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午餐工程”的实施是执政为民理念的回归

今年春季学期起,宁夏26万余名小学生吃上“免费午餐”。据悉,宁夏在中央财政为试点地区农村义务教育小学生,提供每天3元钱的营养膳食补助基础上,再额外提供1元钱的营养膳食补助。为配合“营养改善计划”实施,宁夏已投资1.05亿元用于新建、改扩建农村小学食堂以及购买厨房设备、餐具等项目,确保农村娃吃上安全营养的免费餐。(2月19日《中国青年报》)

这是日前广西柳州市传来将“免费午餐工程”的覆盖面扩大至全市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喜讯之后的又一个令人欣慰的好消息。于此,我们有理由期待国家关怀的阳光温暖更多“穷孩子”。这样的政府行动,更是一种政府执政理念的温情回归。我们的国家不断发展,政府的钱袋也日渐丰厚,有此能力和条件实现这种理念归位。拿经济指标相对不济的宁夏来说,单就新建、改扩建农村小学食堂以及购买厨房设备、餐具等就已花掉1.05亿元,要确保农村娃吃上免费午餐,颇似吃力,但只要大家劲往一处使、神往一处聚,精打细算,完全能保障该工程长期坚持下去。

不必讳言,颇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对教育的财政投入,一直满足不了百姓所需,公民个人所担负的教育成本一直偏大。早在1993年,我国在《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中就公开提出:“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在本世纪末达到4%。”但18年过去,“4%”这道坎似乎仍是一道未逾越的鸿沟。这方面不缺数字旁证,2005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显示,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仅占GDP的2.82%,在全球120个国家中位于90名之后,是世界上教育投资最少的国家之一。

在教育投入不足的另一头,是教育乱收费现象久治不绝,一些局部尚有恶性病变之险。2002年以来,国家发改委通过8次教育收费检查,查处因资金不济而乱收费的达68.51亿元。使得不管是义务教育阶段,还是幼儿学前教育及大学教育,乱收择校费、乱收补课费、乱收建校费丑闻频现。远的不说,就在不久前,就有两起教育乱收费的报道,广州一幼儿园在新生上学时,需一次掏钱1065元购买校服27件;北京不少家长反映,把8万元赞助费交出去,儿子挤进了一所知名小学。择校费少的6万元,最高达25万元——择校费越收越有放肆的迹象。

追根溯源,还是“教育产业化、办校为挣钱”的阴魂未散。有地方还加剧教育马太效应,不断成立示范窗口中学教育集团。一边是公共教育投资步履蹒跚,一边却是一些公共教育机构变着戏法地乱围地、乱圈钱。在这种大中小的求学者寡权的现实生态下,便造成公民教育负担不断加重。公共教育发展迟缓与公民自身教育投资渐增的扭曲形态一直未得到及时扭转,便拉高了公民的民生成本,甚至滋长和蔓延了新的“读书无用论”思潮。如今这方面的实例不断曝光,是该引起我们社会的全面警觉了。

当权力、资本的可继承性长期被认可并还在不断固化时,“穷孩子的春天”不仅迟迟未到,反而会继续蒙灰。所以,作为一个并不太富足的省区宁夏,能够推出“免费午餐”工程,无疑是投向平静湖面的又一块巨大的石子,已溅出一阵牵挂苍生的“意识水花”,这理当引发更多地方及时跟进,去作消除教育“马太效应”的马前卒。如此,国家财政才会大量投入到最需要的孩子们身边,使这些“穷孩子”听天春天的脚步声离他们越来越近。(逸川夫)

责任编辑: 雷羽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