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陈福生:随中国高铁一起放飞的“中国梦”(图)

发布时间: 2013-07-26
放大缩小

正在检查动车组的陈福生。任杨杨 摄

陈福生带领、指导新上路的大学生。任杨杨 摄

长城网7月25日讯(李溢春赵文辉张天虎)随着中国铁路进入高铁时代,美丽的动车乘务员(俗称“动姐”)的,就成了新时期铁路在社会公众脑海中的形象“代言人”。而与之同时诞生的动车组地勤机械师,多年来却鲜为人知。

“我们是动车组地勤师,‘陆地航班’的‘保健员’”,面对不被人所知的职业,他们始终并且充满自豪。

陈福生,北京动车段北京南动车运用所副所长,就是他们这个默默无闻队伍中的一员。

他是所里唯一的“老陈”

北京南动车运用所,从2008年京津城际开行成立至今,陆续担当了京津城际、京沪高铁、胶济线等5种车型73列动车组的检修运用任务,平日里每天检修动车组作业量就达40列62组之多,如果遇上春运、小长假增加动车组临客等重点时期,任务量还会增加。

“他们都是‘夜猫子’”。因为动车组检修作业都在夜晚进行,一来二去这就成了朋友和家人,对他们工作状态和场景的第一印象和描述。

陈福生也从事动车检修作业五年了,伴随着中国高铁的不断延伸和成长,陈师傅的名号也随着时间的推移从“老陈“、“陈检”演变为“陈所”。

不过他依然比较喜欢“老陈”这个称呼。“大家伙儿喊我老陈,听起来就感觉踏实,也显得亲切,这就好比检修动车组,必须踏踏实实,大伙一起摽着膀子干”。

“老陈,先帮忙换6道动车组的闸片。”

“老陈,待会儿留下来送车。”

“老陈……”

只要动车组一进所,叫“老陈”的声音就会此起彼伏,尽管动车所内姓陈且年纪相仿的远不止他一个,但是“老陈”响起,大伙都知道在叫谁。陈师傅也当仁不让有叫必答,忙前忙后,时间长了“老陈”的名头,成了他的独享。

回忆起一起工作五年来的经历,当年的工长、现同为北京南动车运用所副所长的崔占国,总能如数家珍。

“在班组中,他干活儿比较细,学的快、手脚也麻利,有急活儿、硬活儿,找他准没错,只要喊一声“老陈”,肯定只有他答应。”崔占国连说带笑有点合不拢嘴。“在这里,绝对不会有冒名顶替,不信你喊一个”,崔占国对自己的判断充满自信。

让人打心眼里信服的“陈检”

在铁路内部从事质检岗位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能被同事们冠以“什么检”的,那绝对是一种荣誉、一种打心眼里发出的信服。

2010年,陈福生当时是所里的质检员。

按照车间规定,质检员每天晚上19:00交班,但为了能够与上一班质检员更好地沟通工作,掌握生产进度和第一手资料、当夜盯控重点,陈福生总是不到18:00就来到所里。

每次发现问题,老陈都会举一反三探出了所以然,并向车间提出预防此类故障发生的意见和建议。

一次,在抽检动车组检修质量时,他发现一辆动车组的固定裙板内侧侧架立柱有裂纹,整个焊接部位已经贯通,事关重大,按照他的汇报和建议,车间在随后的对同一型号动车组进行全面普查中,又发现了同一类型的故障……信息反馈回厂家,引起高度重视,这一设计缺陷及时被发现并得到彻底解决。为此,厂家领导专程赶到段上,对老陈进行了奖励,并且当着全段职工代表的面,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感谢他及时发现消除安全隐患,拯救了公司声誉。

“这没啥了不起的,这是做质检员的本分”。他越是这样越是让同事们佩服的杠杠的,“陈检”也由此被叫开来。

不是领导的“陈所”

2013年,陈福生开始担任北京南动车运用所副所长。

但是,他忙碌的身影依然是检修大库中的一道风景。

手中的电台成了他过硬技术业务的延伸平台,随时调配技术、质检、检修班组成员,及时联络厂方技术人员,协调指挥各工种密切配合。一句话:保障动车组安全、正点、出库零故障…… “陈所安排的活,急而不乱,都在裉节上,人员再多也不冲突、不打架,累是累,可是心里舒坦。”甲班一组工长王剑道出了他的心里话。

作为质检员的龙庆田不管“陈所”在不在,干活从来不敢打马虎眼,这不仅源于陈所是老质检出身,更是因为他一贯的言传身教。

“我们干质检的,每次在班组做完检修后,一定要把关键和隐蔽部位仔细检查一遍,有时不放心还要检查两三遍,不看到位总感觉像丢了什么似的,就是下班回家,心里也不踏实,其实说到底这都是从陈所那里学来的。”龙庆田毫不掩饰对陈福生的敬畏。

所里只要有新人来,陈所总是第一个带,就像如何拆装闸片这样的小活,有时间他都亲自上手做演练。

“孩子们上班第一影响很重要,不能让孩子们从一开始就走错路、走弯路,我们的活总归要让年青人来接班,说小是为了孩子们的饭碗,说大这可是中国高铁的未来呀!”陈福生的话,语重心长。

我想这也是他作为一名见证和伴随中国高铁从诞生到成长,多年来心路历程的切身感悟和寄语中国铁路再创辉煌的祝福与梦想。

文章来源: 长城网
责任编辑: 张艳玲
 
分享到:
0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