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转播到腾讯微博字号:

“失独”家庭身陷情感之困:最苦的苦 最痛的痛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2-07-30  发表评论>>

最苦的苦

  除了要面对痛苦 还有懊悔和债务

  “2011年12月24日,生命要是能绕过那一天该多好……”对很多失去独生子女的家长来说,生命似乎就永远停留在某天某一时刻,所有的欢乐幸福从此远离。记者在QQ群里结识了一位北京白领吴梅(化名),她黯然表示,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让儿子出国留学,“当时家里人都不同意,只有我一个人支持他,我对他说,我的儿子想去哪里,我就支持他去哪里。”吴梅借钱送儿子去澳洲读大学,为此背了一身债,结果,毕业前夕,儿子潜水的时候出了意外……

  吴梅给记者看儿子的照片,23岁的大男孩,阳光帅气,充满活力。由于丈夫沉溺赌博,当年吴梅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医院生下了儿子,从此母子二人相依为命,感情亲密无间。还是在儿子的支持下,吴梅和嗜赌如命的丈夫离了婚。虽然是单亲妈妈,但是吴梅独立、坚强、乐观,一个人把孩子养大,她是儿子嘴里的“时尚潮妈”。

  去年8月,儿子在23岁生日那天,从澳洲写给妈妈一封长信,信里说:“如果这是个拼爹的年代,我一定活得十分悲惨,还好我还有老妈,于是我一跃成为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似乎冥冥中自有天意,懂事的儿子在信中细细回忆了和妈妈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他说,明白妈妈花费了多少心血,才把他从6斤养到180斤,成了现在这个1米84健壮的小伙子;他说和妈妈之间没有代沟,无话不谈,妈妈一直年轻美丽,他从来不曾想过他的“辣妈”有一天也会变老……最后,他请妈妈12月来墨尔本参加他的毕业典礼,说“军功章上全是你的功劳”。可是12月还没有过完,这个年轻的生命就消失在异乡的大海里。

  儿子曾在信中说:“不好意思老妈,又拖累了你几年,我保证以后不再拖累你啦!”可是儿子并不知道,这种“拖累”对于妈妈来说,是一种多么幸福的羁绊。儿子离去后,吴梅的生活完全失去了重心,“我现在一个人在全国各地走,出来已经好几个月了,不敢回北京,更不想回家,就想这样流浪下去,和新认识的朋友在一起玩玩乐乐,人家不知道我的情况,可以暂时忘掉一点痛苦。”

  可是吴梅知道,她无法永远这样逃避下去,终将要面对现实,“还是要回去上班,因为要还债,为了儿子的教育投资,我当初借了很多钱,还清债务,还要给自己存养老的钱,我这辈子没依靠过别人,今后更是要全靠自己了。”

  最痛的痛

  失去的不仅是孩子 还有丈夫和家庭

  记者加入了多个“失独”QQ群,发现一个现象,这个群体以女性居多,有的群直接冠以“失独妈妈”,通过聊天才知道,失独对于妈妈来说,灾难似乎来得格外彻底,很多女人,她们在失去孩子之后,又失去了丈夫和家庭。“我们现在大部分都是一个人生活,有的是丈夫去世了,更多的是孩子出事之后就离婚了。”一位妈妈说。

  北京妈妈林凡(化名)就是这种情况,“真是命运捉弄人,孩子出交通事故那天,我正好在医院做手术,因为子宫肌瘤做了子宫摘除。孩子走了20多天我才知道,家里人一直瞒着我。我要是知道,那天我绝对不会做这个手术,虽然我快50岁了,可是只要还有子宫,就还有生孩子的希望,现在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20岁的儿子被一场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夺去了生命,虽然事后林凡一家得到了100多万元的赔偿金,但仍然无法改变这个家庭走向毁灭的命运。

  “孩子走了以后大约一年,老公向我提出了离婚。”林凡表示,她的婚姻可能和大多数人差不多,两个人在一起过了20多年,不好也不坏,因为孩子,本想就这么凑合下去,到老了也算有个伴,可是忽然间,就发现走不下去了。“孩子是维系夫妻关系唯一的纽带,如今这个纽带忽然没有了,挺大的房子,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互相对着唉声叹气,有时候一天也说不了一句话。”林凡的丈夫开始是整天不出门,后来是整天出去不回来,两个人的话越来越少,而且避免提到任何和孩子有关的话题,“有一天,他和我说,实在受不了在这个房子里住着了,到处都是孩子的东西,孩子的影子,他快活不下去了。”丈夫就这样离家出走了,两个月后提出了离婚。

