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须破解外部新挑战 外部环境存诸多风险

国际金融危机已进入第五个年头,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仍在发酵,世界经济增长乏力,中国未来发展面临多重挑战,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外部环境出现诸多风险和不确定因素。

经济发展空间面临新的挤压

当前,世界经济正出现三大趋势:一是实体经济结构加快调整。金融危机以来,国际资本、劳动力等生产要素正从一些国家的泡沫经济部门转移出来,进而推动制造业企业加快产品和市场开发。二是世界经济结构加快调整。此次金融危机已推动国际贸易结构调整,引发国际金融资本重新配置,导致全球产业链重新布局,进而促使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比例调整以及国际收支平衡调整。三是经济体制机制加快调整。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加强金融监管、金融体制创新,并加强对经济危机的防范,等等。

在全球化和各国不同的经济与政治周期作用下,金融危机高峰时期各国“同舟共济”的精神难以为继,利益冲突和纠纷有增无减,政策立场协调难度加大。上述态势恶性互动,正制约着世界经济复苏和增长。

美国经济总量虽然基本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但增长依然乏力,就业压力严重;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仍在发酵,欧元区经济陷入整体衰退;日本受“超级债务”和自然灾害影响,很可能陷入第三个“失去的10年”。与之相对应,中国等新兴国家对世界经济复苏与增长发挥了重要的拉动作用,但也都面临着结构性经济与社会问题困扰。

在上述大背景下,发达国家,尤其是主要大国试图利用其特权地位滞缓国际体系改革与创新进程,维护其既得利益,谋求后危机时期经济先发优势,进而利用规制制约中国发展。

后金融危机时期,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等机构仍将在促进和平、发展、合作与治理等领域发挥作用。其间,中国在重大国际议题上的发言权和影响力均在上升,战略回旋空间有所拓宽。然而,相关机构的改革方案迄今难产,新规则创新步履维艰。一些国家为保护国内产业和市场,纷纷开启市场保护主义政策,并将矛头指向中国。

国际关系面临新的十字路口

此次金融危机已导致国际关系重新洗牌,引发国际力量重新分化组合,新兴大国在危机中群体性崛起,国际力量对比进一步朝着相对均衡的方向发展。

美国虽已结束长达11年之久的反恐战争并从伊拉克撤军,但阿富汗战争及其全球军事力量再平衡仍需耗费大量经费。随着国债和财政赤字不断创新高,美国对中国的依存度不断加深。欧盟成员国受主权债务危机影响深重,经济复苏缓慢,多国发生社会震荡。日本面临通货紧缩、日元升值、个人消费势头衰减等多重挑战,其亚洲的经济龙头地位已受到挑战。与之相对应,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发展势头强劲,不仅充当了世界经济复苏的主要引擎,而且成为发达国家解危脱困和解决国际问题的借重力量。

但是国际力量对比的变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发达国家的综合实力和自我纠错能力依然存在,在经济、科技和军事上仍具有坚实的基础,在资本、科技、市场和信息等领域仍具有自愈和创新能力,在国际关系领域仍然处于主导地位。因此,国际力量对比中北强南弱的基本格局在相当长时期内似难出现改观,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集体振兴在短期内尚不可能抵消发达国家几百年里积累起来的优势,更难以撼动其既得利益集团地位。发达国家仍然占有相对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国经济规模不断增长,发达国家愈益要求中国承担与之对等的国际责任,而广大发展中国家则愈益期盼中国承担更多的国际义务,提供更多的发展援助。

周边地区局势正经历重大调整

从东面看,金融危机加速了世界经济中心东移趋势,这为中国稳步推进和平发展战略和拓展发展空间提供了历史性机遇。但是,日本政府刻意上演“购岛闹剧”,肆意踩踏中国核心利益红线,东南亚一些国家在经济上继续谋求对华关系利益的同时,强化与域外大国的安全合作,以期抵御可能来自中国的影响,部分国家依托外力加紧侵蚀我海洋和岛礁权益。美国则充分利用地区热点问题高调重返亚太,一方面与相关国家强化军事联盟,加固针对中国的“第一岛链”,另一方面刻意推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试图离间中国与东盟的经贸合作关系,争夺亚太地区事务主导权。

从南面看,美国利用阿富汗战争继续构建窥视中国与俄罗斯的前哨站,积极迎合并鼓动印度“东进”战略;乘机拉拢中国周边国家,延伸围堵中国的战略网络。

从西面看,欧盟受主权债务危机拖累,在国际格局和全球治理进程中的政治意愿和能力双双受挫,但在美国主导下继续推动北约东扩,继续实施“利用加制衡”对华关系战略。

从北面看,俄罗斯积极推进东西两翼展开战略,对华关系保持稳定发展。

维护和塑造国家形象

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贸易国、最大的外汇储备国、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伴随着经济实力不断发展壮大,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明显增强,但各种外部压力也随之增加。

