刀真枪”地批评。因而此轮民主生活会,各地“一把手”均有“向我开炮”的架势。有的还开门见山,主动谈自己的住房、用车情况。

不放“礼炮”、“哑炮”、“空炮”,是此次民主生活会的鲜明特点。开完民主生活会的上海常委都感到,这样的会,触及到了思想和心灵,达到了红红脸、出出汗、治治病的预期效果。

民主生活会结束时,各省提出了整改意见。不过,这轮民主生活会成功与否,最终还看整改落实情况。正如中央第九督导组组长高祀仁所说,整改落实的成效要由群众说了算,群众满意的才能“销号”。

相关链接

民主生活会“进化史”

建党初期,为反对家长制作风,党内提出了扩大党内民主生活。1942年开始的延安整风运动,就积极倡导并践行“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党内民主生活方式。

1980年,十一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明确要求,各级党委或常委会应定期召开民主生活会,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

1981年,中组部下发《关于进一步健全县以上领导干部生活会的通知》,规定“县级以上党委常委除了必须编入一个组织参加组织生活外,同时要坚持每半年开一次党委常委(党组)生活会”。这是第一次以党内文件的形式,明确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的时间、范围、内容等。

1992年,十四大党章首次载明领导干部必须参加党委(党组)的民主生活会。

1997年,针对民主生活会存在的地方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不认真的问题,中纪委、中组部印发《关于提高县以上党和国家机关党员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质量的意见》,明确要求派上级党组织领导干部参加、监督下级党组织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

2000年4月,中纪委、中组部再次发出《关于改进县以上党和国家机关党员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的若干意见》,将县以上党和国家机关党员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由原来的一年召开两次改为一年召开一次;省(部)、地(厅)党委(党组)成员每年要参加两个以上的下级领导班子的民主生活会。中纪委、中组部领导同志每年至少要参加一个省部级领导班子的民主生活会。省级纪委、组织部的领导同志每年至少要参加一个地市级领导班子的民主生活会。

本报记者 张骏

 

文章来源: 解放日报
责任编辑: 焦源源
 
分享到:
20K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