  离婚之后,这个一起生活了20多年的男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在林凡的生活中消失了,“房子给了我,大部分财产也都给了我,他留足了给我养老的钱,大概这样他的心里能好受一点。”从亲戚朋友口中,林凡知道前夫很快就再婚了,找了一个不到40岁的女人,“其实我也能理解他这么做,毕竟他才50岁,还有希望再要一个孩子。”

  这种在外人看来可以称作“绝情”的做法,记者却从妈妈们的口中没有听到太多的抱怨和指责,“抓住一点希望就能活下去,他想忘掉过去的一切,重新开始,也是人之常情。”林凡平静地说。

  渺茫的希望

  试管婴儿或代孕 五旬人苦苦求子

  对很多失独家庭,再要一个孩子可能是医治伤痛的唯一办法。失独QQ群里交流最多的信息,就是关于试管婴儿、领养,甚至找人代孕,对于年近50岁的失独父母来说,自然生育已经很困难,他们大部分的精力和金钱花在求子的路上,但是这条路走得格外艰辛,是对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今年48岁的韩丽(化名)三年前经历了丧女之痛,当她和丈夫到医院询问他们还有没有可能再生一个孩子时,医生表示,大部分妇女50岁左右进入更年期,绝经后不再产生卵子,她现在已经48岁,卵子的数量和质量很难说,自然怀孕几率不大,试管婴儿的成功率也不高。

  “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不会放弃,花再多的钱,吃再多的苦我也不在乎。”韩丽说。这两年,她在一家民营医院共做了3次试管婴儿,七八次人工授精,再加上各种检查和吃药,已经花了10多万元,而且每次打针取卵都很痛苦,最后一次,为了不影响卵子质量,她听从医生建议没有用麻药,当时她泪流满面地躺在病床上想,这是最后一次了,可是这次还是失败了。

  折腾了两年,她现在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右侧卵巢肿大,右侧盆腔有粘连,甚至乳房也出现肿块,而且每次失败都伴随莫大的精神折磨,她不知道还要承受多少痛苦才能再次当上妈妈。

  丈夫实在心疼她的身体,劝她不要再做,提议领养一个孩子。“我们去过北京和外地的很多孤儿院、福利院,基本上都是身体有残疾的孩子,我们考虑再三,觉得以现在的年纪和精力,去养一个残疾孩子实在是力不从心,我们快50岁了,再过二三十年,我们走的时候,留下一个残疾孩子怎么办,谁来照顾他?”

  梦想的安慰

  倡议创立“天使节” 争取社会了解关注

  有一封倡议书在多个失独QQ群里互相转发,倡议书名为《呼吁创立“天使节”——让失独家庭感受社会关爱》,文中这样写道:“世上有一群父母,他们的年龄大都50开外,20多年来,和自己唯一的子女快乐地生活,正当他们幸福地为孩子购置新房、准备嫁妆的时候,一场意外却夺走了孩子年轻的生命。他们自称为‘失独者’……为了让这些失独父母感受到像其他家庭一样的幸福,为了让这些失独父母感受到来自社会的关爱,为了让这些失独父母到年老时不再孤单,众多网友联名倡议将每年的5月21日定为‘天使节’。在这一天,让天堂的孩子们重回人间。5月21日是‘我爱你’的谐音,这一天是在母亲节和父亲节之间,在汶川大地震纪念日之后,选择这一天作为节日,既是为了表达对失独父母的关爱,又是为了表达对在汶川大地震中失独父母的慰问和祝愿。”

  这个呼吁在微博和QQ群里被大量转发,“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倡议得到社会的关注,因为我们面临的是很多健全家庭无法想像的困境。”失独妈妈“天涯人”表示:“抱团取暖是不现实的,我们都是经过失去孩子创伤的人,身心都是疲惫不堪,如果在这个群体里,依靠年轻的为年老的做点事,那是不可能的,我们没有那个体力了,我们所面临的就是将来老无所依,失独家庭没有赡养人,养老院不收,上医院没人签字不给手术,这些情况很多人不知道。”

  “我们自己筹建专门收留失独老人的养老院吧,一直负责到临终关怀。”群里不止一个人这样提议,然而这样的事情又岂能是个人的力量能够完成的?一位失独者说:“幸福和不幸就在瞬间转换了,现在每个独生子女家庭,都有可能面临我们这样的命运。”

  ○摘自《北京晚报》张鹏 文

文章来源: 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 苏向东
官方微博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