在有失公允的国际舆论和西方价值观作用下,一些国家迄今无法适应中国的快速发展,“中国威胁论”、“中国强硬论”、“中国傲慢论”、“中国风险论”相继袭来,美欧一些知名智库和专业咨询机构纷纷将中国经济增长前景列入2012年全球十大风险之一。

一些国家对中国的和平发展抱有种种疑虑,充满误解和偏见,纷纷调整对华关系,增加了对中国的战略防范,频频制造麻烦,挑起双边或地区涉华争端。

上述现象表明:一些国家虽然接受中国的发展成就,但对中国未来走向仍存有疑虑。

此外,经过30多年改革开放洗礼,中国经济规模不断扩张,竞争力不断提升,经济疆界和利益疆界不断向国际范围延伸。然而中国经济“走向世界”仍处在学习和适应阶段,缺乏国际经营经验、对投资东道国投资政策法规缺乏把握、经营人员文化素质欠缺以及中国企业的产品和服务的形象不尽如人意等,表明未来中国需要进一步维护和塑造负责任大国的国际形象,在外交工作上应形成合力。

中国外交未来的着力点

其一,紧紧抓住战略机遇,坚定不移维护与拓展发展空间。牢牢把握国际与国内两个大局,进一步调整对外关系战略。

要稳定和拓展同主要大国的关系,确保中国实现和平发展战略必备的国际资本、技术和市场支撑。通过高层战略对话和外交协商解决相关问题,增进相互谅解,谋划相互妥协,加强利益交换,敦促对方切实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维持双边关系大局稳定。

继续巩固和发展同周边国家的友好合作关系。以贸易、投资、技术、人文和产业合作为载体,加快互联互通,拓展合作领域,提升合作档次,彰显合作效益。

创造条件进一步推进中国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互利互惠合作关系,筑牢中国经济梯次转移的政治、经济和人文基础。

全方位参与多边外交。利用一切机制和渠道,促进国际关系民主化;与广大发展中国家携手维护自主选择的发展道路;呼吁世界各国遵守联合国宪章精神,反对任何国家推行强权政治,反对任何国家利用武力移植本国政治制度或价值观,反对任何国家以人道主义干预为幌子推行单边主义战略。

依据全球化和低碳经济发展进程,积极调整中国经济结构,加快融入世界主流经济的进程,加快工业化进程,充分发挥比较优势,有效实现工业化后发优势。此外,还应充分利用中国巨大的人力资本、市场资源和产业扩张能力,建立和完善以本国企业为核心的国际转移机制,实现更多的发展利益。

其二,积极稳妥维护国家权益。成熟的国家关系必然伴之以复杂多变的矛盾和纠纷。未来,应进一步完善外交理论和实践机制,建立与完善同本国经济疆界和利益疆界相适应的国家利益保护与促进机制、足够的维护国家主权独立与领土完整的机制和能力、具有弹性的对外关系矛盾与纠纷处理机制、与本国国际地位及作用相适应的外交队伍、与中国国情相适应的社会各界参与外交事务的机制。通过双边和多边机制积极开展平等对话、谈判和政策协调,解决相关问题,照顾相互关切,推动互利合作,维护共同利益,实现共同发展。

其三,争取扩大全球经济治理话语权。一是积极推动现行国际机制改革与创新,改革有悖于时代潮流的治理程序,增加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权和话语权。二是积极推动建立新的游戏规则,与发展中国家携手提出共同主张,发出共同声音,倡导共同议程,维护共同利益,谋划共同发展空间。三是用足用好20国集团机制,积极参与并推动经济治理进程,维护中国发展权益。四是加紧构建区域发展合作与治理机制,构建有效的利益共同体,增强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政治与经济基础。

其四,依据国情承担国际责任。中国应依据国力许可和联合国宪章精神,增加对外发展援助,扩大提供公共产品的规模,提升对外援助的质量和效益,协助受援国提升自主发展能力。以中国成熟技术和成套设备为载体增加基础设施和技术项目援助。与有关各国加强对话与谈判,扩大交流与合作,相互学习、借鉴治国理政和经济与社会转型经验。

其五,着力构建国家理念形象。积极整合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资源,促进中国文化、中国理念形象与中国成就的有机统一,促进国际社会对当代中国的认知,促进中国文化与国际主流文化的相互学习和借鉴,促进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处,促进国家之间和谐共存,为中国融入国际主流社会构建人文基础。(刘友法)

.

责任编辑: 海屿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